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去杠桿愈演愈烈 平臺債轉激增

2018-02-07 13:39:40|來源:北京商報|編輯:許煬

  在監管要求下,近期,陸金所、宜貸網、紅嶺創投、團貸網等網貸平臺均掀起了去杠桿潮。然而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去杠桿過程中也引起了投資者的不滿,部分平臺債權轉讓標的激增。分析人士認為,平臺的行為雖然可能引起投資人的不滿,但也是響應監管要求的舉措,投資者自身需要謹慎進行杠桿化投資。

  繼1月24日發佈公告宣佈下調“穩盈-e享計劃”額度系數後,陸金所于1月29日再度發佈公告下調額度系數。比起上次的調整幅度0.04-0.12,本次進行了大幅調整,各類型額度系數均下調0.22,平均下調37個百分點。其中,“保守型”額度系數下調約43.1%,近乎腰斬,同時,為了穩定投資人的情緒使投資人有序退出,陸金所目前還給投資人提供了一定的轉讓補貼,將該款產品利率上調0.8%。

  據悉,“穩盈-e享計劃”是陸金所于2016年4月上線的凈值標的項目,目的是為持有“可申請e享計劃”的用戶提供短期項目轉讓,對應可獲得當前項目價值90%可用資金,不可否認的是,凈值標的初衷是為了方便投資人站內週轉,但在實際過程中,不少投資人把它作為擴大投資資金和收益的杠桿工具,風險系數極高。

  不過,陸金所的這一舉動可能引起投資人的不滿。北京商報記者發現,陸金所大幅降杠桿後平臺債權轉讓標的數迅速增長,截至2月5日21:30,經北京商報記者粗略統計,陸金所會員交易區的債權轉讓數量高達20510條。陸金所客服人員向北京商報記者回復稱,債券轉讓激增是投資人基於自身判斷或資金需求做出的交易決定,公司無法揣測市場行為背後的具體原因,這是正常的產品銷售,陸金所業務均正常開展中。

  對此,盈燦諮詢高級研究員張葉霞認為,目前P2P網貸平臺提供的凈值標的,在操作中放大了實際交易規模,具備杠桿功能,屬於監管禁止的情形。另外,也有平臺提供債權回購產品,在操作中也具備放大實際交易規模的功能,同樣也屬於杠桿產品,根據上海市整改驗收標準,禁止開展可以調整原始收益權的債權轉讓業務,債權回購產品可能違反了該條規定,平臺為合規也需要調整相應產品。

  此外,2017年12月13日下發的《P2P專項整治驗收工作通知》(57號文件)明確規定,出借人不得以所持有的債權為抵押進行借款。

  北京商報記者發現,自監管叫停這一業務之後,受影響的平臺還有紅嶺創投、宜貸網、團貸網等。據了解,2017年11月27日,宜貸���正式下線“債權貸”產品,紅嶺創投此前也採取了一系列去杠桿的措施,團貸網已與近日悄然下線凈值標相關標的。

  對此,蘇寧金融學院高級研究員李濤稱,從目前中國互金行業“快速衰退-緩慢復蘇-蓬勃發展”的整改軌跡來看,杠桿產品因為嚴格的監管政策可能呈現出“快速衰退”的現象。

  不過,在分析人士看來,陸金所此次行為雖然可能引起投資人的不滿,但也是響應監管要求的舉措。捷越聯合創始人王曉婷指出,雖然目前平臺的凈值標的風險整體可控,但安全仍然是投資人和平臺關注的重點問題。從安全形度來說,一方面杠桿率越低,資金杠桿越小,平臺的運營風險越低,投資人踩雷的損失越低,能夠有效保障投資人資金安全;另一方面,降杠桿也與國家倡導的金融降杠桿策略相符。

  王曉婷也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資金都是朝向高利率、高安全性的方向流動,網貸杠桿產品雖然能獲得較高收益,但其風險較大,再加上監管政策的影響,未來網貸杠桿產品將進一步降低杠桿率,並逐漸退出市場。

  對於投資者、尤其是新投資者而言,網貸去杠桿造成的影響必將成為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張葉霞強調,在強監管背景下,P2P網貸平臺定位於資訊仲介,而杠桿投資下,風險與收益都是加倍的。投資人應儘量避免加杠桿投資,當投資人偶有短期融資需求時,可通過低頻的債權轉讓行為提前收回投資。

  李濤說道,投資人去杠桿操作的基本原理比較簡單,即“多出少進”。在控制自身融資的次數與數額下,將過往借入用於投資的資金逐步收回,予以清償;收回投資的順序可以參考“風險-收益”比例,評估出“風險/收益”比值越高的投資,就應儘快收回,操作一直持續到自我認定的杠桿目標實現為止。

  “在投資人選擇平臺時,最好選擇人氣較為活躍的平臺,便於提高有提前回款需求下債轉的成功率。應該規避合規性較差的產品,仔細閱讀產品說明,了解債轉規則,判斷債轉規則是否易滋生變相的杠桿投資。”張葉霞說道。(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實習記者 宋亦桐)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