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縫紉機樂隊》: “80後”搖滾青年的中國夢

2017-10-12 08:18:40|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報|編輯:馮雪

  

  □陳靜

  一直拖到很晚才去看的《縫紉機樂隊》,人到中年整體狀態和片子堛爾g紀人程宮差不多,明明還有搖滾夢卻選擇去打造練習生,因為心堬M楚後者更賺錢;而筆者在這個國慶假期首先去看的是《羞羞的鐵拳》,亦因為心堮ぅw後者更賣座。

  可事實上,《縫紉機樂隊》雖然有主角不夠明確、大鵬演技略遜、群架場面尷尬等小瑕疵,但它無疑更是筆者的菜。看到末尾幾千人的齊唱《不再猶豫》以及走字幕時的《再見理想》,腦海浮現歷歷往事哭得稀媦M啦已是其次,更要感嘆的是——大鵬,這個來自東北小城集安的搖滾青年,他真真切切完成了無數追夢人挂在嘴邊的夢——在很多人的夢已枯萎或是爛尾時,他和他的年少相互呼應,即便不是那個唱得最好演得最好的人,但他才是真正具備搖滾精神的,而這種“搖滾精神”是那打不死的“理想主義”,一旦擁有它,就像影片里程宮對搖滾修理工胡亮所說:“以前我想著一天什麼時候結束,現在我盼著一天什麼時候開始!”

  筆者曾經年少時也喜歡搖滾樂,總覺得有那麼點張揚個性,但憋著不說不敢堅定,怕自己只是追隨某種狀態;長大了還在聽搖滾樂,明瞭自己是真喜歡,但歲月已蹉跎,更多時候在營營役役中它早已成為生活的底色。有次和人聊到底什麼是搖滾精神,我們都更傾向於它是“對不確定理想的孤獨堅持”,個性不需要陪伴,更無所謂集體狂歡,只需要“相信相信的力量”。

  《縫紉機樂隊》堙A錢和勢成為社會主流所追求,但好在還有胡亮對搖滾信仰的堅持、丁建國對純粹愛情的嚮往、小朋友希希對音樂夢想的不放棄、鼓手炸藥一意孤行找麗麗以及老吉他楊雙樹內心不滅的火焰。這五個人不論誰都沒有接受諸如“學原子彈更有出息”“行醫才是正道”“金錢至上”的價值觀,甚至在組成了樂隊後也不能相互買賬,他們分別有自己的獨立精神,每個人奉行在團隊中各司其職管好自己,關鍵時候集體作戰,打得漂亮。

  大鵬自己在影片中扮演人生並不如意的經紀人程宮,最初有幾分中國式《幸福來敲門》的意味,但很快就被這位個性反面的“從善如流”者反轉了故事,因為他就像絕大多數的我們一樣,為了討生活,放棄了愛好、放棄了夢想、放棄了自己、放棄了“活著”。當他因為50萬元的承諾,被搖滾青年胡亮召喚到集安開始組建和打理一支看似老弱病殘的樂隊,我以為在模糊不清的雙線敘事下,大鵬並沒有把自己當主角,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群像“縫紉機樂隊”,就是“搖滾精神”,就是不能推翻搖滾公園大吉他雕塑和“80後”搖滾青年的中國夢。

  有的人唾棄情懷,甚至說大鵬根本不懂搖滾樂。但筆者認為中國電影最缺的就是真情懷,大部分國產片會用特效會搞調度甚至也越來越會講故事,但一到情感表達就是不舒服、不暢快,戀愛談不好、親情瞎胡鬧、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而《縫紉機樂隊》好就好在,它所有的情感都真切,沒有追求那些你可能就看過一次名字的搖滾樂,也沒有刻意製造什麼高大上的概念,只是回到了故鄉和童年。《縫紉機樂隊》雖然不完美,但卻是為數不多的能看到和年少相關的國產片,它也喚醒了一些大家並不以為重要的東西,而那些東西,其實非常重要。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線上娛樂微信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