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博傻”進入下半場

2018-01-18 08:57:43|來源:經濟參考報|編輯:許煬

  進入2018年以來,比特幣不再一味暴漲,但“血雨腥風”從未停歇。1月17日,比特幣單價近幾個月來首次跌破1萬美元。1月16日在國際交易平臺Bitstamp上,價格更是出現三年來單日最大跌幅18%。

  “白鯨”控盤收割“韭菜”、變相ICO肆虐、交易平臺不時跑路……與市場行情的風雨交加相伴,比特幣等數字貨幣交易中的更多陰暗面逐漸暴露出來。一些原本相對隱匿的割“韭菜”方式越來越肆無忌憚。陷入瘋狂的比特幣等數字貨幣亟待一場自我革新的洗禮。

  比特幣引領數字貨幣大幅“跳水”

  近兩日比特幣市場連續現“跳水”行情,單價只剩上月最高價時的一半。除比特幣一度單日跌幅達18%外,萊特幣、乙太坊、乙太經典、達世幣等也未能倖免,曾經在年初極盛一時的瑞波幣如今只有頂峰時價格的三分之一。

  “總不見得一直要漲,再說最近國內和南韓的風聲都挺緊的。”儘管這波下跌來勢洶洶,但數字貨幣投資者劉鵬卻十分坦然。他說,對還處在夾縫中生存的比特幣而言,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引發瀑布般下跌,對此大家已經見怪不怪。經過幾輪沖刷,越來越多參與者正在從投機者演變為長線持有的價值投資者,所以並不會急於在下跌行情中“割肉”。

  行業研究網站CoinMarketCap通過分析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比特幣自2014年以來,每年1月都會迎來一波大幅下跌。數據顯示,2014年1月比特幣最高跌幅達到25.56%,2015年1月達45.69%,2016年1月達23.33%,而2017年1月達36.55%。

  今年比特幣自1月7日的最高價已下跌約34%。從歷年數據看,似乎每一年1月大跌已經成為一種魔咒,再加上南韓及我國政府對於數字貨幣和交易所的不確定性,更是影響市場信心。

  最近,國內市場針對數字貨幣動作不斷。深交所1月16日發佈公告稱,將強化區塊鏈概念炒作監管。相關部門已著手規範、整治礦場,引導企業有序退出,對支付機構違反規定為虛擬貨幣場外交易提供支付服務的,將嚴查並加大處罰力度。在早前舉行的2018年守護者計劃大會上,相關部委及企業表示將採取聯合治理模式,打擊網路黑色產業鏈力度,共同構建“網路安全共同體”。騰訊安全反詐騙實驗室負責人李旭陽稱,最近利用區塊鏈概念搞的傳銷平臺已超過3000家,這類犯罪涉案金額巨大,社會危害性強。

  南韓更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外媒稱,南韓計劃在下周內制定出與加密貨幣相關的反洗錢指導方針,並將其反映在實名制認證系統中,這一方案最早將於1月末開始運作。作為目前全球排在前三位的交易市場,南韓更是一度傳出將關停數字貨幣交易所。

  背後或是“白鯨”控盤收割

  與比特幣相關的也不全是令人窒息的消息,最近幾個月來,越來越多比特幣相關應用落地,讓“數字黃金”的“畫餅”看上去並非完全是空中樓閣。

  日本金融公司為留住市場份額推出相關服務。日本最大的銀行計劃在今年推出自己的數字貨幣交易平臺,併發行數字貨幣;俄羅斯宣佈將合法化包括比特幣在內的數字貨幣;挪威最大的線上銀行也在整合了比特幣賬戶;比特幣期貨還上線了芝商所及芝期所。

  “區塊鏈革命已經到來。”近期,網上傳出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在微信群中的聊天記錄稱,區塊鏈對傳統的顛覆將比網際網路、移動網際網路來得更加迅猛、徹底,希望在做好現有模式的同時,了解區塊鏈,進入區塊鏈時代。這被外界解讀為傳統投資界人士看好區塊鏈及比特幣的佐證。

  從交易所新賬戶快速增長,交易仲介USDT(泰達幣)呈現高溢價,以及討論數字貨幣微信圈、公眾號不斷涌現的種種跡象看,當前,比特幣等數字貨幣投資市場熱度很可能已超過去年9月。不但有股市資金抽離流向幣市,不乏貸款、賣房炒幣者身影,各交易所也紛紛恢復杠桿交易模式,放大投資收益及風險。

  投資“小白”跑步入場,讓“莊家”看到了收割“韭菜”的希望。有業內人士坦言,近期比特幣價格衝高回落,除了華爾街做空因素外,背後很可能有神秘的“白鯨”身影。

  “白鯨”被用來形容持有大量比特幣的“大佬們”。據彭博社稱,全球近40%數量的比特幣控制在僅千余人手中,他們的舉動無疑對比特幣行情會有較大影響。如果這些“白鯨”選擇出售其手中一小部分比特幣,就有可能導致比特幣價格大幅跳水,如果大量拋售,則將引起價格暴跌。近期比特幣價格“跳水”,被疑為“白鯨”事先同步行動或預先溝通,從而聯合起來控制市場走勢獲利。

  記者分析市場行情發現,一些山寨幣更是明顯存在拉盤誘追、自放空好等行為,通過人為拉升吸引投資者追高,從而套取資金。資訊網站也成為幫兇。某數字貨幣專業資訊網就被微信群質疑其疑似通過製造利空資訊獲利,每次發佈利空消息收取1個或多個比特幣不等。

  由於欠缺法律法規,類似操縱股市的手法很難被追究責任。而交易所處於監管模糊地帶,頻現虛假交易所詐騙及駭客盜取事件。有平臺自稱失竊或被駭客攻擊,但被懷疑監守自盜,甚至是聯手駭客自曝漏洞共同獲利。由於海外訴訟、索賠不易,投資者通常只能自吞苦果。

  機構跑步入場推波助瀾

  如果說前期比特幣投資還是散戶的狂歡,那麼,最近幣圈的一些跡象則表明,機構投資者也在躍躍欲試,試圖從比特幣的蛋糕上切下一刀,分一杯羹。

  近期,疑與迅雷相關的“玩客幣”短短40余天內暴漲80倍。其採取挖礦機制、產量減半,有交易所將之上市,被認為變相ICO代幣。其挖礦設備“玩客雲”在網上的價格被炒至15倍,仍很難預約到。儘管迅雷撇清關係,但受益於“玩客幣”,迅雷一度股價大漲。

  有消息稱,阿里巴巴上線挖礦平臺“P2P節點”,但阿媔雪L網志回應:阿媔陬握ㄦ|發行任何比特幣之類的虛擬貨幣,也不會提供任何所謂的“挖礦平臺”。目前“P2P節點”網頁無法打開。騰訊、百度、網易、美圖、久未露面的人人公司等都曾傳出與區塊鏈“親密接觸”,甚至已有佈局。

  幣圈投資二級市場瘋狂由來已久,相對更隱匿的一級市場——私募投資圈也迎來狂歡。由於狂歡的參與門檻很高,被外界普遍認為多是機構投資者入場的信號。

  最近,被戲稱之為“幣圈大V”的李笑來、“寶二爺”等紛紛開通ICO私募群,入群通常需繳納幾百ETH(乙太坊)不等的會費,也就意味著折合人民幣動輒300萬元以上。這些私募投資群聲稱入群者可以拿到市面上拿不到的私募額度,其實也就是參與優質ICO的權力。有投資者認為,這是在花式割“韭菜”。也有人認為,這可能意味著大資金會進入場內。“寶二爺”在微網志就此事回應:“是的,機構在進場。”

  幣圈亂象不斷在刷新著人們的認知。部分媒體最近將矛頭指向交易平台幣安,認為其發行了自己的ICO產品幣安幣,並上線了交易所,其發行總量琠w為2億個,幣安自己就扮演了幣安幣最大股東的角色,質疑這是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的典型案例。僅考慮擁有代幣的資本,幣安坐擁上百億元資產,代價僅僅是自己印刷的幣安幣。

  而隨著一個個看似玩笑的代幣項目正慢慢成真,比特幣“博傻”正在進入下半場。有分析人士稱,隨著個人投資者及機構投資者的跑步入場,有的項目不斷刷新下線,甚至懶得修飾,赤裸裸圈錢,最可悲的是即便如此仍有大量投資者追捧。如果“博傻”的下半場不加控制,投資者血本無歸將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實。(記者 毛振華 天津報道)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