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青:感謝時代

2018-11-22 14:59:39|來源:人民日報|編輯:吳瑋|責編:韓東林

【非遺生活觀】田 青:感謝時代

  這部《田青文集》的編輯與出版緣起于文化藝術出版社和中國藝術研究院的美意。

  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經滿70周歲了!過去說“人過七十古來稀”,但今天看來已屬平常。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這幾十年的安定和平。1948年平津戰役打響,在天津市日租界後來稱作甘肅路的一棟二層小樓堙A媽媽抱著未滿一歲的我躲避在飯桌下面,兩手捂著我的耳朵,怕隆隆的炮聲驚醒我的睡眠。32年後的除夕夜,因為擔心屋外的鞭炮聲驚醒她未滿一歲的孫子的睡眠,媽媽在零點鞭炮高峰之前就歪在她孫子的床頭,準備隨時用手捂住孫子的耳朵……

  因為媽媽要上班,我其實是姥姥帶大的。姥姥喜歡聽戲,從小跟姥姥去劇場,“熏染”了我對藝術的愛好。而《岳母刺字》《蘇武牧羊》《穆桂英挂帥》,是姥姥哄我入睡的“兒童故事”。1996年,我用兩天時間寫了7首歌詞,這就是《蘇武牧羊》,大家非常喜歡,它是我對剛剛辭世一年的姥姥的懷念。

  我的第一本書《中國古代音樂史話》,雖然是我看了當時能找到的有關中國音樂史的著作、文章之後摻雜了一些自己的觀點而“衝”成的“湯”,但一些創新的觀點現在依然成立。1977年,我畢業留校工作,同時負責“中國古代音樂史”和“西方古典音樂名作”兩門共同課。與有大量音響資料的西方音樂史課相比,中國古代音樂史課可聽的音響資料很少。為了尋覓還“活著”的古代音樂作為教材,我開始接觸佛教音樂,希望能從那塈鋮鴗什磪j代音樂的一些遺存,沒想到從此與佛教文化、佛教音樂結緣。當時借閱古籍的困難是現在的青年無法想象的,圖書館堛漸j籍一般不向普通讀者開放。我找到父親多年的好友、時任天津圖書館副館長的王鴻壽叔叔“開後門”,拿到了一張可以在圖書館善本部讀書的內部閱覽證。那時候,圖書館還沒有影印機,善本書也不能借回家細讀,於是,隨讀隨抄錄,便成了功課。至今,我還留著當年抄錄慧皎《高僧傳》與道宣《續高僧傳》的殘破的筆記本。令人欣慰的是,佛教音樂,今天已經被許多人看作是絲綢之路帶來的文化交流的一部分。

  天津音樂學院的前身是中央音樂學院,1958年“院係調整”後一部分遷到北京,一部分留在天津。老院長繆天瑞先生憐我好學無門,便介紹我去找已調到北京的黃翔鵬先生請教。那一段時間,我經常奔波于京津兩地。當時從天津開往北京的第一班車好像是早晨6:15,早早爬起來趕到“老龍頭火車站”(即天津東站)前邊的早點鋪吃碗餛飩上車,再坐當天最後一班車回津,回到家已經很晚了,真是“三更燈火五更雞”。黃翔鵬與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一直是我學術之路上的燈塔。

  1982年,我正式進入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部音樂系,成為楊蔭瀏先生的關門弟子。在我們這屆研究生堙A我屬於年齡偏大的,而且,和大多數剛從大學畢業的同學不同,我已經有4年教齡。當時研究生部的書記郭睿儒老師對我大開方便之門,說:“你甭瞎耽誤工夫了,領每人300元的考察費,你就考察去吧!”於是,我便背著一個綠挎包,拿著300元人民幣和一台研究生部剛買的像塊“磚頭”一樣的錄音機,開始了我後來延續二三十年的佛教音樂考察之旅。

  自1985年研究生畢業留中國藝術研究院工作至今,其中生活、工作多有變化,也不乏命運之中、意料之外的生命歷程,但讀書、寫作,已成生命之常態,有此生涯打底,生命中所有的“偶然”事件,也就成了“必然”的契機。

  2006年,中國藝術研究院成立了“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那時,提到非物質文化遺產,在部分的人都搞不明白,很多人第一次說這個詞的時候都會說錯。我們通過自己的奔走呼號,在幾年的時間堭N一個陌生的名詞“非物質文化遺產”變成了全社會關注的焦點,更讓保護行動深入人心,為促進相關立法和構建我國獨特的非遺保護體系做出了有目共睹的貢獻。而我,也走出書齋,全身心投入到這個深得民心的文化事業中。

  40年的改革開放,讓中國人在取得舉世矚目的經濟奇跡的同時,有了重建民族自信的基礎。我作為一個研究中華傳統文化的學者,在後半生,在國家需要我的時候,能夠全身心投入到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的工作中,真是我的幸運和福報。感謝時代,感謝生我養我的土地。

  (9卷本《田青文集》匯集了田青這些年在宗教文化、中國音樂、非遺保護等多個領域的學術研究成果,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田青的人生軌跡。這是他的自序,刊登時有刪節。)

 

相關新聞Relevant news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
非遺中華行ICH China Tour
非遺影像ICH fil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