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先發展後整治” 為“邊發展邊規範”

2017-07-19 11:18:52|來源:上海證券報|編輯:鄭思雯

  近期針對新興金融行業的整治行動不斷,相關規範政策陸續出臺。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近日要求清理整頓互聯網平臺與交易所合作的違法違規業務,如將權益拆分發行、變相突破200人私募上限、產品無固定期限、存在資金池等。繼廈門、廣東、上海、深圳之後,北京本月初出臺了網絡借貸信息仲介機構備案登記管理辦法。此前,央行等十七部委聯合印發《關於進一步做好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清理整頓工作的通知》,明確互聯網金融整治行動將持續一年。

  互聯網金融發生於資本市場的邊緣,但緊抓市場需求,以技術為基礎不斷改進產品和服務,並持續優化用戶體驗,不斷攻城略地獲得了相當的市場份額。據統計,我國目前有超過2000多家互聯網金融平臺,累計成交額已突破4萬億。無論從數量還是規模而言,我國互聯網金融行業都已穩居全球第一。美國創投研究機構CB Insights近日發佈2017年全球金融科技250強榜單,我國有28家企業上榜。隨著互聯網金融不斷創新,新業態、新品種、新商業模式如雨後春筍般涌現。各具創新特點的互聯網金融模式,不僅正在改變十幾億中國人的生活方式,而且已開始影響全球互聯網金融的行業規則。

  毋庸諱言,我國新興金融行業經歷了一個“先發展後規範”的過程。不少專家和業內人士認為,互聯網金融監管應平衡政府與市場的關係。他們依據哈耶克的理論,主張政府的責任就是做好中立的第三方,讓市場自由發展,市場自然會形成良好的經濟秩序。在互聯網金融飛速發展過程中,政府應守住本位,讓政府的歸政府,市場的歸市場,遵循“先發展後監管”的市場原則,給予市場和市場主體充分的發展時間和空間。

  確實,互聯網金融作為新興事物,在初創期和成長期不應過多干預,而應給予最大的自由度,實行更具包容性的政策。特別是互聯網金融發展速度太快,很多東西過去聞所未聞,沒有成規可循。但是,包容並不是放縱,不能放任不管。不少業內人士認為,互聯網金融如今的繁榮局面主要得益於“先發展後整治”的發展邏輯,但當下不能不正視的現實是,這種發展邏輯也帶來了巨大的沉沒成本。在前些年互聯網金融表面繁榮的背後,是社會資源的巨大浪費、民眾財富的大量損失、金融風險的累積、社會公平的損害。

  在新興金融快速發展的同時,各類違規違法行為和金融亂象也頻頻爆發。我們在為互聯網金融歡呼的同時,也應看到不少不法分子利用監管漏洞,打著互聯網金融的旗號,搞非法集資和詐騙活動,讓相當一部分投資人損失慘重。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5月1日,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臺共發現存在違規或異常的互聯網金融平臺1701個,互聯網金融倣冒網站4.5萬個。

  網絡借貸作為互聯網金融的急先鋒,發展最早,問題也最多,資金池、卷款跑路、破產倒閉等事件不時發生。截至4月底,全國P2P網貸累計風險預警平臺4310家,佔全國P2P網貸平臺6736家的63.98%,主動關閉、提現困難、失聯跑路問題平臺等累計2645家。

  自去年開始,現金貸狂飆突起,成為繼P2P之後互聯網金融的最熱風口,成千家現金貸平臺一哄而上。為了規避年化率,企業將現金貸利率轉化為各種名目的管理費。在現存的現金貸平台中,金額微小、7至14天的短期借款,年化利率達200%以上。而對現金貸平臺來說,不怕客戶逾期,就怕不逾期。逾期時間越長,所獲得利潤就越多。有的平臺銷售為了給用戶平賬,不惜採用借新還舊的方式,讓雪球越滾越大。

  因涉嫌非法組織經營期貨業務、聚眾賭博,“微盤”交易在年初被證監會列為清理整頓對象。但現在仍有微盤借助微信公號、APP在交易。微盤業務員大都化身年輕貌美的單身“微信美女”,打著大宗商品現貨交易的旗號,然而並沒有對應的現貨交易。

  近期互聯網金融清理整頓確實取得了不少成效,行業也在逐漸規範,但筆者認為,這還不夠,真要使這種清理整頓長效化,形成既鼓勵金融創新又防範和控制金融風險的互聯網金融長效監管機制,還需轉變觀念,將“先發展後規範”的發展思路讓位於“邊發展邊規範”。(記者 朱邦淩)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