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左手備案右手清退 45家平臺退出 多數有兌付“拖延症”

2019-04-28 14:40:11|來源:證券日報|編輯:于明彤

  近期,有消息稱,監管層正就網貸備案細則徵求意見。根據目前擬定方案,網貸機構將按照經營範圍劃分為單一省級區域經營和全國經營兩類,並需分別繳納不同比例的風險準備金。

  與之相呼應的是,網貸平臺清退也在加速。據網貸之家不完全統計,截至2019年4月24日,各地應監管要求退出或轉型的P2P平臺至少已有45家。相較去年,今年P2P清退速度明顯加快,其中有32家平臺在2019年被清退,佔比達71%。

  對於投資人來講,網貸平臺清退最重要的前期投資資金如何落袋。《證券日報》記者統計發現,在前述45家平台中,有8家平臺已宣佈“順利完成回款”、“結清所有存量項目”或已完成清償工作,屬於“順利退出型”;多數平臺仍未公佈兌付方案,還有6家平臺被警方立案偵察。

  “一本兩金”攔住

  眾多中小資金實力較弱平臺

  網貸“108號文”規定的合規檢查截止時間已經過去4個月有餘,在網貸機構等待備案結果和下一步監管動向的時候,網貸業內流傳出一份《網絡借貸信息仲介機構有條件備案試點工作方案》文件。

  根據文件顯示,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領導小組、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領導小組擬在風險出清程度高、合規檢查質量較好、政府對風險把控能力強、風險底數清晰的地區中挑選部分省市作為先行試點地區備案。目標是力爭于2019年末取得初步成效,完成少量機構的備案登記工作,在總結試點經驗的基礎上,按照防範重大風險三年攻堅戰的總體時限要求於2020年在全國範圍內完成存量網貸機構的備案登記工作。

  值得關注的是,根據文件要求,在資本指標方面,單一省級區域經營機構註冊資本至少5000萬元,風險準備金率為貸款餘額1%,出借人風險補償金率為貸款餘額的3%;全國經營機構註冊資本至少5億元,風險準備金率為貸款餘額3%,出借人風險補償金率為貸款金額的6%。

  “可以更加清晰看出監管層對網貸行業的態度:備案繼續,需進一步向持牌機構要求靠攏,備案之外的平臺該轉型的轉型,該清退的清退”,融360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艾亞文指出,僅這“一本兩金”,就將很多中小資金實力較弱的平臺擋在了門外。很多平臺也囊中羞澀,或許平臺會考慮引入股東籌資。不過行業寒冬下,融資渠道和資金都在收縮,2019年前3個月僅有一兩家網貸機構獲得創投資金。“這份文件要求‘最晚于2020年12月末前完成全部網貸機構分類處置,有條件備案及整改工作’意味著,還有一年半的時間,網貸機構做最後的生死抉擇。”

  與此相應的是,網貸平臺的清退確實在加速中。

  12省市發佈退出指引

  超45家網貸平臺清退

  越不過備案門檻,網貸平臺清退或轉型是不可避免的。

  據融360大數據研究院重點監測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底,全國正常運營的網貸平臺共計1047家,至少300家註冊資金少於5000萬元,245家待還餘額不足1億元,有的已經暫停發標,甚至成為僵屍平臺(僵屍平臺定義為3個月不發新標)。

  為了能引導網貸平臺良性退出,去年以來多地都出臺相關指引。在2018年3月27日,深圳互聯網金融協會發佈《深圳市網絡借貸信息仲介機構良性退出指引》。深圳這份被譽為“最詳細”的網貸平臺良性退出指引,推出多項創新意義的網貸退出措施,例如“知情人舉報制度”、借鑒股權分置改革的經驗“出借人表決規則”等。截至目前,已有12省市的互金協會發佈P2P平臺退出指引。

  據網貸之家不完全統計,截至2019年4月24日,各地應監管要求退出或轉型的P2P平臺至少已有45家,主要分佈在廣東(含深圳)、上海、浙江、山東、廣西、雲南、河北。相較去年,今年P2P清退速度明顯加快,其中有32家平臺在2019年被清退,佔比達71%。

  對於投資人來講,網貸平臺清退最重要的前期投資資金如何落袋。《證券日報》記者統計發現,在前述45家平台中,有8家平臺已宣佈“順利完成回款”、“結清所有存量項目”或已完成清償工作,屬於“順利退出型”;多數平臺仍未公佈兌付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清退的網貸平台中,有6家發佈良性退出公告後,又被警方立案偵查。其中5家平臺涉嫌非吸,分別是易港金融、民民貸、金滿贏、予財緣、有財氣;另一家為順心理財,涉嫌集資詐騙。

  “網貸機構未納入觀察期或觀察期內無法達到備案要求的網貸機構,將對其分類處置”,在艾亞文看來,除了繼續備案整改,還可以引導機構轉型為網絡小貸、消費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機構。平臺如果沒有絕對資源優勢,轉型的意義並不大。背景實力不夠,規模較小的網貸平臺,運營能力普遍較弱,綜合抗風險能力差,盈利狀況也不容樂觀。有些規模小的平臺運營近乎停滯,只是抱著“備案”的投機心理,對於這樣的“僵屍平臺”,清退是合理的,也是加速行業正常出清的方法。備案無望,清退仍然是多數,網貸行業或迎來新一波清退潮。當然,這並不代表所有體量小的平臺都一無是處,具體平臺具體分析,對於那些有潛力、也有能力的合規平臺要區別對待。(記者 劉 琪)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