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貨幣不能成為法外之地

2017-02-13 08:44:07|來源:經濟參考報|編輯:許煬

  2017年以來,監管部門現場調查比特幣交易平臺的消息不斷見諸報端。2月8日,央行對9家在京的比特幣交易平臺主要負責人進行約談,並劃下“四不準”的行業監管紅線,即不得違規從事融資融幣等金融業務,不得參與洗錢活動,不得違反國家有關反洗錢、外匯管理和支付結算等金融法律法規,不得違反國家稅收和工商廣告管理等法律規定。與此同時,各大交易平臺也召開行業大會,商討行業自律,發佈風險管理公告。

  數據顯示,2016年,相對於其他類別資產,比特幣全年漲幅高達160%以上,遠遠超出了同期股票市場、大宗商品等大類資產創造的收益。2017年1月份以來,比特幣價格繼續大幅上漲,1月5日刷新歷史最高價,達到每個幣1249美元;但1月6日比特幣價格“閃崩”,一路暴跌超30%,其價格波動風險愈發凸顯。與此同時,此前主要比特幣交易平臺均實施T+0交易、7x24小時開盤、無漲跌幅限制,現貨杠桿交易模式較為盛行,這些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整個比特幣交易的風險。

  眾所週知,比特幣並非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比特幣背後既沒有主權國家信用背書,也沒有相對應的實體資產作為支撐。自2009年誕生以來,比特幣一直受到質疑,在中國也只是一個小眾市場。但在2016年,中國的比特幣市場驟然火熱起來,三家主要交易平臺的交易量甚至排在了全球的前三位,交易量遠超全球其他地區,整個市場出現了失控的傾向。

  比特幣2016年在中國的火熱,並非是基於央行推進貨幣虛擬化的預期,而是在投機者不斷加入與價格不斷上漲之間形成的正向循環,與貴金屬、藝術品和郵幣卡之類的地方交易所並無二致。在這一交易結構和市場中,絕大多數的參與者只是認可比特幣交易價值,而沒有意識到其本質是一個擊鼓傳花的遊戲。杠桿工具(融資融幣)的普遍運用,則進一步助推了這種投機風潮,也加劇了市場崩潰的風險。此外,從整個財富市場的大環境看,2016年中國“資產荒”比較嚴重,在缺乏具有吸引力的大類資產的情況下,一些投資者把目光轉向了比特幣。

  這種交易結構和投資者構成無疑是非常脆弱的,整個市場的價格波動風險也很大。與此同時,由於缺乏第三方託管,交易平臺本身也存在較大的道德風險,一旦出現類似P2P平臺跑路的情況,還有可能在一定範圍內引發風險。從技術和監管方面來看,儘管目前國內比特幣平臺不太可能發生大規模的洗錢行為,但比特幣本身存在非法傳銷、洗錢、換匯活動的可能性,可能對中國現有的外匯管理和支付結算體系形成衝擊。

  應當充分地認識到,貨幣的虛擬化同虛擬貨幣之間存在本質的區別。貨幣虛擬化實際上是法定貨幣的數字化,比如微信支付、支付寶等支付形式,所採取的本體還是人民幣,而非虛擬貨幣——比特幣。前者只是改變支付方式,而後者則是改變了貨幣發行的根本規則,挑戰了央行的權威。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比特幣的非理性繁榮和市場的高度投機傾向,已經成為一個潛在的風險點。任何金融創新,包括虛擬貨幣在內,都應當嚴守風險底線,比特幣當然也不能成為法外之地。(吳黎華)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