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風潮中的變與不變

2017-03-20 09:47:26|來源:金融時報|編輯:許煬

  可以看到,互聯網金融在中國實現快速發展,在推動普惠金融、探索金融服務新模式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績。有政協委員提出,未來在繼續推進普惠金融方面仍需發揮專長,在產品設計和服務上不斷創新,比如將企業發展路徑與國家戰略相契合,在推動“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等方面做更多工作,也可以將那些已經發展起來、優質的新金融企業作為試點,實驗出一套可供複製的金融服務理念和模式,由此影響市場規則的形成。

  不論是不是下一個風口,也不論你是否看好,智慧理財已經悄然來臨。這種由科技引領的金融供給與需求端的變革,不僅成為互聯網金融公司的趨勢,在傳統銀證保信等金融機構中也是不可或缺的。近日有則新聞稱,百度與中航信託達成合作意向,雙方將在金融與智慧數據方面進行戰略整合。關注數據和科技領域的發展及投資機會,展現的是中航信託具有前瞻性及勇於探索實踐的一面,而互聯網機構與生俱來的強大技術能力和數據能力將給金融業帶來什麼,前景不可估量。

  今年的兩會上,代表委員們對金融科技也有諸多諫言。

  互金開啟智慧時代

  在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教授賀強的印象中,互聯網金融發展的突出特點就是快。“以互聯網為載體的新金融業務條線多、業務量也較大,這是個有意義的事,但新金融要不斷提升服務水平,以滿足客戶需求。”賀強如是說。

  通過業內的探索,金融科技被視為推動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個突破口,比如以數據模型和算法為基礎的智慧理財,近兩年開始進行本土化的探索。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推出智慧理財產品的平臺約有20家,包括京東、宜信、百度、懶財網等。近期懶財網又正式上線智慧定期產品“懶定期”,經過前期測試,這種“用戶自定義資產類型以及自由設定投資時長和起始時間”的定期理財方式得到用戶肯定。懶財網CTO李子拓介紹,在“懶定期”投資之前,用戶需提交一份調查問卷,根據問卷結果分為保守型、平衡型、進取型三種投資風格。用戶在投資“懶定期”的時候,系統將按照投資風格推薦不同的資產類型配置。而且,用戶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對4個級別的資產類型和所佔比例進行調整,從而實現定期產品的“私人定制”。

  從理論上講,智慧理財根據客戶的自身需求,通過算法和產品搭建一個數據模型,給出最優資產配置方案,完成以往人工提供的理財顧問服務,這種方式有值得推崇之處,但效果如何還需要用戶自己去實際體驗才能知道。

  談到金融科技,全國政協委員趙光育說:“美國現在已經開始研究第二代互聯網,在‘互聯網+’新技術背景下,需要明確中國互聯網金融企業的殺手锏是什麼,否則還是不能處於國際領先地位。當務之急是加強技術人才的儲備。”

  作為從業者,凡普金科創始合夥人楊帆認為,行業才剛剛翻開金融科技第一頁,那就是以互聯網為渠道,更好、更快、更高效地提供金融服務,接下來的目標是把互聯網和大數據技術結合,讓這些數據真正幫助客戶,讓數據產生更大的金融價值,而這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投入。

  李子拓表示,互聯網理財平臺在不斷探索智慧理財可能性的同時,還應最大程度地保障投資者的資金安全,確保存管系統中每一筆交易都有明確的債權匹配。

  “監管嚴年”優勝劣汰

  “從去年開始,互聯網金融業界一直在談擁抱監管的話題,從我們的角度看,這個行業需要監管,因此,雖然‘監管元年’已經過去,但我們即將迎來‘監管嚴年’。”楊帆說,站在從業者的角度看,我們認為強監管是有效避免劣幣驅除良幣的舉措;嚴格監管能夠給行業起到很好的指導規範作用。對企業來說,除了自律以外,我們也要認清自身還是金融機構,既要保持對金融的敬畏之心,也不能定位自己是一個顛覆者。

  多位委員認為,在金融領域,今年是個強監管年,只有適應這種環境,才能真正做到擁抱監管。

  趙光育提出,互聯網金融平臺要注意服務邊界,既要緊盯民生需求、服務國家戰略,又要明確紅線、底線。從監管的方面看,通過限制規模控制風險的理念需要調整,金融監管應從分業監管體系向綜合監管體系轉變,只有這樣,監管才能跟上時代步伐,才能監管到位。

  應該看到,已經落地的監管細則依舊傳遞出了對互聯網金融行業的支持——監管落地並不是要“打死”行業。楊帆說,因為金融本身是具有經營風險的行業,如果要把所有風險都封死,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做任何創新和業務,但如果真的如此,新金融將走向衰亡。同時,我們也要看到,新金融既要創新,也要承擔風險,關鍵要和監管方向一致。從這個角度講,當前監管者採用的底線思維是理性的,這種思維給定了邊界,在邊界之內,鼓勵行業更理性地創新、更好地發展。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2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為2335家,相比1月底減少了53家;2月僅有1家新上線平臺。盈燦諮詢分析認為,在整改、合規為主的大背景下,新平臺上線變得愈發謹慎。本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進一步下降,平臺退出的步伐進一步減緩,不過平臺整改的腳步尚未停歇,未來網貸行業運營平臺數仍將進一步下降。

  開闢服務實體新通道

  從宏觀經濟角度看,當前國家正在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互聯網金融能發揮什麼作用?楊帆認為,互金可被視為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很好的詮釋。在固有體制、機制下,金融資源慣性走向了大機構,互聯網金融開闢了新的通道,讓長尾流量產生價值。“互聯網金融現在體量並不算大,即便已經有了1萬億元規模,但對比傳統金融機構,可能也還是小體量,而當我們明確了互聯網金融定義是平臺業務後,就會發現,通過這一平臺集合社會閒散資源並實現了它們的再利用,並且能夠為實體經濟提供有效的幫助。”

  可以看到,互聯網金融在中國實現快速發展,在推動普惠金融、探索金融服務新模式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績。有政協委員提出,未來在繼續推進普惠金融方面仍需發揮專長,在產品設計和服務上不斷創新,比如將企業發展路徑與國家戰略相契合,在推動“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等方面做更多工作,也可以將那些已經發展起來、優質的新金融企業作為試點,實驗出一套可供複製的金融服務理念和模式,由此影響市場規則的形成。(記者 胡萍)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