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看不停

韓係畫廊集體中國“退市” 藝術市場大轉移

2013-02-04 13:56:27  來源:99藝術網  編輯:楊冬霞   
字號:   

有兩個方面的問題需要畫廊行業重新思考:

中國藝術家真正的創造力是否具有真正的國際影響力?

中國當代藝術的市場落點在哪?

而韓係畫廊在中國的藝術市場開拓嘗試暫告一段落,那麼接下來台資係畫廊還會好嗎?

新一輪當代藝術市場面臨大轉移,而轉移的中心在哪?

阿拉媔礸e廊

  曾經給藝術界感覺是龐大體量的阿拉媔齯]沒能夠挺住殘酷的中國藝術市場,低調但難免悲情的撤退出來,至此南韓係畫廊除了表畫廊之外全部退出中國市場。2005年末從號稱世界最大的畫廊盛大開幕展“美麗的諷喻”到2012年12月21日 “最後的晚餐”作為結尾部分的派對,突然之間好像提示我們從沒有真正關心過這些畫廊外企的心聲,但是他們的北京之行就此已經宣告結束。這之間在中國北京建立根據地這麼多年有沒有體驗到商業的高潮,不得而知,但是他們把中國市場最紅火的那撥藝術家囊括其中,也算是一種資本博弈,如果說這是一場投資遊戲,那麼現在到了“見不了紅”就要說分手的時候也是到時候了——沒有永遠必須在的地方,只有永遠選擇能夠產生利益的地方,才是資本家所要尋覓的終極方向。

  我想借這個標誌性的畫廊來反思一些藝術市場真實的處境問題,我覺得還是有必要的。很多外資畫廊可能都要夢斷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只不過韓資畫廊因為顯得群體性強,因此他們接二連三的撤退顯得異常的扎眼。藝術界現在都懶得分析這種“信號”,充分了說明這個市場上行空間實在有限。我的分析是,早前阿特塞帝退出798讓人覺得藝術市場的殘酷萬分,沒想到阿拉媔囍b中國市場也“晚節不保”。韓係畫廊在華代表了中國當代藝術生態的一級,也是外資企業對中國當代藝術信心的一種確認,但是現在這個維繫被打破之後,不知道補缺者的名單何時才能出現?或者釋放著一種“藝術大危局”的開始?但一定不能簡單的歸結為南韓畫廊“水土不服”,而是沒有找到一種真正的穩定的市場需求。加上之前媒體爆出的昌阿特畫廊醜聞事件,讓整個韓資畫廊籠罩在成也是中國當代藝術市場,敗也是其的“焦土”味道。

  想當年阿拉媔齯J駐酒廠簡直給中國當代藝術的市場打下了可能存在輝煌市場業績的“雞血”,但是他們在華運營關係,以及他們是否真正構建了符合自己在推廣中國藝術家和國外藝術家之間的比重。我想這些國際性的畫廊其失敗性的運作模式和經驗,實在有必要總結,以便讓後來者找到真正的投資平衡點。顯然南韓係畫廊撤退,說明瞭中國當地藝術市場第一波運營資本浪潮的倉促結束,我認為背後是這些機構並沒有找到市場的平衡關係,倒不是說沒有信心,實際上意味著這個國際畫廊巨頭也始終理不出中國市場的這個正確的“關係”。

  我想有兩個方面的問題需要畫廊行業重新思考:一方面是中國藝術家真正的創造力是否具有真正的國際影響力,另一個是中國當代藝術的市場落點在哪?南韓係畫廊都是中國當代藝術市場興奮期時,這些先行機構者敏銳捕捉到潛在商機的一次“佔領”。但是藝術市場的故事開頭是美好的,但是過程這個中國市場這根還沒熬透的“骨頭”似乎太硬,結果有些令人錯愕和惋惜。

  我想他們的前藝術總監尹在甲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中國是“最後的社會主義國家”,因此在他看來這裡存在巨大的文化消費“空間”。其實這種判斷還是有些問題的,即便意識形態轉化為藝術形式在國際市場上擁有可能性的消費空間,但是關鍵還是在培養一個新興的藝術市場,才能有機迴圈,如果中國當代藝術在中國市場建立不出真正的消費者關係,那麼完全依賴國際市場,結果是危險的,現在的市場狀態也充分了說明這些機構在建立市場關係之時的定位從一開始就有所偏差,因此在全球性經濟衰退中的市場下,外資企業首先就抵擋不了 “寒氣”。不是說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需求已經飽和,而是沒有找到更多的需求對接點。

  其實從2008年下半年開始,大家都在憋著等待新生的機會,但是直到 2012年藝術市場更是衰退得厲害,因此“走為上策”,可能是外資畫廊企業此時最明智的選擇。

  韓係畫廊集體中國“退市”,背後可分析的資訊有:

  1、在北京建立輻射亞洲和歐美的藝術市場,這種畫廊戰略從一開始可能是一個美麗的“錯誤”,但是由於彼此北京藝術市場似乎處於火山爆發的山口,因此並沒有從長遠的未來來判斷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走勢,也沒有為國際藝術品找到中國藝術市場的介面,因此結局可見。

  2、培育新的藝術市場關係,成為新一輪藝術市場方向的重點。在面臨全球資本重組的背景下,如何深度挖掘本土化市場的需求,成為國內外機構所需要深度挖掘的一種新型市場關係,肯德基的中餐,星巴克的茶點等都充滿說明瞭中國消費者的話語權利。

  3、中國當代藝術需要新的賣點和價值挖掘接入口,需要建立更多渠道來打開中國當代藝術市場,而不只是局限在國際有限的買家資源,這個老系統在中國當代藝術這個神奇的土壤上已經失效了,因此也給國內的“剩存者”提了醒,需要真正轉化運營理念,尋找藝術市場的新關係。

  4、我覺得如果外資企業在中國市場要生存下來,還是需要良好的公共關係和資訊輸出,但是這些畫廊除了做展覽的時候在業界折騰的動靜較大之外,但是在其他層面的影響力非常有限,鋪墊的工作做得並不是很順暢,這也是這些企業在中國這樣的一個市場很難獲得穩定的運作關係,如果市場環境不好的話,當打不開國際市場時,又不能獲得中國市場的有效支撐,那麼要長期堅守下來就很難。

  5、外資畫廊應該當做一個企業來經營,阿拉媔曭漕漭藽應N總監,尹在甲、金秀炫其實都或多或少承擔了“職業經理人”角色,但是又不太可能以職業經理人的商業生命線來打造畫廊運營的方向。因此,我覺得這也給外資藝術機構提醒:除了藝術總監之外,還需要“經理人”。我的構想是,要運作好一個藝術機構需要“雙人負責機制”,即一個藝術總監的角色,一個“職業經理人”的角色,這樣可能會平衡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為畫廊的生存贏得可能的空間。

  6、意味著藝術市場大轉移和藝術市場深度調整的信號,怎麼轉移,轉移的目的地,調整的方向和力度,都是新一輪中國當代藝術所需要關注的命題。

  一旦一張牌開始倒下時,其他牌的命運不會好到哪去,“多米諾骨牌”效應是每個行業很難逃出的“定律”,韓係畫廊在中國的藝術市場開拓嘗試暫告一段落,那麼接下來台資係畫廊還會好嗎?這是我最關注的。還值得特別關注的是,新一輪當代藝術市場面臨大轉移,而轉移的中心在哪?我覺得這將是一個錯綜複雜,千變萬化的環境中,需要各方重新把握的一種商業新關係。

標簽:畫廊
當代藝術圖觀
相關連結
專題連結
中國故事
精彩視頻 VIDEO

熱詞

藝術 收藏 博物館 書畫 水墨 書法 手工藝 傳統 文化 非遺 私立博物館 教育 評論 學術 數字藝術 3D 光影 塗鴉 雕塑 文藝復興 動漫 畢加索 安迪·沃霍爾 齊白石 張大千 美術館 畫廊 文交所 拍賣 版畫 油畫 當代藝術 裝置藝術 新媒體 達利 美院 創意 3D博物館 紫砂 內畫 玉器 顧景舟 攝影 超現實 盧浮宮 MOMA 大都會博物館 泰特美術館 Tate 魯本斯 版權 藝術家 收藏家 鑒定 鑒賞 刺繡 紙雕 色彩 黑白 漆器 岩畫 文物 考古 遺址 木乃伊 埃及 兵馬俑 陵墓 墓葬 建築 圖書 現代藝術 近現代 黃胄 黃賓虹 李可染 徐悲鴻 素描 色粉筆 漫畫 展覽 美術 非物質文化遺產 富春山居圖 故宮 抽象 印象派 梵谷 塞尚 高更 莫奈 馬奈 蒙娜麗莎 最後的晚餐 達芬奇 米開朗基羅 拉斐爾 維納斯 圖坦卡蒙 哥特 巴洛克 民間藝術 學院派 吳冠中 弗洛伊德 豐子愷 唐三彩 陶藝 彩陶 石窟 敦煌 絲綢之路 壁畫 造像 瓷器 釉 青花 景德鎮 官窯 人體藝術 招貼畫 班克斯 尤侖斯 寫意 工筆 藝術收藏 國家博物館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號 郵遞區號:100040
中國網際網路舉報中心中國網際網路舉報中心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8891032 新聞從業人員職業道德監督電話:010-68892232 68892233 監督郵件:jchsh@cri.com.cn
中國網際網路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0102006 京ICP證120531號 京ICP備0506489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702000014
網站運營:國廣國際線上網路(北京)有限公司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國際線上版權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