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1日,成都美院的王承雲老師帶著他的20多位學生來到南京博物院,舉辦了一場名為“實驗空間”當代藝術作品展。

    展覽除了一些雕塑和圖片作品外,其中不少作品是通過刻畫人體繁殖器官和男女性關係等方式表達主題,意識大膽,前衛。

    在展覽中一組攝影作品是通過各個角度拍攝的女性下體的畫面特寫。而這組作品的本人,今年22歲的川音成都美術學院大二的學生王桂權就站在一旁接受觀眾對作品的諮詢。當市民問她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作品時,她笑著解釋說:“其實很簡單,我最初我只是想看清楚鏡子堛漲菑v是什麼樣子。”   [詳情]  [發表評論]

讀者反應

 要尊重藝術和思想自由

  ■畢竟存在就是合理的。我能接受這個行為,但是不是藝術還有待討論。

  ■我就支援暴露,人的思路不應該那麼狹隘,這也是一種文化的開拓。它是不是藝術我搞不清,但應該能接受。

  ■我很好奇。我挺想看看現在的年輕人到底什麼想法。

  ■真善美是沒有雜念的,這些只是反映了人的本性。

 淫穢圖片會污染眼球

  ■生活發展到今天,這些老師和學生還停留在展示人體器官上,算什麼前衛?第二,這些小孩對生活沒有真正的感受,就想通過一些做法吸引眼球,這是社會的病態。

  ■我看報紙看得臉都紅了,她想表達什麼自己都說不清,只為好玩,一點羞恥感都沒有。

  ■所謂的藝術家黔驢技窮了,這是對人體藝術的褻瀆。

策劃商:看多了就習慣了

  當聽說讀者有些激烈言辭時,他笑著說:第一次看一定會不習慣,看多了就好了。”王承雲認為,本次展出的作品都是很有想像力的藝術作品,包括廣受非議的軟雕塑和女生自拍作品。“用軟雕塑做東西是沒有限制的,可以做嘴巴、鼻子、水果、植物……所有題材都可以,這是很正常的呀,也很好玩。

 美學教授分析:老年人比年輕人更寬容

  “年輕人可能認為這些作品就是生活,沒有看到內涵,所以接受不了。”老年人接受這些作品,潘知常倒不認為是因為他們理解了前衛藝術,“他們可能有更多的經歷使得他們開始寬容。”在之前的幾十年生活中他們也許對新事物批評過很多次,但結果發現無效,於是開始學會接受。

相關評論

憤怒與指責

 ■自拍下體是啥藝術

  將這樣的自拍下體照片公之於眾,並冠以現代藝術的名頭,就莫名其妙了。首先,如此寫實的攝影作品並不蘊含任何藝術元素;其次,在畫面上肆無忌地暴露女性私處,有悖起碼的公序良俗。所以,公開展出女生自拍的下體圖片,是對藝術的褻瀆,說明某些高校師生在藝術創作理念上走火入魔了。再往下去,天曉得他們還會弄出什麼“很有想像力的藝術作品”來?[詳情]

■自拍下體也算藝術嗎

  當事人辯解說,現代藝術強調源於生活,“就是要在生活中發現你沒有發現的東西,換一個角度把它挖掘出來”。如果穿上藝術馬甲的“下體照”就算是“藝術”了,那麼,是不是色情圖片等淫穢品只要挂上“藝術”的招牌就可以進展覽館了呢?或許,藝術家們會要求別人尊重他們的創作自由,但是,如果簡單地暴露一下就成了藝術,那麼社會的基本道德準則和公眾的接受能力,就都可以棄之不顧了嗎?[詳情]

寬容與反駁

■為藝術獻身,我怕誰?

  藝術作品總是以它神秘性,給觀眾的欣賞帶來許多的不確定因素,而人體藝術,尤為模糊,介於藝術與非藝術之間,就是高貴與庸俗之別,如何確定,實屬太難。不過,我們要做的不是去弄清楚,它到底是庸俗低級的淫穢之品,還是高雅美麗的藝術之作,而是在心中辟置一塊聖潔之地,以一顆藝術之心去欣賞它,以一顆平淡之心去接受它。[詳情]

■以生理反應對待藝術:“無知者無畏”

  一個年輕的女大學生,用色彩和光感的視覺衝擊來詮釋人體隱私而神秘的體位。這是現代藝術前沿的實驗性探索——這是視覺抽象——視覺內涵和分析手法——如果您或他不了解在藝術史中解讀作品的風格絕不可對號入座並且禁止避免對藝術的庸俗理解。那麼,這個中國女生在藝術史上的神聖作品被社會意味的醜惡現實褻瀆了。這是庸俗的網羅大眾在媒體的商業陰謀喧囂鼓噪下進行了一場低級狂歡。[詳情]

組圖:前衛藝術


震撼眼球的世界紋身藝術大賽


唯美聖潔的人體藝術


精緻誘人的彩繪作品


人體器官的另類藝術


前衛藝術攝影作品


非一般的人體彩繪

延伸閱讀

相關專題

合作媒體

人體攝影比賽大一女生全裸出鏡 在場遊客齊鼓掌

  劉宇看到這個架勢,一時顯得非常害羞,不敢把衣服脫完,並不斷地讓同伴給她打傘,以免自己“曝光”在遊客面前,這讓早已作好準備工作的攝影家們心堛膝Л罹B,不知道拍攝工作是否能夠順利進行。大約過了三分鐘後,劉宇說了一句“我就為藝術獻一次身嘛”,然後大方地脫掉了衣服。20多遊客見狀,都鼓起掌來了,有人直感嘆劉宇“走出這一步,真的很勇敢”。[詳情]

驚世駭俗的前衛藝術

   現實中的前衛藝術所表現出來的殘忍、恐怖,已經把藝術推到了一個挑戰人性、道德、法律的可怕的邊緣——烙印、放血、割肉、食人、喂人油、玩屍體、虐殺動物——一切都以藝術的名義。

  用走火入魔來形容前衛藝術中的極端表現,一點也不過。如果沒有這些極端的表現,前衛藝術就默默無聞。因此目前走火入魔的極端表現可以視為前衛藝術的主流,而這種走火入魔的行為正導引中國的前衛藝術走向窮途末路。[詳情]

專題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