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賬號遭遇登出難

2018-05-16 08:55:29|來源:北京商報|編輯:許煬

  在“網際網路+”的時代背景下,越來越多的網貸App出現在用戶的生活中,為用戶提供了便利也帶來了煩惱。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這些App註冊容易登出難已成為業內普遍現象。在分析人士看來,對於投資人來說,最大的風險在於個人資訊的洩露,造成日常收到大量的垃圾短信和外呼電話,但客戶私人資訊保護並不是通過提供登出服務就可以得到解決。

  網貸賬戶註冊容易登出難

  北京商報記者註冊多家網貸平臺了解到,註冊容易登出難的現象普遍存在,一般通過手機號就能進行註冊。在沒有進行實名認證時,平臺只留存用戶的手機號碼資訊,但實名認證以後,平臺就留存了用戶的姓名、身份證號碼資訊,如果有過借款,平臺還會留存銀行卡資訊。而有的平臺還會獲取短信、彩信、通訊錄的許可權認證。

  有網友向北京商報記者反映,自己前段時間在某消費借款服務平臺註冊了賬號,但在提交身份證資訊時覺得風險太高,很容易洩露資訊,所以就決定放棄這家平臺。但打電話給客服諮詢時,客服回應稱平臺不提供登出服務。

  關於賬號登出問題,該消費借款服務平臺客服人員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目前平臺沒有登出功能,所有資訊都是系統正規錄入,有相關部門進行維護。每隔90天之後系統會自動更新消息,如果想重新借款都需要在平臺進行重新填寫。然而,平臺公關部負責人強調,平臺為用戶提供登出賬戶服務,但剛剛開始優化流程,有些客服不太清楚。

  也有平臺對登出賬戶設置限制條件。北京一家網貸平臺客服表示,如果賬號已完成身份認證,可提交身份證明相關身份資料,在平臺和存管銀行審核無誤後,進行登出平臺和存管銀行賬戶操作。但值得注意的是,該平臺進行登出的限制條件為,出借人登出,當前各個賬戶金額和所持債權都為零,當前沒有投標且沒有未支付或支付中的支付單。借款人登出,不存在有效狀態中(如還款中、申請中、審核中等)的借款申請。

  在調查的過程中北京商報記者也遇到了被 “騷擾”的問題,在註冊一家現金貸平臺後,該平臺先後幾次打電話要求完成實名註冊,但當記者提到登出賬戶時,對方表示,在沒有提交任何資訊審核(身份證實名認證)的情況下是不需要登出的。

  個人資訊恐難保護

  針對網貸平臺賬號無法登出的問題,網貸之家研究員陳曉俊介紹稱,工信部2016年第24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資訊化部令》曾提出“電信業務經營者、網際網路資訊服務提供者在用戶終止使用電信服務或者網際網路資訊服務後,應當停止對用戶個人資訊的收集和使用,併為用戶提供登出號碼或賬號的服務”。因此,監管條例中明確提出應該提供相應登出服務。所以對於平臺,更應當嚴格遵守國家法律法規要求,有相應的責任意識和法律意識。

  市場人士表示,賬號不能登出等同於用戶在網際網路上的“痕跡”無法被消除。在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看來,提供了登出服務並不代表平臺就應當刪除客戶交易數據和資訊。根據商務部門的規定,網際網路交易平臺必須保存客戶交易數據至少五年;根據銀行監管規定,開戶銀行必須對客戶數據永久性保存。因此,客戶私人資訊保護並不是通過提供登出服務就可以得到解決的。

  監管真空亟待立法

  不光網貸,很多我們常用的社交類、出行類、購物類網路賬號都有銷戶難問題。麻袋研究院研究總監路南表示,這其實是網際網路行業長期以來的一大頑疾。一方面,僵屍用戶也是用戶,不能銷戶則平臺用戶數量始終增長,不會出現用戶數量下降的情況;第二,哪怕是僵屍用戶,��準哪天就能成為行銷的對象、潛在的客戶;第三,積累的用戶資訊在大數據時代也有著很多意想不到的“用處”。

  路南進一步指出,對於拒絕賬戶登出,無論是《電信和網際網路用戶個人資訊保護規定》還是《網路安全法》,都明確了罰款等懲戒舉措。但相比企業的“獲利前景”,懲罰力度仍不夠。在此背景下,不妨對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將適用的懲罰舉措“升格”,讓懲罰來得更嚴厲,震懾力更足。

  “如果發生因為用戶資訊被洩露,導致公民相關的財產權益或其他權益受到損害,應當在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的情況下,向具體的侵權單位主張損害賠償責任。目前此類案件存在調查取證難度大,而侵權賠償認定沒有統一標準,靠用戶個人採取法律手段來維權並不現實;需要國家完善個人資訊安全保護相關法令,明確侵權賠償責任,個人採取法律手段維權才具備相應的制度基礎。”王德怡說道。(北京商報記者 崔啟斌 宋亦桐)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