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互金監管 強化分類處置

2017-03-10 14:59:41|來源:中國證券報|編輯:許煬

  政府工作報告指出,當前系統性風險總體可控,但對不良資產、債券違約、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等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互聯網金融”再次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但從2014年的“促進健康發展”到今年的四大風險點之一,不難發現互聯網金融行業野蠻生長下的風險累積已引起高層重視。代表委員建議,嚴格實施差異化分類監管,建立市場預警和退出機制,完善監管體系。

  風險防範是重中之重

  自國內第一家P2P企業拍拍貸于2007年算起,今年已是互聯網金融行業走過的第十個年頭。十年間,金融創新、顛覆傳統、監管缺位等“標簽”一直與之相伴。

  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上任後首場新聞發佈會上強調,互聯網金融對服務實體經濟是有幫助的,但互聯網金融也是金融,必須注意其風險。

  銀監會副主席曹宇表示,“任何金融創新都應該遵循三個有利於的原則,即有利於支持實體經濟發展、有利於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有利於保護投資人或借款人合法權益。”

  全國政協委員、交銀施羅德基金公司副總經理謝衛認為,全社會必須保持對金融創新的足夠敬畏,必須明確游離在監管之外的新金融業態和在監管部門間進行的監管套利都不是大家認可的創新行為,對金融經營主體在實踐中創新的具體金融行為,有關部門必須迅速做出判斷,是鼓勵還是試點或者是禁止,對市場做出明確預期。

  在互聯網金融業內,不乏類似聲音。在人人貸聯合創始人楊一夫看來,過去一年,監管政策的落地和行業治理的持續深化推動互聯網金融行業徹底結束野蠻生長。雖然整體環境和風險水平逐漸趨好,但行業仍處於風險高發期。“風險防範將是今年互聯網金融行業規範治理的重中之重。”楊一夫說。

  分類處置將持續加強

  2016年以來,在“一行三會”等金融監管部門努力下,互聯網金融監管框架逐漸清晰,行業清理整治正在進行。全國政協委員、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在兩會期間介紹,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第一個階段是排查,相關人員已經對全國互聯網金融機構數量、規模、形態進行了排查,該階段工作已經完成。目前,進入第二階段,即清理整頓階段。

  潘功勝指出,互聯網金融有不同形態,“我們會依據現有法律法規對互聯網金融進行分類處置。”在分類處置過程中,需要注意一定的策略,始終把投資者利益放在第一位,嚴厲打擊利用互聯網從事非法金融活動。就P2P網貸行業而言,監管的制度框架已經基本完成:一是明確了P2P網貸機構信息仲介的本質屬性,二是確立了備案管理要求,三是建立了P2P網貸資金存管機制,四是提出了強制信息披露要求。

  “在國務院統一部署下,銀監會正在開展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並取得了初步成效,行業底數初步摸清,機構異化趨勢得到扭轉,P2P網貸行業風險整體水平正在下降。下一步,銀監會將按照堅守風險底線的要求,進一步完善監管制度,引導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曹宇說。

  監管部門分類處置這一做法,得到了不少代表委員的認可。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賀強在其提案中指出,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不能“一刀切”。比如,互聯網金融中的第三方支付行業,由於及時監管,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發生重大金融風險案件。

  全國政協委員、東方資產管理公司原總裁梅興保認為,“金融業本身是經營風險的行業,但我們的監管必須分類。比如以電子商務為背景和載體的互聯網金融業務,其受眾和跨界廣,風險隱蔽性、突發性強,傳染性大。這類業務在規模小、客戶少的情況下,採取適度寬鬆的監管,為其留有創新空間是對的;當其業務規模很大、涉及到數億人切身利益的時候,則必須從嚴監管,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區域性風險的底線。”

  全國人大代表、央行長春中心支行行長張文匯建議,實施差異化分類監管。傳統監管以機構監管為主,面對互聯網金融機構小而散的特點,監管重點應該從機構監管逐步轉向功能監管,第三方支付業務著力交易過程,P2P監管要強化信息披露,並根據辦理的業務性質,分為實體企業金融服務平臺和證券投資服務平臺兩大類,分別實行“負面清單”管理和參照私募基金的規則管理,使機構與客戶之間實現信息的充分對稱,防止風險。同時,應建立市場預警和退出機制。互聯網金融需做好提前預警,避免機構破產清算時對市場和社會產生倒逼。各監管部門應定期對所監管的互聯網金融業務進行總體性評估,據此及時調整監管方向和監管強度。監管部門也要加強互聯網金融業務研究,在依法監管基礎上建立退出機制,避免出現更大風險。

  行業洗牌料加劇

  在不少互聯網金融業內人士看來,2017年互聯網金融行業即將迎來監管“嚴”年,整個行業的發展腳步也將慢下來,並在重塑之後“涅槃重生”。

  凡普金科旗下愛錢進CEO楊帆指出,互聯網金融現在體量並不算大,但能夠為實體經濟提供切實、有效的幫助。從這個角度講,行業洗牌之後,互聯網金融業態一定會有“大塊頭”出來,當然這種大體量的平臺不會只有一家。當然,伴隨著洗牌,會產生馬太效應,這裡包括品牌、資源、流量的“馬太效應”。未來互聯網金融行業將是幾個“巨頭”做“大生意”,會有一些中小型平臺在各自細分領域佔有一席之地。“但活下來的,應該不超過幾十家。可以說,從最初的幾千家到最後的幾十家,實現了百里挑一。”

  萬惠集團、PPmoney理財董事長陳寶國認為,互聯網金融企業切實支持實體經濟發展,推動中國經濟“脫虛向實”。未來監管政策可引導互金企業佈局更多細分領域,如三農金融、消費金融、小微金融等,覆蓋傳統金融難以服務的人群,使金融服務觸達更多用戶。在防範風險的前提下,根據普惠金融需求多樣性的特點,互聯網金融企業應加大普惠金融產品創新,量身打造個性化金融服務,細分貸款品種,提供助學、創業、養老、醫療、消費、建房、旅遊等多樣化的金融產品。憑藉互聯網金融的先天優勢,整個行業將向數字普惠金融方向發展,通過運用數字化技術與手段,將普惠金融服務標準化、批量化,降低運營成本。為實現這些目標,政府可逐步完善普惠金融的“頂層設計”,對積極開展普惠金融服務的企業給予一定稅收優惠,建立政府主導的小微信貸擔保體系,改善普惠金融風險補償環境。(記者 陳瑩瑩)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