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保華:大學未來教育評價應建立以“育人為本”的核心價值標準

分享到:

【UFEI論壇:未來教育專家談未來教育】

編者按:大學未來教育的核心職能是對未來人才的賦能。大學評價標準應基於市場對未來人才需求標準的變化而與之適應,以“育人為本”即人才培養價值率作為大學核心價值標準。

在我國高等教育評價實踐中,主要有四種依循的價值標準或範式:一是學術取向的價值標準,高等教育的價值主要體現為知識創造和知識應用。二是社會取向的價值標準,主要體現高等教育對社會的價值和功用。三是人本取向的價值標準,主要體現在人的“潛能”是否得到充分發展、個性是否得到充分張揚、人格是否得到自由。四是育人取向的價值標準,即大學作為育人機構,對學生成長髮展的影響成度成為高等教育評價標準。

無論大學職能怎樣拓展與延伸,其最核心的職能仍然是人才培養,以“育人為本”作為大學核心價值標準是最為必要的。與“以人為本”不同,育人取向的重點在“育”,即大學對學生的賦能。大學作為未來人才培養的入口和出口的連接,學生經過大學學習這一過程,自身知識能力和價值成長幅度就是評價大學“育”的體現。

王保華:大學未來教育評價應建立以“育人為本”的核心價值標準_fororder_文章配圖-王保華

未來教育專家,高教傳播與輿情監測中心主任,全國高等教育質量監測評估研究基地主任, 中國傳媒大學博士生導師王保華教授。

高等教育評價需要評價觀念的變革

高等教育的評價主體,主要來自政府、學校和社會機構。從目前來看,政府的評價是強勢,是主導,很多學校都在忙於應付各種政府評價。“預成性”是常見的評價標準,就是高等教育達到了某一預先設定的標準而被認為是質量合格。而這種評價觀念應該隨著未來教育發展而變革,應建立以未來社會需求和企業需求為基礎的評價觀念。

政府對高等教育評價的強勢應該強在標準制定和提供服務上,如對辦學資格方面的評估應是重點。對學校評價主體而言,應該建立常規性的院校自評,增強院校自我質量控制意識。而社會機構評價主體,則應發揮各自優勢力量,增強社會評價參與的廣泛性和透明性,增強社會對高校的認知和認可。

國際做法,大學排名發揮“輿論監督”作用

在美國,對大學進行排名評級是社會對高校控制和約束機制的一種體現,名次競爭同時也激勵著大學對教學質量和科研水平的更高追求。由新聞媒體《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每年發佈的全美大學排行榜,涉及大學錄取難度、師資力量、財務狀況、畢業率、校友滿意程度等指標數據,具有較高的社會認可度。

在英國,《泰晤士報》自1992年每年發佈英國大學排行榜,指標數據涉及教學、科研、學生錄取水平、師生比例、優秀本科畢業生、畢業生就業率等,是英國政府和大眾評價英國高等學校質量的重要依據之一。

權威媒體+大學評價排名已成為國際慣用做法,其鼻祖源自華爾街日報與道瓊斯指數的組合。媒體具有天然的權威性和影響力,國際化的新聞媒體是大學質量傳播和品牌傳播的重要渠道,同時也是大學未來教育輿論監督的手段之一。

排序
大 學
指標
右側教學logo

品牌宣傳、推廣營銷、渠道合作

  • 微信13683379495
  • QQ641488464
  • jiaoxue#cri.cn,發郵件#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