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欣賞攝影廣場春秋演義人間書話書行天下東西邊上一葉人生視野人物走筆展演廳文化播報華夏論壇華夏特刊音畫館藝術傳播風俗地理人文歷史往期回顧首頁
編輯:  翟璐
敬畏梅蘭竹菊(獨家)
    生就一身清肌傲骨,流淌滿腔的愛國熱血,這樣的君子才是真正的君子,這樣的君子,才會讓人心生敬畏。他們喜愛“四君子”,是緣于他們是君子,這樣的喜愛,算是一種真正君子的真性情,而他們表達出來的氣質與精神,才是真正“四君子”要人們明白的東西。對它們充滿敬畏,也是任何一個立志於此的人自然而然的情愫。

文/王想王之戒

  梅、蘭、竹、菊,中國畫中四種格外常見的主題,被古今文人高士用來表現清高拔俗的情趣、正直的氣節、虛心的品質和純潔的思想感情,因此,素有“四君子”之稱。

  然而,談起君子,總不免讓人更先想到“偽君子”之流。對清、明歷史好些細節都非常熟悉的高陽,也說公子有真假之分,紈绔子弟是假公子云雲。好比在《明末四公子》堨L說:“從詩經出現的公子開始追溯,古今四公子,除戰國四君子外,文采風流,冠絕一時的,非明末四公子莫屬。”言外之意,就分外明瞭了。

  史上以“四君子”合稱的人物的確甚多,但花卉卻公認的就此一種。有時候,我想梅、蘭、竹、菊,與其說是“四君子”,不如說是中國古今所有君子的氣質凝結和精神寄託。正是這樣,我才會常常對它們充滿敬畏,好比蠻荒原人之於圖騰,虔誠善人之於神靈。

  “我家洗硯池邊樹,朵朵花開淡墨痕。不要人誇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這是自號梅花屋主的畫梅大師王冕的《墨梅》。他的水墨梅畫一變宋人稀疏冷倚之習,而為繁花密蕊,給人以熱烈蓬勃向上之感。他的存世名作,便是他的這幅同名的 《墨梅圖》。他用單純的水墨和清淡野逸的筆致,生動地傳達出了梅花的清肌傲骨,寄託了文人雅士孤高傲岸的情懷。他筆下的梅花,有的反映了人民的疾苦,有的顯示了孤傲正直的性格,有的表達了與統治階級不合作的精神,有的流露了愛國主義的熱忱,有的則表現出自己的不凡抱負和樂觀的感情。他想把自己的情感激流灌注在繪畫創作的園地上。

  清代宜興吳仲倫在題鄭小僬 (淳)梅冊上說:“王元章喜寫野梅,不畫官梅。”(《竹波軒梅冊>)何渭野梅?凡生長在山野清絕的地方,梅幹勁直,儘自然之本性,都叫野梅,有時也叫村梅。何謂官梅?凡由人工造作,失卻天真,幹多盤曲,叫做官梅,也稱宮梅。有人往往以野梅比為“疏曠平遠”,以官梅比為”金碧莊嚴”,藉以隱喻不同環境中的不同人格。明朝孫長真往往摹倣王冕此種畫法,所以他題詩說:“梅花取直不取曲,此理世人多未推。詩人獨得梅清性,不畫官梅畫野梅。”(《畫梅辨難》)。

  陸游29歲參加進士考試,雖名在前列,但因觸犯殲臣秦檜而被除名。孝宗時,他又被賜給進士出身,歷任夔州通判,提舉江南西路常平茶鹽公事,權知嚴州等地方官,還參贊王炎、范成大幕符軍事,後來做過朝議大夫,禮部郎中。65歲那年罷官,即回老家山陰閒居,死時年八十六。陸游一生堅持抗金主張,雖多次遭受投降派的打擊,但愛國之志始終不渝,死時還唸唸不忘國家的統一,是南宋偉大的愛國詩人。所以,他的《卜算子.咏梅》至今傳唱古今。“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元代以鄭所南畫蘭花最為著名,寓意也最為明確。據說他坐必向南,以示懷念先朝,恥作元朝貳臣;他畫的蘭花,從不畫根,就像飄浮在空中的一樣,人間其原因,他回答說:“國土已被番人奪去,我豈肯著地?”這樣堅貞的骨氣,才是真正的君子所要堅持的 。

  到了宋朝,畫蘭花的人便多了起來,據說蘇軾就曾畫過蘭花,而且花中還夾雜有荊棘,寓意君子能容小人。南宋初,人們常以畫蘭花來表示一種宋邦淪覆之後不隨世浮沉的氣節,當時的趙孟堅和鄭思肖,被同稱為墨蘭大家。

  蘭花名列花中四君子(梅蘭竹菊)之一,確有其獨到之處。蘭的形態賢淑,花香幽遠,被譽為“香祖”。《家語》中說:“孔子曰與人善交,如入藏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則與之俱化。”就是說與正人君子在一起,如在養蘭花的房間堙A被香氣所化。蘭花不驕不媚,氣質超凡脫俗,深受人們的鍾愛,尤其在我國人民心中,蘭花是真誠、美好的象徵。

  竹,夏不畏酷暑,冬不屈霜雪,生不避貧壤,伐後可復生的頑強特點,對於以物明志的中華民族來說,人們可從竹得到多方面的思想啟迪。歷代文人騷客,咏竹的詩、文不計其數。賞竹、咏竹、寫竹、慕竹高清堅貞,成為長盛不衰的高雅風尚。他們或以竹喻品質氣節,或以竹喻事明理,或以竹抒情言志。宋代文豪蘇東坡喜竹成癖,留下“可使食無肉,不可使居無竹”的名句。歷代以竹為題的畫家數不勝數。這無數的竹詩、竹畫,展示了人們由竹而產生的豐富的聯想。

  對於畫竹,鄭板橋曾寫下了自己的這樣的體會:“江館清秋,晨起看竹,煙光日影露氣,皆浮動於疏枝密葉之間。胸中勃勃遂有畫意。其實胸中之竹,並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紙,落筆倏作變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總之,意在筆先者,定則也;趣在法外者,此機也。獨畫雲乎哉!”因此,從竹子千姿百態的自然景象中得到啟示,激發情感,經過“眼中之竹”,轉化為“胸中之竹”,借助於筆墨,揮灑成“手中之竹”即“畫中之竹”。這也成就了“胸有成竹”的一段美談。

  菊花經歷風霜,有頑強的生命力,高風亮節,因陶淵明採菊東籬下,菊花由此得了“花中隱士”的封號。酩酊大醉的杜牧也有“ 塵世難逢開口笑, 菊花須插滿頭歸。”的詩句。杜牧所著《孫子注》,滿篇珠璣;箴言政事,議論人物,俱能切中肯綮,尚有顯赫家世為蔭,他的人生籌謀、仕途騰達,本應無往而不利。然而,正如飛絮文中所雲,晚唐的藩鎮割據,巨宦當政,朋黨傾軋,有何政事可為?士人或趨炎附勢,作梴Y草;或噤若寒蟬,行事放誕。杜牧終不能免亦。但杜牧之才賦,卻不是那幾首青樓風流詩所能彰顯。《泊秦淮》的“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有多少國之將亡的士人為之翻唱?正是由此,他才被稱是一個情致豪邁,恃才疏直的君子。

  無論是“不要人誇顏色好”的王冕,還是“鐵馬冰河入夢來”的陸游,都像梅花那樣,生就一身清肌傲骨,流淌滿腔的愛國熱血,這樣的君子才是真正的君子,這樣的君子,才會讓人心生敬畏。還有恥作元朝貳臣的鄭所南,以及君子能容小人的蘇軾和更多更多的人,他們喜愛“四君子”,是緣于他們是君子,這樣的喜愛,算是一種真正君子的真性情,而他們表達出來的氣質與精神,才是真正“四君子”要人們明白的東西。對它們充滿敬畏,也是任何一個立志於此的人自然而然的情愫。




澄瀅神骨君子風
v 鄭板橋的畫竹詩(本網獨家) 2004-07-28 14:56:20
v 蘇軾因秋菊“負荊請罪” 2004-07-28 14:34:17
v 宋徽宗的字中有蘭草 2004-07-28 14:26:24
v 文人雅士品梅軼事 2004-07-28 14:17:21
v 關於“梅妻鶴子”的故事 2004-07-28 14:11:17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號 100040
業務電話:010-68891361/68891645 電子郵件:webmaster@cri.cn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中心 中國網站排名
新聞從業人員職業道德監督電話:86-10-68892232 68892233 監督郵件:jchsh@cri.com.cn 中國網際網路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0102006 京ICP證120531號 京ICP備0506489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702000014 網站運營: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國際線上版權所有©1997-2013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