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畫頻道 > 作品鑒賞> 正文

甲骨刻辭記錄的意義

2018-10-22 09:30:23  |   來源:光明日報   |   編輯:陳晨   |   責編:鄭思雯   |  

  甲骨文可分為卜辭和刻辭兩類。刻辭專門記事,卜辭則是專門對卜筮情況的記述。卜筮的人和記卜的人行為性質不同,目的自然也不同。卜筮者的目的在於求吉問兇,而記卜者對占卜的記述,則是為了參驗。

  卜辭記述的卜筮過程有多人參與。據《周禮》載,周代有專門掌管占卜的機構,掌管卜筮的官員有太卜、卜師、卜人、佔人和史等,占卜似乎已經職業化。一般情況下,非卜筮的官員是不親自卜筮的。商代是一個神權和王權合一的時代,上至帝王,下至百姓都跪拜在鬼神腳下。卜筮能與上帝溝通,表示著對神權的掌握。故商代雖也有專職的巫,並分化出巫、祝、卜、史,但帝王和朝廷高官也經常親自參與卜筮,如:“癸亥,王卜貞:旬亡禍。王佔曰︰吉。”(《甲骨文合集》39393,以下簡稱《合集》)

  《周禮》所載的占卜過程,有菙氏掌灼龜,卜師專門辨別兆體,太卜對兆象進行解釋,作出兇吉的判斷。卜師辨別兆體稱之為佔龜,太卜對兆象進行解釋稱之為命龜。一般認為,商代占卜也分攻龜、命龜、灼龜、佔龜、刻辭五個步驟。這不同步驟當分別有專職人員掌管。卜人、貞人、佔人為主要成員構成,卜人司“卜”,貞人司“貞”,佔人司“佔”。他們共同完成一次占卜活動。但這只是就整體情況而言。從甲骨卜辭看,商代似乎沒有這樣細緻明確的分工。如“己亥卜,永貞:翌庚子酒……王佔曰:茲隹庚雨。卜之(夕)雨,庚子酒三嗇雲,(其)……既祝啟。”(《合集》13399正)這條卜辭的貞人為一個叫永的人,而佔人則是商王。前引《合集》39393那條卜辭,商王既是貞人,也是佔人,集兩種身份于一身。

  雖然商代在卜筮時,有商王和眾多朝廷高級官員參與,但學者多認為,史才是占卜的主持人。在商代卜辭中,史官主要有:史、大史、四方之史和作冊等。周代的史也是神職人員,參與主持祭祀等活動。如《禮記·曾子問》說:“大宰命祝史,以名遍告于五祀山川。”同時,史也參與占卜。如《左傳》僖公十五年載:“晉獻公筮嫁伯姬于秦,遇歸妹之睽。史蘇佔之。”《禮記·玉藻》說,占卜時,“卜人定龜,史定墨,君定體”。是說卜人根據所佔之事,選定龜的品類;史以墨畫龜,標明吉兇兆象;然後君王根據兆象形體,決定是吉是兇。可知周代的史也是參與佔龜和命龜的,擔當著佔人和貞人的角色等。商代的甲骨卜辭中也出現了較多的史、卿史、御史等。如董作賓《殷墟文字甲編》2902:“才南土,告史。”《殷墟文字乙編》6306:“方禍象取乎御史。”陳夢家《殷墟卜辭綜述》說,商代卜辭中的史、卿史、御史似皆主祭祀之事。但商代的史和周代的史一樣,也是參與占卜的,如《甲骨文合集》16821載:“癸未卜,史貞,旬亡。”歷史學家勞幹曾釋史字之“中”為鑽灼卜骨之弓鑽。可知商代的史和西周太史寮的長官太史掌管冊命、祭祀、禮法、占卜和記錄歷史等職掌基本相同。

  從一條完整的卜辭看,不管卜筮的參與者是商王、王朝的高級官員,史或是其他什麼人,也不管這占卜的佔人和貞人是否為一人,或者是兩人,他們都當屬於不同的行為主體:問卜主體、占卜主體、記述主體。

  問卜主體,即占卜這一行為的發起者。問卜主體因對生活中的某些事情有疑問,諸如蓋房子,不知道這一天能不能動土,便請卜師進行占卜,求得神靈的可否,以便做出相應的決定。這蓋房者便是卜筮行為的發動者,即問卜主體。如前引僖公十五年載:“晉獻公筮嫁伯姬于秦,遇歸妹之睽。史蘇佔之。”晉獻公問嫁伯姬于秦的吉兇,故晉獻公是這次占卜行為的發動者,為問卜主體。

  占卜主體即占卜的卜筮者。卜筮者應問卜主體的請求進行占卜。占卜主體主要的任務是通過占卜,溝通人神,從神那堭o到問卜主體所問事情是吉是兇的答案,幫助問卜主體做出行事的決定。在晉獻公問嫁伯姬于秦的吉兇卜筮行為中,史蘇承擔著占卜的職能,為占卜主體。

  在商代卜辭中,有些占卜主體和問卜主體是融為一體的。如“癸亥,王卜貞:旬亡禍。王佔曰︰吉”這條卜辭,王應當即是占卜主體,也當是問卜主體。因為是他想知道近十天是不是有災禍發生。而占卜主體能和問卜主體融為一體,當由問卜主體是否具有占卜的知識而定。當問卜主體沒有占卜知識時,就必須請占卜主體來進行占卜,如晉獻公。

  記述主體即這一占卜過程的記述者。從行為性質和目的方面說,記述主體與占卜主體和問卜主體有著根本區別。問卜主體是就能否做某件事情而問卜,問卜只不過是所做事情行為過程中的一部分,目的主要指向了這件事情。占卜主體雖然是幫問卜主體解決疑問,但目的只限于占卜自身。而記述主體將占卜過程記述下來則為記述行為。從道理上講,問卜和占卜目的在於知曉神靈意願,以決定是否實行某一行為。而當占卜主體通過占卜,依據龜板的兆象,得出吉兇的結果,並將所問事情的吉兇告訴問卜主體時,這一卜筮過程已經完成,其目的也已經完全實現。記述主體對占卜記不記述都與占卜沒有任何關聯。即便記卜者就是占卜者或者問卜者,但在他們已知吉兇後,記卜與否都不會影響到他們的行事或者占卜。那麼,當時的人為什麼要將卜筮的過程記載下來呢?我們可以從卜辭中的驗辭窺探出卜辭記述目的的信息。

  一般認為,商代甲骨文完整的卜辭當由四部分組成,即敘辭、命辭、佔辭、驗辭。敘辭,(又叫述辭或前辭)記占卜的時間(有的也記述地點)和貞人;命辭(又叫貞辭)記述占卜所要問的內容;佔辭記述審閱兆紋之後所下的判斷;驗辭記占卜之後是否應驗的事實。如《殷虛書契菁華一》所載一條卜辭:

  癸巳卜,貞:旬亡禍?王佔曰:有祟!其有來艱。迄至五日丁酉,允有來艱自西。沚告曰:土方徵于我東鄙,二邑,方亦侵我西鄙田。

  這其中,敘辭記卜問時間,貞辭記占卜的事項:這十天會不會發生災禍。佔辭記兆文所示的占卜結果:說有災禍發生。驗辭記兆文所示的占卜結果:過五天到丁酉這一天,確實有來自西方的災禍。土方侵入了東方的邊境,對二邑進行了掠奪;方也在西方邊境搶奪田堛熔蠸[。

  在這條卜辭中,為貞人,王為佔人,而問卜主體也當是商王。假若說,或者商王是怕在這十天中忘了這占卜的事和占卜的結果,將占卜的時間和占卜的結果記載下來,還略微可以說得過去;但他完全沒有必要在這一旬過去後,將占卜的應驗與否也記載下來。因為這已跟問卜和占卜的目的毫無關係。而從驗辭來看,卜辭記述的目的,全在於看占卜結果的應驗與否。

  《周禮·佔人》曾載:“凡卜筮,既事,則係幣以比其命。歲終,則計其佔之中否。”意思是說,每次卜筮完畢後,巫史都要將記載命龜之辭的龜甲用帛係在一起,到年終時,再將它拿出來,看有哪些方面或多少應驗,有哪些方面或多少沒有應驗。這說的雖然是周代的制度,但從一些商代的卜辭之尾有“某入若干”的字樣和發掘時有些一坑掘獲以千數計的甲骨來看,周人的這一制度當來自商代。商代和周代一樣,占卜之後也要將記有卜辭的甲骨收藏入府,以便考察占卜的應驗與否。

  商人凡事都要問卜。將這些占卜的時間、貞辭、佔辭和驗辭記載下來,予以分類總結,不僅可以發現哪些日子的吉兇,哪些事情應驗,同時也可以探討人神關係。由此而言,甲骨記事的局限性是很大的,記事簡略,非占卜之事不記。因此,不能說甲骨文沒有記載的事情就不可靠,也不能把它當成是那個時代的百科全書。但另一方面,由於卜辭書寫的目的不在所佔事情本身,其實已經指向了占卜規律和人神關係的探索,這就使它在某種程度上具有了思想史的價值。也許,西周時人們對於鬼神的疏離,與商人的這一探索不無關係。因為《洪范》已表現出對鬼神的懷疑,說:“汝則有大疑,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由此而言,仔細比較甲骨文、金文和傳世簡冊文在當時所承擔的不同功能,對它們的書寫目的、寫作模式和記事範疇等有明晰的了解,就顯得特別重要,在與其他文獻相互參驗比較中發揮其最大價值。(作者:趙輝,係中南民族大學文學院教授) 

外媒:一個中國家庭40年的生活變遷_fororder_CqgNOlwbSaGAIjdPAAAAAAAAAAA630.705x528.300x225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