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省市已發佈網貸退出指引 退而不清成常態如期還款是難點

2018-11-23 16:12:28|來源:證券日報|編輯:許煬

  監管層在推動網貸行業合規檢查的同時,網貸清退潮也隨之涌起。11月7日,湖南省正式公佈了境內53家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首批取締類機構名單。

  實際上,在清退網貸平臺的戰場上,全國多個地區都已“亮劍”。據《證券日報》記者統計,自去年9月份深圳市出臺《網路借貸資訊仲介機構業務退出指引》(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退出指引》)以來,截至目前,已有10省市相繼推出相關機構退出指導文件。

  對於哪些網貸平臺應該被清退,從各地文件來看並沒有披露相關的統一標準。有業內人士表示,從目前一些被約談的擬清退平臺來看,這些基本都屬於合規整改無望、運營停滯,或者存在一些違法違規行為的平臺。

  隨著合格檢查的進一步推進,這股清退潮的範圍勢必會越來越大。對於後期的影響,融360分析師艾亞文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清退的平臺範圍首先會集中在問題平臺和‘僵屍平臺’中。融360統計的網貸數據顯示,2018年1月1日-11月22日,網貸行業出現問題的平臺數量已經達到1097家,其中部分問題平臺,特別是跑路失聯和經偵介入的平臺,應該被有序引導出局。”

  擬清退平臺整改無望

  或存在違法違規行為

  11月7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佈《湖南省P2P網路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宣佈已確定第一批取締類P2P網貸機構53家,並公佈名單。

  名單顯示,湖南首批取締的53家P2P網貸機構中,長沙取締了45家,包括開心貸、合眾貸、中納聯投等機構。此外,株洲、懷化各取締了兩家,湘潭、邵陽、衡陽、常德各取締一家。

  公告稱,第一批取締類名單由省P2P網貸整治辦會同公安、工商、人民銀行等部門共同研究認定,並報省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批准。根據清理整治進程,後續將不定期公告取締類P2P網貸機構名單。

  據融360網貸組提供給《證券日報》記者的資料顯示,湖南首批取締的53家網貸平台中,跑路失聯和提現困難的分別為21家、15家,兩者佔比達80%,其他17家也已經暫停運營。這些平臺均不在公安部“非法集資案件投資人資訊登記平臺”的131家平臺之列,其中多數平臺在2014年-2015年間上線運營,背景和實力較弱,規模相對較小。目前,這些平臺均已不再正常運營,網站已無法訪問。

  事實上,除了湖南公佈網貸機構取締名單外,自去年以來,深圳、濟南、北京、上海等10個省市的互金協會、互金風險專項整治組等都相繼發佈了相關的網路機構退出指引文件。

  從目前下發的文件來看,監管層沒有披露清退的相關標準。但從一些被約談的擬清退平臺來看,這些平臺基本都屬於合規整改無望,運營停滯,或者存在一些違法違規行為。

  僅少數平臺清退成功

  無法如期還款等難點重重

  據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0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下降至1231家,相比9月底減少了46家。而在深圳出臺《退出指引》前的2017年8月底,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為2065家。也就是說,在14個月時間堙A受到問題平臺跑路、倒閉、清退等多重因素疊加,網貸平臺數量減少834家,降幅高達40.39%。

  雖然網貸平臺數量在銳減,各地也紛紛推進網貸機構的清退業務。但是,艾亞文指出,就目前來看,完全清退成功的平臺很少,只有少數幾家平臺承諾將如期兌付出借人資金。存量自然消化之後退出網貸行業的,比如之前的美利金融,從一家P2P轉型為一家消費分期資產端的公司。

  而據《證券日報》記者梳理,在宣佈清盤、公佈兌付方案後,完成兌付流程的網貸平臺也僅為少數。如長投線上於今年5月7日宣佈停止運營,並給用戶留出一週時間申請贖回未到期的產品。據投資人反映,平臺已經按照約定完成全部本息兌付。今年4月26日,金疙瘩宣佈自7月1日起正式停止運營。6月13日,金疙瘩在其微信公眾號發佈清盤結果公告稱,截至當日,平臺已經完成全部存量產品的本息兌付工作。

  合理清退有序退出

  將成未來行業常態

  不少投資人也反映,印象中100%完成兌付的網貸平臺不超過10家。為何網貸機構清退“未聞樓梯響,難見人下來”?艾亞文認為,難點與障礙主要在於借款人無法如期還款。很多借款項目的借款期限很長,有些借款人能夠配合平臺提前還款,但還是有相當一部分借款人是不能按時還款,或者無法還款的,這就涉及到法律訴訟,而一旦進入法律訴訟,期限又會拉的很長。另外,出借人對於平臺清退方案不滿意,與平臺長時間的協商也非常耗費時間。還有一部分平臺是因為經偵介入,而立案、偵查、起訴、審判流程也會比較長。

  如在清退的過程中,《證券日報》記者發現也不乏錢保姆類“退而不清”的平臺。錢保姆於今年8月份宣佈清盤,並給出兌付方案。平臺待還款金額為5.08(含利息)億元,所有待還金額將分24個月進行兌付,從2018年8月份開始進行兌付,每月25日後兌付,月兌付金額不低於累計到期回款的5%。

  在10月16日,錢保姆又公告稱,因資產無法處置迅速變現,導致原兌付公告方案不能實施,變更了兌付方案。然而在10月23日,浙江經偵官方微信發佈《“錢保姆”警情通報》稱,10月16日,濱江警方對浙江佰財金融資訊服務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該公司下設“錢保姆”)立案偵查。

  “多數網貸平臺還是按照退出指引有序進行兌付清償的,但由於之前缺乏監督,清盤退出中很多平臺存在一些違法行為。”前述業內人士表示,對於反覆無常、且兌付方案缺乏誠意的平臺,投資者應該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當然,如果平臺一旦涉嫌違法,監管層和經偵都應該及時介入。

  對於如何把握清退效果和風險之間的平衡,艾亞文認為,只要平臺是在按照相關退出指引來安排工作,監管層應該給予平臺一定的時間,同時也做好出借人的安撫工作。但是,只要平臺涉嫌非法集資、轉移資產等惡性違法行為,監管層應當及時介入。

  目前,已有10個省市發佈清退指引等相關文件,而在合規檢查期間,這股清退潮的浪頭還會繼續推進。

  網貸天眼分析師高才業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隨著清退工作逐步展開,未來在全國範圍內可能會出現數百家因不合規無法備案或經營有困難的平臺選擇退出網貸行業,未來在監管層的引導下,合理清退和有序退出可能會成為行業常態。(記者 劉 琪 )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