首頁 > 書畫頻道 > 展訊導航> 正文

紅地毯之路—李貴男繪畫展

2017-09-13 08:41:19  |   來源:中國網   |   編輯:張西沐   |   責編:陳晨   |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0170912gjzxshpdzxdh007zxm

  展覽海報

  展覽時間:2017年9月9日-10月9日

  開幕式:2017年9月9日15:00

  策展人:梁朝水

  藝術家:李貴男

  學術主持:張曉淩

  展覽地點:墨堂國際藝術館(北京市東城區朝陽門內大街8號朝陽首府1層117)

  主辦單位:中國徐悲鴻畫院、墨堂國際藝術館

  協辦單位:中國當代油畫院、國家民族畫院油畫院、北京畫否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北京何人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0170912gjzxshpdzxdh008zxm

  藝術家李貴男

  李貴男,1965年出生於吉林省琿春市,朝鮮族。1992年畢業于中央民族大學美術系油畫專業。1999年中央美術學院油畫係第十屆研修班畢業。現任中央民族大學美術學院油畫系主任、教授,國家民族畫院油畫院院長,1999至2008年分別舉辦兩次個人畫展。作品主要表現當代都市人們的精神世界、形象特徵、生活現狀,運用強烈的形狀與色彩對比,重新構建自由的想像和敏感的形式,表達了新生代畫家的觀念。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0170912gjzxshpdzxdh009zxm

  展覽作品

  濃重、絢麗、男性,李貴男近期的豎幅人物系列再次推出他英雄主義式的畫面,並帶著由他自己解讀的隱喻:關於理想、榮耀,及其失落而不甘。色彩堆疊與剛硬的邊線,來自前蘇聯繪畫的記憶和早期徳國表現主義的激勵,被他以一種本土北方油畫的魯莽、力度,和頑強的自我證明的信念,錘練為目前有如旗幟般的風格。

  ——陳丹青

  隱喻的快感

  文/馬蕭

  認識貴男先生,至今已近二十年了。他是我本科時的老師,是我繪畫道路上最初的偶像和引路人之一。

  他是早熟的藝術家。一路研習大師,貴男先生的畫路在大學期間即已幾度變化:由丟勒而提香、提香而凡代克、魯本斯而終於德拉克洛瓦。畫家的個性日趨放大,顏色逐漸主觀,隱藏在膚色下的紅色血管逐漸突出,人物不是客觀的抄摹,而是轉成神經質的再現了。沃爾夫林“藝術風格學”中第一對重要的概念,“線描”與“涂繪”,貴男先生無意間由此及彼,不是循著美術史的亦步亦趨,而是他繪畫的獨特邏輯,這邏輯,顯然來自個人的性情與稟賦。

  1997年,即我入校的前兩年,貴男先生早期的面目已經成型。在中央美院研修班的深造時,受教于鐘涵先生及陳丹青先生,錘鍊手頭功夫之外,更使眼界豁然,畫品精進。在紮實的造型基礎上,刻意弄險:色彩取紅綠補色對比,大膽而刺激,但色彩之間的層次豐盈,超越同輩,運用各種媒介劑的精熟,又在色彩之外製造出另一重質感的變化——遠看對比醒豁狂烈,近看,反覆的罩染使色彩既濃郁又透明,畫面的光澤構成貴男先生獨特的語言,迷離變幻。

  若是不具備傳統學院訓練的功底,這些作品難免落入材料的迷宮,或者涉入純粹抽象的境地。但貴男先生發展出與之相應的造型語言,他的素描也同樣極端,仿佛以畫筆為探針,探索每一處神經的末梢,每一轉折務求窮形盡相。極端與神經質,直追席勒,上溯梵谷。這些作品,出自嚴格的課堂,自覺地做風格化的處理與轉換,是當時畫家——尤其學院畫家——的兩難,進一步只見風格,不見對象,退一步又是呆板的課堂作業,湮沒于學院成噸的故紙堆中了。

  三年的相從,我們看見貴男先生畫風漸趨平和。不在一個年紀相倣的畫家群體中,無須再做驚人之語,驚人之畫。所以,不惑之年前後,他的作品多是溫婉的女性,造型溫和,連畫中人物不再令觀者緊張,代之以溫情的撫慰。

  這一階段的繪畫,最終定型于2006年前後的粉色時期。他放棄了強烈補色對比,女性的人體常被置於粉色調中,人體與環境幾近融合,通篇沐浴在柔和的光線中,寧靜如夢境,只有偶爾在皮膚上閃耀的光斑才會提醒畫家保留著一貫的敏感,貼近畫面,從豐富的色層下,看到畫家仍執著于微妙的形體轉折,皮膚的細膩質感,人體的溫度。

  同時期的肖像作品,同樣蒙上一層薄紗。前一時期驚恐不安的各種人物在薄紗後變得安靜,淩厲的眼神也轉成一派涳濛,但仍像沉浸在難以言喻的悲傷之中。除了這些全身和半身的肖像,貴男先生的兩個小尺寸頭像系列也能理解為這種情緒的補充或加強,《大眼睛》和《自畫像》系列,圖式接近,人物半側面,目光迎向觀者,卻儼然失焦,仿佛期待來自畫外的撫慰,又對這種撫慰不抱任何期待。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0170912gjzxshpdzxdh010zxm

  《大眼睛》40x50cm布面油畫2007

  我無從斷定貴男先生繪畫語言的確切來源,但蒙克、柯柯什卡的影子總在他畫面中不定期的閃現,這種精神緊張的線條、對比誇張的色彩整體上覆蓋了他從傳統學院中吸納的古典傳統,畫風趨向於早期的表現主義。

  晚期的表現主義繪畫將形象誇張、扭曲、敲碎,形式上即天然反映出社會文化危機和精神混亂,最終走向抽象。但貴男先生從席勒、蒙克、柯柯什卡的語匯中展露出的是歐洲古典傳統的熱愛和精嫻,所以,他不一味向前,而是停留于表現主義的早期階段,在形式上于古典與現代兩端都有所得。論及把握兩端的微妙和精準,較之於國內其他畫家,貴男先生確有會心獨造之處。

  然而,貴男先生又從來不是純粹的形式主義者。他取肖像畫為創作主題,意圖乃是形像之內的深沉人性。換言之,他在形式語言上的一變再變,孜孜不倦,是為了貼近每個人物的內心世界。到後來,他筆端流露的線條——無論是柔和的曲線還是硬朗的折線——都如同觸摸對象的神經。

  2007年開始,貴男先生畫面悄然變化,與人物同時出現的,是頗可引申的道具。人物畫中出現道具,原本平常,課堂的寫生中,為了動態與造型,模特也常常使用道具:鮮花、水杯以及今日普遍出現的手機。但貴男先生有意識安排的道具卻超越這一現實功效,成為一種畫面符號。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0170912gjzxshpdzxdh011zxm

  《大眼睛二》60x50cm布面油畫2008

  歐洲繪畫,堪比繪畫中符號的淵藪。夏娃的蘋果、耶穌的餅與魚、聖徒手中的劍與酒杯,都在畫面中反覆出現,有時甚至淩駕於人物之上——夏娃的相貌少有重復,但只要手握蘋果,幾乎難對畫中女性的身份再作他想。十九世紀末期,象徵主義繪畫再度使符號濫觴:來源於宗教與神話,佈滿無數細節,每處細節有時是暗喻、有時是轉喻,不同組合又形成無數變體,於是形成一重重語義的迷宮,有時竟會覆蓋繪畫本身。相比歐洲繪畫中悠久豐厚的符號體系,中國的繪畫則在相對儉省的符號體系中分割、組合、反覆把玩。沒有宗教的神秘,也不易發展出晦澀的政治符號。

  國內六十年代的畫家堙A政治常是若有若無的背景。但在九十年代政治成為新銳藝術家的顯學,政治波普席捲而來之時,貴男先生卻小心退開,他不追逐潮流,即便他果然有話要說。

  首次引入符號的《旗手》系列,不是政治波普,不是現實主義,但也難以界定為象徵主義。雖然在新中國的語境中,紅旗不會僅被視為道具——同樣是旗幟,換成其他顏色,意義則大不相同——貴男先生顯然有意引我們通過形式步入語義的迷林,但不肯道破。可不正好麼,藝術家所呈現的一層又一層的玄機與趣味,同時佈滿畫面,卻不讓觀者一覽無余。誰也不能確知畫家的所指究竟在哪一層中,觀者也自可以于其中沉浸、尋覓。可觀的作品,我以為,在每一層中均可令觀者獲得智性與技巧的雙重快感。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0170912gjzxshpdzxdh013zxm

  《球手系列一》180x100cm布面油畫2008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0170912gjzxshpdzxdh014zxm

  《紅地毯二》180x100cm布面油畫2017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0170912gjzxshpdzxdh015zxm

  《暮》200x100cm布面油畫2015

微信公眾號

國際線上版權與資訊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線上”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線上”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線上專稿”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國際線上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國際線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國際線上”網站一切自有資訊產品的版權均由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任何未與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並出示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每人平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線上”網站的自有資訊產品。

4、對謊稱“國際線上”網站代理,銷售“國際線上”網站自有資訊產品或未經授權使用“國際線上“網站資訊產品,侵犯本網站相關合法權益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將委託律師,採取包括法律訴訟在內的必要措施,維護“國際線上”網站的合法權益。

5、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豐富網路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6、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繫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