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照縮減 支付行業加速洗牌

2018-11-20 08:55:21|來源:經濟參考報|編輯:許煬

  監管層和業內人士近日接連發聲,直指支付行業亂象,並強調支付行業嚴監管將常態化。

  截至目前,央行已經登出逾30張支付牌照。在一些中小支付機構退出市場的同時,大型支付機構的固有優勢更為顯現。業內人士表示,在強監管之下,整個行業洗牌態勢將更為凸顯。

  央行處罰頻率和力度加強

  “我們大概在六年前開始批第三方支付牌照,但是後來發現,在200多張第三方支付牌照的領取者中,有一部分實際上對支付科技和降低支付成本不是太感興趣。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是能收預付款。”在日前舉行的財新峰會上,前央行行長周小川一語道破了當前支付行業出現的種種“扭曲”現象。

  無獨有偶,在最近舉行的第七屆中國支付清算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也點出了目前支付市場上存在的一些亂象。“社會舉報數據顯示,銀行卡收單違規售賣機具、挪用網路支付介面仍然高發,反映出部分收單機構主體責任沒有落實好,外包管理不嚴等問題。有些市場主體在三令五申的情況下還在為非法活動提供支付服務。從事支付業務不能沒有規矩,需要恪守法律法規、公序良俗,務必禁止為黃賭毒和其他違法活動提供支付服務,已經涉足的要堅決停下來。”范一飛表示。

  針對種種行業亂象,防風險和治亂象已經成為目前央行對支付行業監管的主基調,這體現為央行一方面頻頻針對支付機構開出罰單,另一方面接連出臺監管文件規範市場的行為。

  今年以來,央行對支付機構的各類處罰“節奏”明顯加快。11月18日,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再開10張罰單,快錢清算、上海富友支付服務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申鑫電子支付股份有限公司等十家支付機構因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被罰,罰款金額共計達百萬元。據媒體統計,今年前三季度央行對第三方支付行業開出的罰單已逾80張,其中6張罰單單筆處罰金額超千萬。處罰頻率和力度明顯超過往年。

  在不手軟的開罰單的同時,自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央行也出臺了多個文件來規範支付市場,這些文件包括《關於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的通知》、《關於規範支付創新業務的通知》、《中國人民銀行關於印發條碼支付業務規範(試行)的通知》以及《關於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關事宜的通知》等。伴隨著這些監管文件的出臺,一些以往支付業務的灰色地帶被逐步清除。

  牌照縮減洗牌持續

  “經過監管機構近兩年對行業從備付金到清算再到線下銀行卡收單業務亂象的整治和梳理,第三方支付行業快速發展無序競爭時代將終結。”易觀資深金融分析師王蓬博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

  伴隨著行業強監管的持續,支付市場洗牌和整合的跡象越來越明顯,這種整合和洗牌體現為:一方面大型支付機構的固有優勢越來越明顯,另一方面小型支付機構則面臨生存危機。數據顯示,央行已經登出逾30張支付牌照,不少中小支付機構已經退出市場。

  以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制度為例,Analysys易觀報告指出,備付金集中100%由央行專有賬戶存管的落地,無疑對中小支付機構會造成較大衝擊。在不計入利息的前提下,將會令中小支付機構利潤短期內受到較大影響。Analysys易觀發佈的《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8年第二季度》數據顯示,支付寶與騰訊金融(微信支付)合計佔市場份額91.8%。支付市場寡頭壟斷的格局基本形成。

  王蓬博表示,不管是螞蟻金服還是騰訊金融等行業巨頭還是拉卡拉、連連支付等深耕行業多年的支付機構,在多年的探索中均建立起了自家獨有的優勢,這體現在資金、技術、體系、風控、人脈等方方面面,短期內格局很難改變。整個行業會形成優勝劣汰、向頭部集中的態勢。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表示,支付市場一些野蠻生長現象將得到遏制,預計非銀行支付機構數量將會繼續減少,支付牌照價格將有所下降。

  拉卡拉集團高級副總裁唐淩也對記者表示,支付行業在前期的發展並不理性,一些機構對支付牌照有非理性需求。在嚴監管之下,支付行業將逐步回歸理性、健康發展,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將有所減少。

  支付行業嚴監管將常態化

  “未來的支付監管如何開展、如何改進?我認為應當是嚴監管常態化。常態化要求我們保持監管定力,過去是這樣、未來也是如此;對國內機構如此,對境外機構一視同仁;嚴監管還要求我們在風險暴露時期刮骨療毒、猛藥去疴,規範發展時期居安思危、如履薄冰;對存量風險要按照既定措施去消化,對增量風險要加強監測、抓早抓小、提前防範。”范一飛指出。他強調,不能錯誤地認為嚴監管是運動式,專項整治後監管會有所鬆動。

  范一飛也表示,要繼續暢通市場退出通道,嚴格支付機構分類評級、支付業務許可證續展,對於主動轉型意識不強、沒有實質性業務開展、相關指標不達標的機構,要堅決予以退出。

  王蓬博表示,強監管第一階段實際上是央行從頂層設計上逐漸梳理整個支付清算行業的過程。當賬戶端和清結算方式以及線下收單方面所有曾經的“灰色地帶”被央行出臺正式文件堵住後,落實將成為下一個階段的重點,預計會有相當一部分仍然未按照央行要求整改以及整改不徹底的第三方支付機構被央行處罰。

  范一飛也表示,要明確支付監管的目標不是把機構管死,而是通過督促機構規範經營實現可持續發展。密切跟蹤新技術應用、新業務開展,為產業創新預留一定空間,既不一棍子打死,也不放任自流。

  王蓬博表示,對傳統第三方支付機構來講,隨著強監管逐一擊破行業存在多年的灰色地帶,必須直面費率降低同時備付金利息收入取消而對利潤帶來的衝擊。第三方支付機構經營重點要從傳統的依靠大規模拓展用戶數量賺取利潤逐步轉變到根據行業深度挖掘客戶需求,優化場景服務,提高服務水準上,做到由量到質的轉變。(記者 張莫 實習記者 汪子旭)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