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性危機席捲P2P

2018-07-18 14:37:56|來源:北京商報|編輯:許煬

  “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網貸行業正遭遇成立以來最大的流動性危機。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7月17日,已有超過68家平臺出現發佈逾期公告或者實控人跑路,其中包括投之家、付融寶、抱財網這類有背景、有存管,在行業中排名較為靠前的平臺。目前投資者恐慌情緒仍在持續蔓延,一些頭部平臺也遭遇資金量加劇流出的困境,甚至有人懷疑網貸行業存在的必要性。為此,一位地方監管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網貸平臺還是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在行業人士看來,未來是剩者為王的時代,但希望監管能儘快明確備案信號,以免合規平臺遭踩踏。

  投資人恐慌情緒蔓延

  已有五年網貸投資經驗的王風(化名)怎麼也想不到,這次雷潮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其實我最初接觸到的理財方式並不是網貸行業,2013年通過深入了解,從其他資深投資人那媥Й|了怎樣甄別平臺後,覺得P2P也算是一個較好的理財方式,前期總共投入600萬元,收益預估也達到了將近100萬元左右。但在2018年6月,我遇到了投資生涯中的第一個雷,截至目前已經虧損30萬元。至此,我和其他投資人一起踏上了維權之路。” 

  “目前我和大多數投資人一樣迷茫,不知道這個混亂的時間段什麼時候結束。而且我不清楚,明天哪個平臺還會繼續爆雷,如果監管在平臺建立之初制定審核和具體的評級機制,在風險可控方面,對投資人來說或許也是一種保護。”王風如是說。

  今年下半年以來,網貸行業爆雷不斷。“自從跟網貸大佬們學會了分散投資,雞蛋不要裝在一個籃子堙A聰明的我把資金分散放到了不同平臺,結果現在所有維權群堻ㄞ酮搢鴔琲漕乘v。”這是形容當下P2P爆雷潮的段子,但卻成為投資人最真實的寫照。

  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7月17日,已有超過68家平臺出現發佈逾期公告或者跑路,其中不乏有背景、有存管,在行業中排名較為靠前的平臺。這也是自2013年行業野蠻生長以來,第一次出現如此之大的流動性危機。據第一網貸數據顯示,6月以來,網貸行業新增問題平臺133家。另據第三方數據不完全監測,待收資金已超1200億元。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介紹稱,目前出現問題的平臺主要有三類:資金池運作的平臺、各類或明或暗的大標平臺和主打活期理財的產品。

  具體來看,資金池運作,即虛構項目募集資金,明目張膽地踩在紅線上。由於行業信息披露普遍不規範,這類平臺的隱蔽性很強,看起來和合規的平臺無異,借助激進的市場推廣手段,很容易實現快速增長,甚至獲得各方的認可。但流動性問題是此類平臺的命門,一旦資金流入速度下降,龐然大物也會頃刻間崩塌。

  “此外,由於行業整改並未結束,還有不少平臺的大標資產仍處於存續期。在行業下行期,大標資產的逾期會成為平臺難以承受之災難。很多時候,一個大標出現逾期就足以讓平臺幾年的盈利化為烏有,甚至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還有一種則是活期理財產品,雖然監管明令禁止網貸平臺出售活期理財產品,但由於存在旺盛的市場需求,嵌入債權轉讓機制的各類活期、定期理財產品依舊廣泛存在。當前,此類產品到了接受市場考驗的時候”,薛洪言說道。

  在恐慌情緒下,平臺債轉標的數量驟增。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7月17日中午12點,抱財網官網顯示債轉標的轉讓頁數達到1258頁,轉讓標的總數在1萬以上。

  平臺尋求自救

  投資者恐慌也影響到了不少的頭部平臺。一家不願具名的網貸平臺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說道,此次爆雷潮也對合規的平臺造成了一定影響,目前平臺已經出現成交量下降的情況,未來不排除因為流動性問題而出現兌付危機的情況。

  “其實P2P相對還是有風險的,但是這些平臺轉化普通用戶的時候並沒有盡到應有的教育責任,只是直接或間接地標榜‘方便、安全、穩健’之類的詞,而不提示風險,導致網貸行業中充斥了大量的非理性泡沫。現在爆雷潮,其實是清理問題平臺為開端。”上述負責人說道。

  北京一家頭部平臺負責人也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平臺每天流出的資金量是以前的10倍,之前是幾百萬,但現在變成了幾千萬,不過慶倖的是,平臺流入的資金還是上億的,目前平臺運營正常。不過他也透露,如果行業進一步惡化,就很難說了。

  另外幾家頭部平臺人士表示,目前很多投資者確實出現了恐慌,但多數還是以觀望為主,對平臺影響還好。

  值得一提的是,在借款端,目前已經有一些借款人借機不還錢,導致平臺逾期風險加劇。

  為了重塑投資人的信心,一些平臺開始自救。7月14日,PPmoney萬惠集團舉辦C輪戰略融資發佈會,宣佈獲得6億元融資。在當天的發佈會上,有數百位投資人參加。北京商報記者在發佈會現場注意到,這些投資人聽得格外認真,有些甚至一邊拍照,一邊錄音。7月16日,凡普金科旗下的愛錢進舉辦企業增資溝通會,將愛錢進的註冊及實繳資本由此前的2億元增至5億元。不少從業者表示,近期都在北上廣深等各地開投資人見面會,甚至直播平臺辦公現場,希望能緩解投資人的恐慌情緒。

  另一方面,平臺也希望通過加息來挽留投資者。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目前大多數平臺都有0.5%-2%的加息或者返現行為。

  不過,薛洪言表示,“歷史告訴我們,不少平臺爆雷前,都搞過相當具有誘惑力的加息活動,以至於在很多資深投資者的‘識雷寶典’中,平臺持續的非正常加息是個值得警惕的信號。所以,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頭部平臺加息,或許還有用處;一般的中小平臺加息,可能會被視作是最後的‘收割’,加速投資者逃離速度,起到反效果”。

  呼籲監管明確備案信息

  網貸投資恐慌群體效應下,不少平臺開始呼籲監管。

  “監管如果不發聲可能會波及到健康的大平臺,這一次雷潮使得投資者信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頭部平臺都有壓力,中小平臺自然壓力更大。互聯網金融的外溢性強,不能等到無法挽回再發聲。”北京一家網貸平臺負責人說道。

  薛洪言同樣認為,如果市場某個巨型平臺爆雷,之後可能將真正引發非理性恐慌,那個時候估計就晚了。希望監管能向市場明確備案的信號,阻斷恐慌情緒的非理性蔓延。

  一位地方監管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坦言,看到行業爆雷潮後也在徵求平臺的意見,但不知道此時出來表態效果是好還是不好。針對行業“滅亡論”,他認為,網貸有存在的必要性,不然地下錢莊、民間高利貸恐怕會一下子爆發。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包括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江蘇省互聯網金融協會、上海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廣州互聯網金融協會、深圳市互聯網金融協會在內的五大互金協會集體發聲,呼籲P2P平臺有序退出,妥善渡過行業風險期。特別是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首度發聲,稱整治是為了更好地發展,應避免因對一些事件的過度渲染和錯誤解讀影響市場正常秩序,並呼籲相關部門應進一步加大打擊惡意逃廢債等行為。

  也有消息稱,未來全國性監管備案驗收細則也將出臺,網貸清理整頓完成時間也有望延長至2019年6月。

  資深互金評論員畢研廣認為,“網貸的監管是一個持續過程,在這個監管體系構架內,不能單純抬高門檻,設立條框來進行監管,更重要的是設立和完善退出機制和保障機制。這次‘雷潮’讓我們學到很多東西,也讓這個行業懂得了彌足珍貴,完善風險防控體系,在源頭把控風險,才能有效避免風險”。如今,網貸行業正處於“化繭成蝶”的陣痛期,行業洗牌提速,有很多能力偏弱的機構陸續退出,當然,“強者痡j”幾乎是所有行業的演變邏輯,最後肯定會有一批真正具備實力的平臺脫穎而出。(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宋亦桐)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