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杉:最美的燈光永遠在舞臺上

2017-10-12 07:54:29|來源:北京晚報|編輯:馮雪

  

  9月28日下午4點半,喬杉所乘坐的飛機準點落地北京,他主演的新片《縫紉機樂隊》的全國路演已經馬不停蹄地走完了20多個城市,而這僅僅完成了一半的征程。

  50分鐘後,他出現在了位於朝陽路的銅牛電影產業園,這裡是喬杉工作室的所在地。帶著一身的疲憊,他來不及喘口氣就馬上開始化菕A為接下來好幾撥視頻採訪做準備。為了節約時間,我和喬杉的對話就在他化菄漲P時聊開了……讓記者頗有些意外的是,舞台下的喬杉並不是什麼“段子手”,言談間充滿了真誠,也不乏對自己、對行業的冷靜思考。

  中戲畢業後沒錢交房租

  在國慶檔影片《縫紉機樂隊》堙A喬杉飾演主唱胡亮,大鵬飾演經紀人程功。胡亮為了實現自己的搖滾音樂夢,散盡家財請來了程功為自己助力,卻不料對方會為了錢險些放棄一切努力。

  喬杉的成長經歷和大鵬特別相似,也是從小就喜歡音樂,十幾歲就開始彈吉他,最初的音樂偶像都是beyond。電影堙A就有一段胡亮小學時在全校師生面前大談音樂夢想的橋段,那個小演員長得還特別像喬杉,看到那一幕,喬杉恍惚覺得胡亮和自己的小時候有點重疊。

  畢業之後,面對種種生活壓力,音樂夢也漸漸被喬杉淡忘了,“其實,現實生活中,大部分人是程功,大家可能很難像胡亮那樣去堅持,覺得他看起來挺傻的,但其實每個人身邊都會有胡亮這樣的人,他的傻反而特別打動人,這部電影就是讓大家喚醒自己內心沉睡的胡亮,這種正能量也是現在社會需要的。”

  很多觀眾可能並不知道,喬杉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表演係,是科班演員出身。他在哈爾濱讀高中時,樂隊堛漱@個師哥先考上了中戲,就動員他也去考。“那時候我長得小,也瘦,挺精神的,背著琴就來北京考試了。當時就覺得,別人咋那麼高呢,回去就讓我媽給我買增高藥,結果長了30多斤,一下子就催起來了。”

  喬杉考上表演係還真不是誤打誤撞,從小就愛唱愛跳的他在考試時發揮得很不錯,一下子被老師看中了,後來喬杉也問過老師,“我自以為屬於性格小生或者硬漢類型的,沒想到老師說,其實你是按照兒童劇招進來的,兒童劇演員需要能唱能跳,老師喜歡這點。”

  在中戲的幾年堙A雖然老是翹課算不上好學生,但喬杉還是覺得,學校堭衁漯F西讓自己受益特別大,尤其自己是班上年紀最小的,深受老師寵愛。那時候同學們課餘都出去拍戲,而喬杉就知道瞎玩:“我當時像個傻子似的,給未來鋪路?我不需要吧?畢業不就能火了麼?”喬杉對自己的前途一片樂觀。但現實是殘酷的,喬杉終於畢業了,但也確實沒火,“一開始我爸說是不是需要家堣銧屆A借錢在北京買房,我覺得不需要吧,結果待了半年,實在是扛不住了,跟我媽說,給我點錢吧,我要交房租。”

  好的喜劇應該是有餘味的

  為了生存,喬杉一直在北京演話劇,還下農村演出,這樣的狀態維持了六七年的時間,“那時候很迷茫,在農村給人唱三首歌、跳個舞、演個小品,一天掙幾十塊錢,真不知道這日子什麼時候才能到頭。”父母也常打電話問他,你在北京演什麼戲,我們怎麼看不見?“我就說演話劇呢,他們知道挺高檔的。”

  這期間,喬杉很多次想過放棄。有一次他請幾個哥們兒吃飯,想讓人給自己指條明路,結果有人說:“你啊,就是選錯行了,你看你高不高矮不矮胖不胖瘦不瘦,不行先從幕後幹起吧。”自己前途一片渺茫,後來家堣]出現了變故,喬杉的父親在2008年去世了,他一度特別想回老家。

  巨大的挫敗感並沒有把喬杉打垮,反而讓他冷靜下來,“我這人習慣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別人不看好你,就是你不夠優秀,那就請他來看你的戲。”後來,喬杉進了林兆華工作室,跟著大導演演戲。他幾乎演遍了北京所有的劇場,發現自己確實還不夠好,“要麼放棄,要麼就學習,彌補自己的不足,我肯定選擇後者。”

  正是因為經歷過這段時間的蟄伏,喬杉才能在後來的舞臺上大放光彩,“大家這兩年能看到一批從舞臺出來的演員,艾倫、常遠、沈騰、馬麗,感覺一下子都活了,其實我們奮鬥了不止一年兩年,都是七八年的時間,積累很重要。”

  今年,喬杉一下子有五部電影上映,《情聖》、《悟空傳》、《父子雄兵》、《縫紉機樂隊》以及年底的《轉型團夥》。對於所謂的“爆發期”,喬杉連連擺手稱“談不上”,“我現在還在學習期,就跟原來演話劇一樣。”

  在他看來,喜劇不分高低,只分用心與不用心,“每個喜劇演員最高興的一件事就是讓觀眾開心,達到目的的話,成就感很高,當然喜劇還是要有自己的訴求,我心目中好的喜劇是要有餘味的,不是很淺顯的表達一個東西,就像看《楚門的世界》一樣,看到最後,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喬杉不喜歡給自己貼標簽,他說自己的喜劇是“無門無派”,只要讓大家高興就好,“我還是喜歡小人物的溫情,原來做喜劇的初衷,就是讓大家暫時忘記自己的痛苦。尤其是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生活壓力很大,就希望能在幾分鐘之內讓大家真的開心起來。”

  這幾年演員轉型做導演已成風潮,但喬杉並不著急,“現在市場不是很穩定,周圍是有很多人當導演,我覺得這就是光看見賊吃肉,沒看見賊挨打。我合作了這麼多導演,真覺得沒那麼容易。每個人表達自己的慾望都很強烈,尤其現在機會這麼多。但面臨機會的時候,你要慎重去選擇,我還是想先把演員做好。”

  在他工作室的二樓,有一個小小的排練場,這裡也寄託著喬杉心堣ㄦ尷爾僂@夢,“假如有一天,排個小話劇,那個地方是夠的。畢竟我出自舞臺,對舞臺的依戀不是一般的。普通觀眾可能很難理解這種體驗,最美的燈光永遠在舞臺上,就像夢一樣。”

  本報記者 李俐 J203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線上娛樂微信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