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戰略如何在基層落地生根?

2018-10-22 09:15:57|來源:證券時報|編輯:于明彤

  銀行業開始做起小微、三農的普惠金融業務,並將普惠金融升級為全行戰略轉型的重點方向。這不是一兩家銀行的選擇,而是已成為整個銀行業的發展潮流。

  正如一些國有大行掌舵人喊出的“銀行不做普惠金融就沒有未來”、“未來的銀行業是得草根者得天下”,從整個社會融資體系的變化趨勢看,大企業充當了金融脫媒的主要受益者,它們以自身強大的影響力和財務實力,可以擺脫對銀行間接融資的依賴,轉向成本更低的資本市場進行直接融資。當大客戶逐漸從銀行體系中離開後,銀行可以尋覓的客戶資源自然就瞄向了小微企業、三農和個人這一所謂的普惠金融群體。

  但尷尬的是,在全行層面制定的普惠金融戰略推廣到基層,有時會障礙重重。一位東部地區的銀行行長就曾對證券時報記者感慨,“對行長來說,從戰略上考慮做小微金融是正確的選擇,但到了基層通常推行阻力很大,基層人員會陽奉陰違。”

  為何會有這種遭遇?這位行長也清楚,主要原因還是基層人員無法做到對國企與民企一視同仁。從短期效益看,做大國企項目來錢快、風險評估的成本低,“不少基層行靠維繫一兩個關鍵大客戶就可正常運轉,久而久之,員工做小微、個人業務的‘武功’基本廢了”。

  有趣的是,監管部門目前對於銀行拓展小微業務在貸款餘額增速、新增貸款佔比等方面設置了考核要求,但一些銀行也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刻意壓降個人消費貸等其他類貸款的新增規模和佔比,以達到考核要求。

  因此,需要進一步思考的是,為何基層行做不到國企與民企同等對待?為何沒有做小微金融的主動積極性?

  原銀監會主席尚福林近日公開表示,當前政策上,對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是一視同仁的;但在執行過程中,對民企還有諸多不同的待遇。績效考核、責任追究機制是阻礙基層銀行員工主觀能動性的主要原因。

  現實中,不少銀行雖然既做大客戶業務,也做普惠金融業務,但兩類業務的考核機制差別並不大。對基層員工來說,做大客戶業務可以多快好省地完成考核任務,相比之下,做小微業務的動力自然不足。

  此外,上述銀行行長還反映,對於國企、民企貸款出現不良,不少銀行目前的責任追究機制仍不相同。對於國企的不良問題,監管部門和銀行自身通常對銀行員工從輕處理,甚至是不處理;但一旦民企出現不良,銀行就會從嚴調查、從重處罰,甚至還會懷疑企業和銀行員工之間是否存在利益輸送。

  某種程度上說,銀行基層員工對普惠金融的陽奉陰違也是無奈之舉。若想真正激發基層員工的主觀能動性,銀行還需在績效考核和責任追究機制上多下工夫。(記者 孫璐璐)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