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明星 | 電影 | 電視  | 時尚 | 演出 | 國家大劇院 | 娛評圖庫 | 視頻 | 專題 |  環球星訪談 | 1+1觀影團微網志

 

《傾城之戀》看陳數黃覺演繹雙城記

2009-03-25 09:05:38  來源:新浪娛樂  編輯:趙丹丹   

《傾城之戀》海報

  卷首語:

  那女人是美的,美得有些寂寞,落一點滄桑。那點滄桑打動了某個男人。

  他於是愛了,同時不忘記,愛得自私與漫不經心。

  男人和女人的遊戲,雙方都那般心照不宣,正是舞場中探戈的重重踩點,左顧右盼——都是那般愛得左顧右盼。

  愛得回音一樣渺茫。

  卻然後,誰都沒有想到的——城,傾塌了……

  《傾城之戀》,寫透了男女與都市的味道,或電影,或舞臺,如今,又出現在電視熒屏中。編劇鄒靜之,以自己的創新拓展開這個故事,把電視劇版《傾城》改造成了別樣人生。“傾城”,傾的是香港,張愛玲一語雙關,美人傾城,戀愛傾城,卻又是真正的“傾城”,戰火中顛沛。新《傾城》將這個城市延展開,回溯,回溯到另一個城市,於是,有了前因後果的《傾城》,從上海到香港,細膩上演了一齣全新而又不失精美的“雙城記”。

  《傾城之戀》之改編:鄒靜之+張愛玲的味道

  張愛玲的《傾城之戀》,雖算不得她文筆最成熟作品,卻是口碑最好的,那點情感中,欲語還休欲拒還迎的搖曳,成就了點滴“張看”的冷眼觀人生之特色。而電視劇版《傾城之戀》,由著名編劇鄒靜之對原著進行了大幅度擴展,把病態象牙白溫暖起來,似一點燭光,雖然清冷冷卻是給人溫暖的。

《傾城之戀》陳數劇照

  舊世界的那個女人,也許在雲端,著了自己最愛的紅綠夾雜的中國風情裝,對了這片自己不熟悉的溫暖與溫柔,嘴角輕挑那麼一下,淡淡道:這是誰呀?

  有張粉,網上激蕩的文字,說:這不是張的風格,這不是張的味道,甚至這不是上海的味道。

  實際上,《傾城之戀》中,並非張愛玲文字了無痕的後期功力,它混著那麼多的“紅樓夢”,混得作品本身也有一絲的迷惑,這是海味,還尚未談得到海派。

  “張愛玲寫的小說只是給我們留下一粒種子,我沒把它當瓜子嗑了,而是讓它有新的生命力。

  鄒靜之如是說,給了質疑一個坦白而精闢的解釋。

《傾城之戀》經典場景

  張愛玲的《傾城》,是張氏風格的始作俑者,是細碎睿智文字的開端,形容起來,提筆便有“椄O冷而粗糙,死的顏色”這樣觸目驚心的句子,透著冷,透著銳。而鄒靜之拓展的文字,卻是人生波瀾,是風景如畫,透著街頭巷尾的甜氣。

“傾城”之火

  鄒靜之把這個,形容為:通俗與文學的契合點。

  確實,這擴充的部分,不是張的味道,沒有張的清醒和一針見血,沒有張驚艷文字中構築的俏麗,新《傾城》前半部分是鄒看的味道,後半部分才是張看的味道。而又因為有著鄒的溫暖而融了整個張的故事。

  ——它不是屬於張愛玲的海派,但是,它確實很好看。

  張的小說,把該炫的細節不乏其力地鋪陳,就像一個生得姣美的女人,有了纖細與小巧的骨,細膩與潤澤的肉,故事是小小的,可愛的,文字是考究的,值得細品的。只是這樣下來,2.8萬字的原著,若支撐起三十六集的劇情,光靠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玲瓏配戲,固然精華所在,卻不能不說單薄。因此,那故事在鄒靜之筆下,便豐富起來,有了前世,有了今生,有了計算與激情之外的內容,這內容填充了二十倍文字,數段長短情感,一個家族,若干個損友與兄弟情誼,生別與死戀,娜拉般的出走,幾個女人各種方式的抗爭與支撐。

《傾城之戀》唯美劇照

  沒有前世,白流蘇何以義無反顧去做一個無名無分的女人?沒有今生,范柳原何以成為玩世不恭去做一個戀愛遊戲的男人?電視劇的長度,決定了張的小說必須增加新的內容,編劇幾乎是重現了2/3的內容,仿佛《紅樓夢》的續寫,草蛇伏線,主幹抓住,剩下的自己發揮起來。他讓白流蘇有了現世的婚姻,讓范柳原有了驚險的過去,他們各自發展各自,各自不相干各自,一個點走出的兩條射線。新《傾城》在充滿了現代感的節奏中,在充滿了現代感的故事中,一點點漾開了,滑入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段,只有徐太太和徐先生一家的戲份,來若有若無蛛絲般溝通男女主人公的聯繫,一直到最後部分安排雙方相識相知。鄒靜之完成了張愛玲,白流蘇與范柳原的故事,在香港這個顛覆前風景如畫的地方,開始走他們同一的路。

1 2 3
火熱娛樂
相關資訊
留言板
獨家爆料 24小時熱文

全球娛樂熱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