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明星 | 電影 | 電視  | 時尚 | 演出 | 國家大劇院 | 娛評圖庫 | 視頻 | 專題 |  環球星訪談 | 1+1觀影團微網志

 

娛樂頻道

什麼委屈都能忍 王艷老公眼中的“睛兒”

2009-06-25 18:21:46  來源:國際線上論壇  編輯:梁寧   
  丈夫眼中的“晴兒”

  許多人的婚姻到了“七年之癢”總面臨說不清的危機,《還珠格格》中晴兒的扮演者王艷和他的老夫子算得上是佳人配才子,他們“七年未紅過臉”的婚姻也許對不少人是個啟示和借鑒。

  ■口述/王艷之夫老夫子

  ■王艷后來告訴我她最討厭這种老土的相親方式

  王艷的老公自稱老夫子,在業界內被尊為成功人士。記者前往採訪時,與老夫子走在一起,大廈保安頻頻敬禮,記者以為保安皆訓練有素,謙虛禮讓,後來才知是老夫子的“面子”。老夫子事業忙碌,睡眠很少,故手中總拿著巨大的雪茄,因為有勁,但其言談懇切,不浮不誇。

  此前外界屢有傳說,“晴兒”所嫁者乃一大款,老夫子聽聞,一笑置之。在老夫子眼中,王艷堅強自立得像個男人,而照顧起全家卻又溫柔賢惠無人能及,說到這裡,老夫子有些擔憂,抬頭問道:“我若說王艷在我眼中完美無缺,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在婦唱夫隨,懷疑我們生活中的真實性?”待得到記者否定的答覆後,他才隨意地講述起來。

  相親認識發燒交往算起來,我和王艷的婚姻,今年已經是第7個年頭了,可以說是標準的老夫老妻。要說她這個人,就是《還珠格格》堛煽落鄔M《青河絕戀》婺U秋玲的翻版———幾年的生活中,她在我們這一個大家庭中什麼委屈的事都能咽下去,人好得讓我真是沒話說。

  我和王艷是通過最傳統的相親方式走到一起的。王艷在舞蹈學院畢業後分配到了一個文工團工作,她的一位老師認識我,覺得我們或許會談得來,就安排我們相識。當時我已經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心理上有一定的陰影,因此我的態度就是不去想太多,見個面而已,根本就沒打算將來會怎樣。而王艷在後來跟我說她最討厭這种老土的相親方式,但是又礙于老師的面子,不得不答應,所以才有了我們的第一次見面。

  當我第一眼看見王艷時,覺得她非常清秀,兩隻大眼睛很有靈氣,又像小姑娘一樣。非常清純,迫於失敗婚姻的影響,我怕傷害她———王艷的樣子讓人產生不要去傷害她的想法。而王艷對我的感覺,據她自己後來說,是覺得我比較沉穩、誠實,這跟許多追求她的人不一樣,那些人可能有錢,或有些地位,但很輕浮,王艷看見他們就會避之不及。那一天,我雖然在貴賓樓請王艷和她的老師吃飯,但是點的卻是清水白菜湯和素餡餅,這就是我當時的心境,我覺得這是簡單、樸素的一面之緣而已,此外我沒有更多的奢求。心堹u是在想,這麼好的一個女孩子別傷害人家。所以在用餐結束之後,我沒有要王艷的電話,王艷也當然沒有給我留她的電話,大家就這樣散了。

  要是沒有十天后的王艷生病發燒,我們就不會有今天。王艷是青島人,她在北京沒有什麼親戚朋友,那次她連著發燒好幾天,住進了醫院。給我們“牽線搭橋”的老師告訴我,讓我去看看人家,我就讓秘書幫我買了一個花籃,來到了醫院。

  我當時覺得特不好意思,都沒進病房,而是讓老師把王艷叫到醫院花園堙A我們兩人坐在一個小亭子中,一個那頭,一個這頭,相隔好幾米,說話時,雙方如果不豎起耳朵可能彼此都聽不到對方的聲音,那情境現在想想挺逗的。王艷一生病,清秀的小模樣很脆弱,病號服穿在身上顯得肥肥大大,我當時心想:“這小孩還挺可憐的。”我一直把王艷這次發燒稱為上帝給我創造的一次緣分,正是因為她的發燒,我們才慢慢交往起來,她出院時,我把她送回到文工團,後來又約她出去,就這樣漸漸發展起來。

  ■我要是批評哪個演員王艷就會說“閉上你的嘴”

  王艷是一個很善良的人。我們在雪梨的家中養了一隻小鳥,鳥籠子就在陽臺上挂著,有一天來了一隻大鳥,一下子就把小鳥抓走了,王艷看見了,她在陽臺上跳著腳地哭,那個樣子可真像個娃娃。王艷的善良還表現在寧肯自己受委屈,也不拖累別人。她與瓊瑤老師合作得很好,她的第一部戲就是拍瓊瑤的戲。這幾年來,雖然王艷沒有和瓊瑤老師的公司簽約,但瓊瑤老師的戲王艷一直不斷地接,而瓊瑤老師也對王艷十分關愛,並曾對她說:“無論你是否和我公司簽約,我都用你。”

  後來瓊瑤約王艷出演《情深深雨濛濛》中的角色,但當時《情》劇的製片方有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告訴王艷,因為季節原因,《情》劇一時還無法開機,起碼要等兩個月。這時,《明星製造》來請王艷出演角色,而且檔期不撞車,王艷一想並不衝突,於是便簽了合約。沒想到她拿著合約還沒上樓,瓊瑤公司的電話就來了,讓王艷下周試裝,隨即開機。當王艷告訴她自己已簽了別的合約時,人家自然非常不高興,隨後王艷與瓊瑤通了電話,儘管王艷非常委屈,但她自始至終也沒說是誰告訴她近期無法開機的“假消息”,也沒有為自己做半分辯解和推脫。只是在電話中王艷得知為了她出演的角色,瓊瑤甚至把角色特意重新寫了一遍,王艷因此難過得掉了眼淚。

  這事過了些天,我們正在長安街上,瓊瑤劇組又給王艷打電話說讓她回劇組,問她能否回劇組。可不巧的是,王艷又剛簽了《武林外史》,當時我們在汽車堹u是哭笑不得。我只能安慰王艷說,看意思你和《情》劇無緣。不過,在《情》劇最後,王艷還是在戲堳串了一下。事後,瓊瑤在《皇冠》一書中對王艷的描述是“夠分量”、“夠美麗”、“會演戲”的女演員。在拍《明星製造》時,某媒體的一位記者發表了一篇文章說王艷拍裸鏡,大標題是“晴格格為什麼”,這篇文章引發了全國媒體相繼報道,這純粹是一件無中生有的事。實際上在拍所謂的“裸鏡”戲的時候,我就在場。我對此非常氣憤,決定打官司,材料全準備好了,馬上就要交到法院時,王艷在最後一瞬間又成了“萬秋玲”,說:“算了,官司肯定能贏,但炒來炒去沒意思,那位記者可能也是接到不準確消息才發表那篇文章的,給他告敗對他本人也不好。”

  有時候在家看電視,我要是說出對哪個演員的批評,王艷就會說“閉上你的嘴。”

  這是王艷的口頭語,無論事實是什麼,她不願說人家。現在有些電視臺在演《還珠3》,劇中片尾曲分別是小燕子夫婦、紫薇夫婦和蕭劍與另外一位女演員合唱的,很多觀眾及影迷為王艷打抱不平,紛紛和她聯繫,他們認為應該是晴兒和蕭劍合唱才對,才符合劇情,但王艷卻說:“無所謂,誰唱得好誰就唱。”她不太把這種出名的事放在心上。

  ■這麼大人了,捧著《蠟筆小新》一邊看一邊笑

  很多人都說王艷嫁了個大款,我聽了只能苦笑,他們是把世俗的想法強加到我們的婚姻上,這是因為他們太不了解王艷了。我們交往兩年,王艷從不問我在國內的公司是什麼位置,在公司中是怎樣一個地位,我從來不說,她也從來不問。

  1997年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我的事業受到很大挫折,那種挫折與殘酷,是常人無法想像的。那時王艷讓我認識到了她堅強的一面。她給予的是各方面的支援。當時,她對我的鼓勵、她說的很多話都一語中的,讓人信服,那種看待問題的角度和面對困難的勇氣,都帶有與眾不同的個性,讓我覺得她比男人還男人,我不僅佩服她,甚至覺得很多地方都不如她。

  我們從交往到結婚的這7年中,憑王艷畢業到文工團時她自身的條件,如果她不是一個淳樸的女孩子,如果她有一點點浮躁,加上7年中我曾遇到的困難,我們恐怕早就分手了。而且我們從交往到後來生活一直是很簡樸的,“白菜湯”就是我們生活的寫照。從認識到現在,王艷為我付出很多,對我幫助很大,我反而是欠她太多。別看王艷外表嬌弱,可她內心韌性很強。我總想找機會為她做點“貢獻”,可總是沒有機會。

  我做事奉行一個“誠”字,由於我的執著,多年來我的基礎較好,可她從來不讓我用我的條件去幫她什麼。有一次,王艷和《渴望》堛滿尬B大媽”共同為節水辦拍了一個廣告,王艷與我散步的時候跟我提了一下這件事,我當時說:“這個部門的上級領導我熟悉,我和他們講一下。”王艷一聽就急了,告訴我:“你要是去說,這廣告我就不拍了。”後來連我的親屬都以為這是我聯繫讓王艷拍的,弄得我真是不知如何解釋才好。

  王艷的父母在青島裝修房子,我很熟悉建築設計業,找幾個人去幫著裝修很方便,也很自然,可她和她父母全都不同意,結果房子是她弟弟在回國放假時張羅弄的,等到裝修好了,就邀請我去欣賞了一下他們的傑作。

  像王艷這麼大的女孩,身處紛雜的演藝圈,人會變得非常浮躁,而王艷在其中的靜卻是少有的。王艷總說自己不適合演藝圈,她在這個圈子堥S什麼朋友,在北京拍戲的話,她都是拍戲前到,拍完就走,但是她拍戲從來不會遲到、耍大牌,因此劇組的工作人員都跟她很好。

  我去探班時,他們也總是跟我誇她。拍《還2》時,王艷演的晴兒那麼受歡迎,可她倒好,在大家都為電視劇做宣傳時,自己買張機票悄悄回雪梨了,誰也聯繫不上。後來還是瓊瑤把中國及東南亞觀眾給她寫的信,裝了滿滿一大包,讓秘書寄到我這裡來轉交給王艷。她看了也挺感動的,要不是看到有這麼多觀眾惦記著她,王艷有可能就不拍戲了,因為她覺得自己跟這個圈子有點格格不入。

  很多演員為了出名會到不擇手段的境地,而王艷非常看不慣這一點,她有自己的原則。曾經有一部戲找過王艷,後來那部電視劇播出時很火,但王艷拒絕了在其中的角色,因為她不喜歡與她配戲的男主角。在王艷剛出道時曾與那位男演員一起拍過電視劇,有一次在拍片間隙,那位男演員耍大牌,讓王艷給他倒茶,王艷非常生氣,覺得這個演員的藝德有問題,她不願意跟這種不尊重別人的演員在一起,所以就毫不猶豫地把那部電視劇給推了。

  王艷從來沒有為自己爭取過什麼,她總是順其自然。那時正是張藝謀全國徵選幸福女孩,王艷應某網站之邀網友問答,有網友問她對張藝謀的看法,她說:“對他我不會做任何評價。”她就是這樣,不會去說不應該講的話,她覺得沒必要。

  所以從這點上說,王艷就是一個普通人,她從來沒覺得自己是明星,也知道以她的性格及處事,她也不會大紅大紫。

  王艷平常哪兒都不去,就愛在家待著。她在家的“三部曲”就是睡覺、看書和看碟。現在這麼大人了,捧著《蠟筆小新》、漫畫和連環畫在家堙A一邊看一邊笑,和孩子一樣。如果逛商場那一定是有目的地去,她從來不去娛樂場所。王艷愛睡懶覺,這是她從小就養成的習慣,她上學時也不刻苦,每天早上11點,我才從公司打電話到家中“叫早”。但你還真得承認她有舞蹈的天賦,她學的是民族舞,參加過1988年的全國桃李杯專業舞蹈比賽,進入了前三名,那次考試她還睡過頭了,是她的老師把她叫醒騎車帶她去的考場,她上臺時還迷糊呢。

  當了演員,她基本上不練舞蹈了,去年我們在雪梨時,走在沙灘上,海灘特別美,走上去又特別舒服,王艷說她要表演一下,當時就來三個直體前空翻,她的基本功真是紮實。

  她也不愛交際。有一次,王艷去領一個法國騎士勳章獎,我因為有工作去美國,不能陪她去,我一再勸她,坐在飛機上還告訴她,人家騎士勳章獎上落實的是她的名字,一定要去,她終於沒有“臨陣脫逃”,後來我看到別人給她拍的照片,人家都是高高興興地領獎,就她始終一點笑容都沒有。

1 2
火熱娛樂

相關資訊

留言板

獨家爆料 24小時熱文

全球娛樂熱勢力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號 100040
市場合作:010-68891361新聞內容:010-68891122 法律事務:010-68890429 電子郵件:webmaster@cri.cn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中心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8891032 新聞從業人員職業道德監督電話:010-68892232 68892233 監督郵件:jchsh@cri.com.cn
中國網際網路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0102006 京ICP證120531號 京ICP備0506489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702000014
網站運營: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國際線上版權所有©1997-2013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