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行業號稱“年薪百萬”如今日子難過

2019-02-13 15:21:12|來源:證券日報|編輯:許煬

  12日,一位在上海的P2P資深從業者李經理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入行五年多時間媬侘捶證了P2P行業的火爆,不過目前整個行業在走下坡路,並且競爭極其激烈導致業務越發難做。

  “公司提供的產品主要以消費貸為主,額度為2萬元-20萬元之間,月息在1.5%-2%,服務費為2%-3%,且因客戶徵信情況而異。”李經理表示,由於公司體量規模較大,在徵信和放貸過程中會使用大數據和雲計算等技術,但違約事件也時有發生。另外,資金來源多為各路理財寶,但從2016年開始,公司業務步入下坡路,2018年經歷嚴酷寒冬。

  另外一位在上海的P2P資深從業人員章經理昨日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2018年公司和個人業務呈現“斷崖式”發展,以前50個人的公司月平均放貸達到3000萬元,資金來源多為市場閒置資金,居間服務費為2%-4%,放貸利息在1.5%左右,放貸方式完全靠線下,運氣好時年收入達百萬元不是夢,但目前公司遭遇多個需處置的違約個案,受國內法律程序流程較為遲緩,業務受到很大影響,公司也流失了大量工作人員。

  “七年時間,P2P在中國經歷了從天堂到地獄的輪迴。”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朱振鑫昨日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2018年僅7月份就有165多家跑路,日均5家以上,半年多時間出現700多家公司停業或出問題,維權事件頻發。

  朱振鑫指出,中國式P2P是監管真空的產物,在很長時間監管機構缺位,直到2015年才正式納入銀監會監管體系。而其他國家監管相對成熟,比如美國的P2P監管就非常嚴格。由於美國P2P借貸行業具有明顯的證券化屬性,投資者認購的是貸款憑證,由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予以監管,而SEC一方面設定了很高的準入門檻,屏蔽掉了很多騙子,另一方面實施嚴格的行為監管,甚至要求每天都向SEC提交報告。

  如是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楊芹芹昨日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式P2P大多強調金融屬性,多為小貸平臺,科技含量不高,有的甚至充當了網絡銀行的角色,沒有做到點對點,而是出借人借款給平臺,平臺再借給借款人,不是直接融資,是間接融資。相反,國外P2P平臺多強調互聯網背景,多為高科技公司。

  朱振鑫還指出,中國式P2P多為線上和線下結合模式,線上籌集資金,線下開發客戶、審核和風控等,不少平臺通過設立線下實體店增強獲客能力;而國外P2P採用線上操作一體化操作,基本上所有的流程都在線上完成。

  值得關注的是,楊芹芹表示,中國式P2P通常被打上了剛性兌付的烙印,通過增信和擔保提供本息保障。剛性兌付是中國金融體系一切風險的來源,同樣也是P2P風險的來源;而國外P2P平臺作為信息仲介不提供本息保障,投資者自行承擔風險,平臺不承擔借貸違約風險。(見習記者 劉偉傑 )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