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畫頻道 > 新聞聚焦> 正文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2018-10-22 09:20:31  |   來源:人民日報   |   編輯:陳晨   |   責編:鄭思雯   |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茶膠寺前的“中國政府援助吳哥古跡保護茶膠寺修復項目”展示牌。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周薩神廟是中國政府援助柬埔寨吳哥古跡保護(一期)項目的修復對象,該項目于2008年通過驗收並移交柬方。 記者 趙益普攝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修復後的茶膠寺。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中國文物修復團隊雇用的柬埔寨當地工人在茶膠寺修復現場。資料圖片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修復後的茶膠寺。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茶膠寺前的“中國政府援助吳哥古跡保護茶膠寺修復項目”展示牌。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周薩神廟是中國政府援助柬埔寨吳哥古跡保護(一期)項目的修復對象,該項目于2008年通過驗收並移交柬方。 記者 趙益普攝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修復後的茶膠寺。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中國文物修復團隊雇用的柬埔寨當地工人在茶膠寺修復現場。 資料圖片

吳哥古跡埵雩s中國“文物醫生”

修復後的茶膠寺。

  在柬埔寨北部暹粒省400多平方公里的熱帶叢林中,藏著舉世聞名的世界文化遺產——吳哥古跡。20年來,一批又一批中國“文物醫生”來到這裡,參與古跡的修復工作,讓這些世界建築瑰寶重新綻放光彩

  “感謝中國文物修復團隊,他們對世界文化遺產作出了貢獻”

  在吳哥窟景區的茶膠寺腳下一棵參天古樹前,來自上海的賴女士一家人正在仔細閱讀“中國政府援助柬埔寨吳哥古跡保護(二期)茶膠寺保護修復工程”的展示牌。茶膠寺是賴女士嚮往已久的吳哥勝跡,“我來到這裡才知道有中國的專家在修復茶膠寺,感覺非常驕傲。”賴女士說,自己以前看過很多關於吳哥古跡的圖片和視頻,這次是第一次親眼看到。茶膠寺經過中國“文物醫生”的修復,不僅大致恢復了曾經的面貌,也重拾了其本身的魅力。

  吳哥古跡在1992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來自中國、法國、日本、印度等多個國家的文物修復團隊在這裡工作。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副院長許言率領的中國政府援助吳哥古跡保護工作隊負責修復茶膠寺,該項目始於2010年,2018年竣工並即將移交柬方。

  茶膠寺是吳哥遺址中最雄偉且具有典型特徵的廟山建築之一,代表了西元10世紀末至11世紀初吳哥廟山建築發展的高峰。“茶膠寺其實是一座沒有完工的建築。但這樣反而更具研究價值,它的構造特徵和施工工序痕跡,就像一個個‘時間切片’,把吳哥廟宇的建築流程一一展現給世人。”許言一邊爬上茶膠寺的須彌臺,一邊講起了關於茶膠寺的歷史故事。

  文物修復是專業性極強的一項工作。在修復茶膠寺時,中國文物修復團隊發現須彌臺頂端的廟山五塔面臨險情,為確保文物與遊客安全,必須對其進行排險加固。“我們在抱廈入口處進行了鋼結構支護,這些支護措施都是嚴格根據殘損情況量體裁衣製作的,屬於‘可逆措施’。”中國工作隊成員袁濛茜說,當時有國際專家提出質疑,建議使用錨桿加固石構件,將有險情的石塊穿在一起。“暹粒常年高溫多雨,紫外線強烈,錨桿材料老化後可能會破壞文物本體,造成不可逆的損失。”中國專家最終還是堅持了使用鋼結構支護的做法,並得到了認可。

  在對抱廈殘損的花柱與門梁採取鋼結構支護措施前,文物專家們非常細心地在鋼結構和石構件之間墊了一層隔離層,用以保護石塊不受損傷。“隔離層是我們挑選了十幾種材料之後才確定的,經過多次比較和實驗,我們發現這種類似于汽車輪胎的材料對石塊的磨損最輕,同時又很結實,可以起到保護支撐的作用。”許言說。

  在茶膠寺每一層臺的角落處,記者都看到一個類似天線的裝置架,中國文物專家們稱其為“小氣象站”。“它可以測量溫度、濕度、風向、風速等數據,這些數據可以幫助我們做好防風化工作,更好地監測、保護這些石質建築。”袁濛茜告訴本報記者。

  吳哥古跡建築大多由石塊建造而成,由於年代久遠,損毀或者丟失的石構件非常多。為了最小干預、不改變文物原狀,工作人員根據史料找到了上千年前吳哥古跡建造時的採石區域,發現了和文物本身材質相同的石頭,修復過程中新增配的石材比例嚴格控制在15%以內。“跨越千年,兩撥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出於不同的目的來到同一個採石區。”袁濛茜說,每次去採新石料,她都要“腦補”當年的工人們開鑿石塊時的刀斧聲。

  中國文物修復團隊的工作原則是“修舊如舊”。就是讓文物在被修復之後,最大程度地恢復原初的狀態,使其可以真實地展示歷史原貌。許言說,“文物的價值來源於背後的歷史,所以必須要尊重文物本身以及它所連帶的歷史。”

  法國遊客梅瑞曾經在電視上看過茶膠寺的動畫假想圖,和她親眼所見到的茶膠寺幾無二致。“遊客來到吳哥,就是想感受這裡厚重的歷史氛圍,修復過後的茶膠寺很好地體現出了它的氣質和魅力。感謝中國文物修復團隊,他們對世界文化遺產作出了貢獻。”梅瑞說。

  “全世界都盯著看,必須要讓所有人滿意”

  許言工作之餘愛攝影,石塊、標記、展示牌,吳哥窟內的一草一木都是他鏡頭捕捉的對象。許言給本報記者看他拍的小魚。王宮遺址的池塘內,靈活歡快的小魚浮出水面吐著氣泡,似乎在講述著這裡的滄桑故事。吳哥窟的每一個角落,許言都去了無數次,但是每一次他都能感覺到變化。高棉曾經的光輝歲月或許被塵封了,但是生命的力量卻從未消失,鼓勵著他們發掘歷史,修復和保護文物。

  中國文物修復團隊的駐地位於暹粒市區的一條普通小街旁。在這個僻靜甚至略顯簡陋的二層小樓堙A他們已經整整奮戰了8年。此外,還有1998年至2008年周薩神廟修復項目的10年。花費近20年修復兩座大型廟宇,這需要極大的耐心和琱腄C

  幹了一輩子的文物保護工作,許言認為修文物跟看病差不多。“搞明白病因,開好藥方,就這麼簡單。”看似簡單,中國文物修復團隊的工作卻並不輕鬆。“我們修復茶膠寺,腦子媥膉悃S別的事,就琢磨這個。”周薩神廟和茶膠寺都是古代建築瑰寶,其修復工作是不可逆的,必須確保萬無一失,同時還要考慮到工期、預算等限制因素,壓力不是一般的大。吳哥古跡是世界文化遺產,大量遊客、學者慕名而來,“全世界都盯著看,必須要讓所有人滿意。”

  將成千上萬塊散落的巨石重新“組裝”成1000多年前的模樣,著實耗費了中國文物修復團隊不少時間和精力。晚上查閱資料、分析數據,白天現場測繪、施工,標號、歸安、監測、查驗,集齊了考古、歷史、建築、文物病害、文物保護等多個細分領域專家的中國文物修復團隊,每一個成員都配得上“工匠”一詞。

  “他們是最受我們歡迎的好朋友”

  吳哥古跡是柬埔寨的驕傲,也是全世界的文化瑰寶。由於柬埔寨國內的文物修復技術和設備等相對落後,各國文物修復團隊來到柬埔寨,無償提供文物修復方面的援助。中國文物修復團隊來到吳哥古跡近20年,不僅幫助修復了周薩神廟和茶膠寺,還傳授了先進的文物修復技術和理念,同時也與當地人結下了真摯的友誼。

  在茶膠寺的工地上,中方技術人員與柬埔寨工人一起施工,最多時,工地上有70多位柬埔寨工人。70多歲的蓬努是一名老工人。在完全可以退休養老的年紀,蓬努依然堅持每天騎半小時摩托車來到工地,幹起活來一點不比年輕小夥子差。蓬努其實家境富裕,他說自己從小就在暹粒長大,每一棟建築都留下過他童年玩耍的身影。這些古老的、有些破敗的建築,對蓬努而言並非是旅遊景點或者歷史遺跡,而是童年的回憶。“回到這裡工作,和中國文物專家一起修復這些古跡,我覺得精神上很滿足,這裡是我的精神家園。”

  茶膠寺的管理員告訴記者,中國文物修復團隊這幾年修復了茶膠寺內的很多建築,現在茶膠寺重新開放後,每天約有500名遊客,比以前多了不少。“茶膠寺為世界各地的遊客們展現了柬埔寨上千年前的歷史和文化,如果沒有中國幫助修復,它不可能有現在的魅力。”

  當地婦女蒂瓦在茶膠寺的後門擺攤售賣椰子和飲料已經有幾年時間了。“中國文物專家把茶膠寺修好了,遊客也越來越多,所以我立刻就過來擺攤,生意很不錯。”頗有“商業頭腦”的蒂瓦和袁濛茜早已相識,一見面如老友般熱絡寒暄。

  看到蒂瓦可愛的小女兒走了過來,習慣隨身攜帶相機的袁濛茜立刻蹲下來,“咔咔咔”,鏡頭中記錄下了小女孩燦爛的笑容。袁濛茜說,每次見到蒂瓦女兒都要拍幾張照片,小女孩兒也對著鏡頭大大方方地表演了一首自己新學的英文歌曲。看著女兒和袁濛茜的“友愛”互動,蒂瓦告訴記者:“中國文物專家都很友善,他們是最受我們歡迎的好朋友。”

  文物修復項目需要雇用勞動力、採購原材料,並能夠促進旅遊業發展,這都是給當地創收的好渠道。修復吳哥古跡建築,不僅提高了柬埔寨的文物保護和修復水準,同時也有利於民生。為表感謝,柬埔寨吳哥古跡保護與發展管理局無償提供了一棟辦公樓給中國文物修復團隊,作為“中國援助柬埔寨吳哥古跡研究中心”。這樣的“待遇”讓許言十分自豪,“這說明我們的工作得到了柬方的認可,也再次證明中柬之間的友誼。”

  離開吳哥古跡之前,許言特意帶著記者來到王宮遺址。“這裡就是中國政府援柬三期——王宮遺址修復項目,這個項目的難度將是空前的。”2018年1月,中柬兩國簽署了《關於實施吳哥古跡王宮遺址修復項目的立項換文》,這意味著柬埔寨政府將吳哥古跡中最核心的部分——王宮遺址交給了中國文物專家修復。

  中國“文物醫生”再一次感到了肩負的重任。但是在壓力之外,記者分明更多感受到的是整個修復團隊的期待,他們是如此熱愛文物修復這項事業,更是如此渴望通過他們的工作為中柬友誼添磚加瓦。

  在柬埔寨北部暹粒省400多平方公里的熱帶叢林中,藏著舉世聞名的世界文化遺產——吳哥古跡。20年來,一批又一批中國“文物醫生”來到這裡,參與古跡的修復工作,讓這些世界建築瑰寶重新綻放光彩

  “感謝中國文物修復團隊,他們對世界文化遺產作出了貢獻”

  在吳哥窟景區的茶膠寺腳下一棵參天古樹前,來自上海的賴女士一家人正在仔細閱讀“中國政府援助柬埔寨吳哥古跡保護(二期)茶膠寺保護修復工程”的展示牌。茶膠寺是賴女士嚮往已久的吳哥勝跡,“我來到這裡才知道有中國的專家在修復茶膠寺,感覺非常驕傲。”賴女士說,自己以前看過很多關於吳哥古跡的圖片和視頻,這次是第一次親眼看到。茶膠寺經過中國“文物醫生”的修復,不僅大致恢復了曾經的面貌,也重拾了其本身的魅力。

  吳哥古跡在1992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來自中國、法國、日本、印度等多個國家的文物修復團隊在這裡工作。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副院長許言率領的中國政府援助吳哥古跡保護工作隊負責修復茶膠寺,該項目始於2010年,2018年竣工並即將移交柬方。

  茶膠寺是吳哥遺址中最雄偉且具有典型特徵的廟山建築之一,代表了西元10世紀末至11世紀初吳哥廟山建築發展的高峰。“茶膠寺其實是一座沒有完工的建築。但這樣反而更具研究價值,它的構造特徵和施工工序痕跡,就像一個個‘時間切片’,把吳哥廟宇的建築流程一一展現給世人。”許言一邊爬上茶膠寺的須彌臺,一邊講起了關於茶膠寺的歷史故事。

  文物修復是專業性極強的一項工作。在修復茶膠寺時,中國文物修復團隊發現須彌臺頂端的廟山五塔面臨險情,為確保文物與遊客安全,必須對其進行排險加固。“我們在抱廈入口處進行了鋼結構支護,這些支護措施都是嚴格根據殘損情況量體裁衣製作的,屬於‘可逆措施’。”中國工作隊成員袁濛茜說,當時有國際專家提出質疑,建議使用錨桿加固石構件,將有險情的石塊穿在一起。“暹粒常年高溫多雨,紫外線強烈,錨桿材料老化後可能會破壞文物本體,造成不可逆的損失。”中國專家最終還是堅持了使用鋼結構支護的做法,並得到了認可。

  在對抱廈殘損的花柱與門梁採取鋼結構支護措施前,文物專家們非常細心地在鋼結構和石構件之間墊了一層隔離層,用以保護石塊不受損傷。“隔離層是我們挑選了十幾種材料之後才確定的,經過多次比較和實驗,我們發現這種類似于汽車輪胎的材料對石塊的磨損最輕,同時又很結實,可以起到保護支撐的作用。”許言說。

  在茶膠寺每一層臺的角落處,記者都看到一個類似天線的裝置架,中國文物專家們稱其為“小氣象站”。“它可以測量溫度、濕度、風向、風速等數據,這些數據可以幫助我們做好防風化工作,更好地監測、保護這些石質建築。”袁濛茜告訴本報記者。

  吳哥古跡建築大多由石塊建造而成,由於年代久遠,損毀或者丟失的石構件非常多。為了最小干預、不改變文物原狀,工作人員根據史料找到了上千年前吳哥古跡建造時的採石區域,發現了和文物本身材質相同的石頭,修復過程中新增配的石材比例嚴格控制在15%以內。“跨越千年,兩撥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出於不同的目的來到同一個採石區。”袁濛茜說,每次去採新石料,她都要“腦補”當年的工人們開鑿石塊時的刀斧聲。

  中國文物修復團隊的工作原則是“修舊如舊”。就是讓文物在被修復之後,最大程度地恢復原初的狀態,使其可以真實地展示歷史原貌。許言說,“文物的價值來源於背後的歷史,所以必須要尊重文物本身以及它所連帶的歷史。”

  法國遊客梅瑞曾經在電視上看過茶膠寺的動畫假想圖,和她親眼所見到的茶膠寺幾無二致。“遊客來到吳哥,就是想感受這裡厚重的歷史氛圍,修復過後的茶膠寺很好地體現出了它的氣質和魅力。感謝中國文物修復團隊,他們對世界文化遺產作出了貢獻。”梅瑞說。

  “全世界都盯著看,必須要讓所有人滿意”

  許言工作之餘愛攝影,石塊、標記、展示牌,吳哥窟內的一草一木都是他鏡頭捕捉的對象。許言給本報記者看他拍的小魚。王宮遺址的池塘內,靈活歡快的小魚浮出水面吐著氣泡,似乎在講述著這裡的滄桑故事。吳哥窟的每一個角落,許言都去了無數次,但是每一次他都能感覺到變化。高棉曾經的光輝歲月或許被塵封了,但是生命的力量卻從未消失,鼓勵著他們發掘歷史,修復和保護文物。

  中國文物修復團隊的駐地位於暹粒市區的一條普通小街旁。在這個僻靜甚至略顯簡陋的二層小樓堙A他們已經整整奮戰了8年。此外,還有1998年至2008年周薩神廟修復項目的10年。花費近20年修復兩座大型廟宇,這需要極大的耐心和琱腄C

  幹了一輩子的文物保護工作,許言認為修文物跟看病差不多。“搞明白病因,開好藥方,就這麼簡單。”看似簡單,中國文物修復團隊的工作卻並不輕鬆。“我們修復茶膠寺,腦子媥膉悃S別的事,就琢磨這個。”周薩神廟和茶膠寺都是古代建築瑰寶,其修復工作是不可逆的,必須確保萬無一失,同時還要考慮到工期、預算等限制因素,壓力不是一般的大。吳哥古跡是世界文化遺產,大量遊客、學者慕名而來,“全世界都盯著看,必須要讓所有人滿意。”

  將成千上萬塊散落的巨石重新“組裝”成1000多年前的模樣,著實耗費了中國文物修復團隊不少時間和精力。晚上查閱資料、分析數據,白天現場測繪、施工,標號、歸安、監測、查驗,集齊了考古、歷史、建築、文物病害、文物保護等多個細分領域專家的中國文物修復團隊,每一個成員都配得上“工匠”一詞。

  “他們是最受我們歡迎的好朋友”

  吳哥古跡是柬埔寨的驕傲,也是全世界的文化瑰寶。由於柬埔寨國內的文物修復技術和設備等相對落後,各國文物修復團隊來到柬埔寨,無償提供文物修復方面的援助。中國文物修復團隊來到吳哥古跡近20年,不僅幫助修復了周薩神廟和茶膠寺,還傳授了先進的文物修復技術和理念,同時也與當地人結下了真摯的友誼。

  在茶膠寺的工地上,中方技術人員與柬埔寨工人一起施工,最多時,工地上有70多位柬埔寨工人。70多歲的蓬努是一名老工人。在完全可以退休養老的年紀,蓬努依然堅持每天騎半小時摩托車來到工地,幹起活來一點不比年輕小夥子差。蓬努其實家境富裕,他說自己從小就在暹粒長大,每一棟建築都留下過他童年玩耍的身影。這些古老的、有些破敗的建築,對蓬努而言並非是旅遊景點或者歷史遺跡,而是童年的回憶。“回到這裡工作,和中國文物專家一起修復這些古跡,我覺得精神上很滿足,這裡是我的精神家園。”

  茶膠寺的管理員告訴記者,中國文物修復團隊這幾年修復了茶膠寺內的很多建築,現在茶膠寺重新開放後,每天約有500名遊客,比以前多了不少。“茶膠寺為世界各地的遊客們展現了柬埔寨上千年前的歷史和文化,如果沒有中國幫助修復,它不可能有現在的魅力。”

  當地婦女蒂瓦在茶膠寺的後門擺攤售賣椰子和飲料已經有幾年時間了。“中國文物專家把茶膠寺修好了,遊客也越來越多,所以我立刻就過來擺攤,生意很不錯。”頗有“商業頭腦”的蒂瓦和袁濛茜早已相識,一見面如老友般熱絡寒暄。

  看到蒂瓦可愛的小女兒走了過來,習慣隨身攜帶相機的袁濛茜立刻蹲下來,“咔咔咔”,鏡頭中記錄下了小女孩燦爛的笑容。袁濛茜說,每次見到蒂瓦女兒都要拍幾張照片,小女孩兒也對著鏡頭大大方方地表演了一首自己新學的英文歌曲。看著女兒和袁濛茜的“友愛”互動,蒂瓦告訴記者:“中國文物專家都很友善,他們是最受我們歡迎的好朋友。”

  文物修復項目需要雇用勞動力、採購原材料,並能夠促進旅遊業發展,這都是給當地創收的好渠道。修復吳哥古跡建築,不僅提高了柬埔寨的文物保護和修復水準,同時也有利於民生。為表感謝,柬埔寨吳哥古跡保護與發展管理局無償提供了一棟辦公樓給中國文物修復團隊,作為“中國援助柬埔寨吳哥古跡研究中心”。這樣的“待遇”讓許言十分自豪,“這說明我們的工作得到了柬方的認可,也再次證明中柬之間的友誼。”

  離開吳哥古跡之前,許言特意帶著記者來到王宮遺址。“這裡就是中國政府援柬三期——王宮遺址修復項目,這個項目的難度將是空前的。”2018年1月,中柬兩國簽署了《關於實施吳哥古跡王宮遺址修復項目的立項換文》,這意味著柬埔寨政府將吳哥古跡中最核心的部分——王宮遺址交給了中國文物專家修復。

  中國“文物醫生”再一次感到了肩負的重任。但是在壓力之外,記者分明更多感受到的是整個修復團隊的期待,他們是如此熱愛文物修復這項事業,更是如此渴望通過他們的工作為中柬友誼添磚加瓦。

國際線上版權與資訊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線上”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線上”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線上”的所有資訊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線上”自有版權資訊(包括但不限于“國際線上專稿”、“國際線上消息”、“國際線上XX消息”“國際線上報道”“國際線上XX報道”等資訊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線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每人平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線上”網站的自有版權資訊產品。否則,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線上)”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豐富網路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繫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