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號文”下發一週:頭部網貸平臺合規備案進程未受影響

2019-01-29 14:00:47|來源:證券日報|編輯:許煬

  《關於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範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175號文)的下發已有一週時間。文件指出,堅持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穩妥有序推進風險處置。此外,文件還提出“四不準”要求,即金融機構不準通過網貸機構融資、不準為網貸機構提供擔保增信、不準接受網貸機構投資、不準銷售網貸機構產品。

  文件落地一週,網貸業內又是如何擁抱監管的呢?

  有平臺負責人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175號文發佈之前,業內其實或多或少都有心理準備,對於未來整個行業能夠容納多少家平臺都有自己的判斷。尤其是一些合規的頭部平臺,對於備案本身還是有一定信心的,所以影響不大。

  另有某平臺負責人李女士認為,“對於綜合實力較強、嚴格執行‘三降’的平臺來說,175號文的出臺對其合規備案進程的影響並不會太大,但監管不鼓勵‘民間集資’的態度也比較明顯。‘三降’的高壓之下,平臺的盈利能力、商業可持續性將經受很大考驗。而倘若轉型‘助貸’或‘網路小貸’,能否拿到具有信用仲介屬性的金融機構牌照,風控、科技能力是否過硬,對平臺長遠而言同樣具有很大的挑戰。”

  網貸平臺運營情況錯綜複雜

  175號文提出,堅持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嚴格合規的在營機構外,其餘機構能退盡退,應關盡關,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同時,穩妥有序推進風險處置,分類施策、突出重點、精準拆彈,確保行業風險出清過程有序可控。

  對於僵屍類機構要儘快推動機構主體退出。將僵屍類機構名單對外公告,要求其限期辦理工商登記登出,關閉網站或移動網際網路應用程式(簡稱APP),未出現投資者主張存量債權的,由各省網貸整治辦出具意見,移送市場監管部門列入異常經營名錄,依法提請吊銷營業執照,協調網信部門、電信主管部門關閉網站、下架APP。

  對於在營規模校小的機構,要引導無風險退出。對於不願主動退出的機構,通過合規檢查,嚴查其違法違規行為。對於在營高風險機構,要約談機構實際控制人及高管,講明要求其退出的政策要求,督促其擬定退出計劃並開展壓力測試,壓實股東責任。

  對此,網貸之家研究院院長張葉霞分析指出,175號文對P2P網貸平臺作了明確而細緻的劃分,與《P2P網路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關於做好P2P網路借貸風險專項整治整改驗收工作的通知》等多項文件提出的“分類處置”形成了補充,這也說明監管層在網際網路風險專項整治中深入摸排了網貸平臺的實際情況,而且分類之多也反映出目前網貸平臺實際運營情況依然錯綜複雜。

  中小平臺或錯過轉型最佳時機

  融360大數據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去年12月初,網貸平臺提交了自查報告且待還餘額在5000萬元以上的平臺數量為358家,佔目前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的32.57%;提交了自查報告且待還餘額在1億元以上的平臺數量為304家,佔目前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的27.66%;提交了自查報告且待還餘額在10億元以上的平臺數量為106家,佔目前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的9.64%。

  蘇寧金融研究院網際網路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認為,175號文的出臺從全國層面再次明確了加快P2P風險化解的決心,可以有效消除地方監管機構的後顧之憂,加快風險平臺退出速度。此外,以合規和存量規模為準繩,“175號文”對P2P平臺進行了分類,除了嚴格合規的大平臺而言,其他平臺原則上都被納入清退之列,預計會帶來平臺數量的快速下降,為備案實質性提速創造條件,也可以切實提升出借人信心,加速行業常態化經營時代的到來。

  有業內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從“雙降”到“三降”再到175號文,能夠看出監管政策具備很強的連續性。此前監管的重心在於通過“降餘額、降人數、降店面”放緩平臺發展速度,175號文則釋放出直接且明確的監管目標——引導平臺良性退出。整體上,監管“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的總原則不變,但策略上選擇了“以疏代堵”的方式來實現行業風險出清的目的。對尚存於世的網貸平臺指出了兩條“明路”:一方面,對於規模較小、存在風險的機構,鼓勵其主動選擇良性退出。另一方面,對於有一定規模和風控實力的合規平臺,引導其向“助貸、網路小貸”轉型。

  對於網貸平臺來說,正如前述李女士所言,倘若轉型“助貸”或“網路小貸”,能否拿到具有信用仲介屬性的金融機構牌照,風控、科技能力是否過硬,對平臺長遠而言同樣具有很大的挑戰。

  “降低整個行業的存量是近幾年來的大趨勢。因為隨著之前的野蠻生長,網貸行業整體積累了很多的風險,這些風險也在2018年集中爆發了一次,產生了相當惡劣的社會影響。所以監管對於行業的態度也顯得更加謹慎,未來要做的就是進一步化解風險,規範行業的發展”,前述平臺負責人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對於中小平臺或者合規方面有硬傷的平臺,現在開始轉型‘助貸’和‘網路小貸’等類似機構,事實上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時期,因為市面上做to B業務的公司其實已經不少了,尤其是很多擁有很強建模能力和很大數據積累的公司,現在再進入這個市場面臨的競爭將非常大。所以,對於這類平臺,出路還是在於讓業務合規化,或者良性退出。(記者 劉 琪)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