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濤:“室聯網”是未來教育與教育數字轉型的蝶變場

分享到:

王濤:“室聯網”是未來教育與教育數字轉型的蝶變場_fororder_配圖-王濤

採訪嘉賓:王濤,“移動學習”教育部-中國移動聯合實驗室MOOC研究中心、“室聯網”理論提出與體系構建者、“新維空間站”倡導者與實踐者

採 訪 人:王苗苗,國廣教育“未來教育指數”頻道負責人

新一輪的技術變革正在影響著未來教育的發展。印刷時代的書面文化,培育了人類線性的思維過程,而今在無處不信息的互聯網時代,各種非線性、超鏈結、跨感官的多媒體信息融合的認知環境,已然打破了人類線性序列的思維方式。教育信息化應用正在改變著未來教與學的模式,今天非常高興王濤博士接受“未來教育指數”頻道採訪,與我們交流分享未來教育與智慧教室的發展趨勢。

兩種聲音:“慕課將終結大學”&“慕課已死”

國廣教育“未來教育指數”:慕課MOOC無疑是教育信息化應用的代表之一,2012年慕課的出現,如同海嘯一般衝向傳統教育,經歷了六七年的實踐發展,關於慕課的評論經常聽到這樣兩種觀點:一種是“慕課的出現將帶來傳統大學的‘終結’”,另一種是“MOOC已死”。您作為“移動學習”教育部-中國移動聯合實驗室MOOC研究中心主任,MOOC微信公眾賬號的發起及運營者,怎麼看待慕課發展的起落?

:MOOC堪稱教育領域的一個現象級事件。正如你提到的,它如同海嘯一般衝向傳統教育,也極大地推高了互聯網教育的浪潮。有報導稱,到2014,平均每天有2.6家互聯網教育公司誕生,Google、百度、阿堣琱琚B騰訊等重量級互聯網企業紛紛進入互聯網教育領域。

但在慕課的幾年實踐中,卻產生很多與其初衷相悖的現象。例如,2014年一份關於麻省理工學院edX在線課程完成率的調查數據顯示,2012—2013年度註冊麻省理工學院與哈佛edX核心課程的人群,真正完成課程學習的僅佔總人數的5%,一半的報名者甚至在開課的第一週或第二周就放棄了課程。後續的相關研究表明,綴學率高的問題至今仍然普遍存在。美國的研究者還蒐集了2012—2014年間學習哈佛大學和MIT慕課課程的學生數據,通過將這些數據與戶口普查資料比對,結果發現:課程學習者更多的是住在比較富裕的社區,而不是普通社區,特別是在金磚國家,幾乎80%的學習者都來自最富裕和教育程度最高的人群。也就是說,慕課不僅沒有幫助縮減美國貧富人群教育差距,甚至還可能使差距進一步擴大。此外人們還發現了通過慕課學習效果不好等問題。加上一些著名MOOC平臺紛紛放棄最初的利他主義目標,轉向形式各異的商業模式,包括提供傳統的在線碩士學位、成為OPM等,所以又有人斷言“MOOC已死”。

我認為,我們應當理性看待慕課發展的這種起落。慕課最初的激動人心和高歌猛進,並不在於它如一些人聲稱的那樣將顛覆甚至終結傳統高等教育,而在於它最初高揚的開放理念和借助互聯網而無遠弗屆的潛力,深深契合了我們對於教育的終極夢想:通過慕課,將稀缺的高校優質教育資源在線化,讓更多的人有機會和渠道接觸優質教育資源;還有可以通過學生課前自主學習慕課,高校課堂由講授為主轉變為討論為主,有效改善原有教學模式在輔導和互動上的不足等。但任何技術形式提供的變革教育的潛力都需要圍繞教育的本質與核心,才有可能兌現效果,所以慕課在實踐過程中暴露出一些問題,並不奇怪,這要求我們回歸到教育主體,回歸人性,深入探索技術與教育規律相融合的方式,從而真正釋放其潛能。

教育信息化:智慧教室堛“偽需求”

國廣教育“未來教育指數”問:技術需要回歸人性。正如您所說,未來教育的發展,技術可以一次又一次被顛覆,但是教育的基本規律是不變的。在教育信息化技術應用領域,除了慕課之外,還有不少新技術應用悖論出現,您在這方面做了系列研究,可以和我們分享幾個典型案例嗎?

:這幾年我堅持在MOOC微信公眾號上每週發佈一期原創研究,觀察教育信息化領域的典型現象和問題,思考著解決之道,確實發現了不少“遠觀很美、用之不爽、棄之可惜”的新技術應用悖論。所以最近集中發了一組文章,探索教育信息化規劃建設中的“偽需求”現象。我舉三個大家熟悉的例子吧。

比如,智慧教室中的“多屏”應用是不是偽需求?“多屏”在歐美,小班研討課和分組展示是較為普遍的教學形態,但並不是唯一選擇,甚至不是最佳選擇。而對國內的大學,實踐表明“多屏”基本不適用於大班教學為主的課堂形態,已有的應用還產生了許多負面效果,如分散了學生的注意力,影響師生之間的交互。

再比如,智慧教室的xPad交互是偽需求嗎?課堂中Pad的應用,可以讓課堂的互動手段顯得多樣,可以通過大數據讓教學更精準,可以讓老師從批改作業中減負。但從學生終身發展來看,xPad的教和學遠離了紙筆,從神經科學、腦認知、教育行為學、教育心理學看,是弊大於利。

還有,智慧教育中的VR是不是偽需求?很多研究斷言5G與智慧教育的應用突破點集中在VR/AR,AR/VR與教育結合呈現的全新的教學體驗,可極大提升學生學習興趣及對知識的快速吸收,為師生提供互動化、個性化、沉浸式課堂教學體驗。但實際上,現階段VR應用於教育過程中普遍存在著成本居高不下、內容缺乏、設備便攜性差等諸多問題,除了虛擬倣真類的實驗實訓場景,對於其他應用而言,VR的沉浸感甚至還是一把不折不扣的“雙刃劍”:VR可以創造出一種高沉浸度的有限時空,但卻只適合在個人空間使用,對於人與人之間至關重要的交流協作,反而起到“阻斷”的負向作用。

所以,面對在教育信息化大潮中不斷嶄露頭角的各類新技術,我們要始終保持一份冷思考:充分關注和評估它的價值,為其應用和推廣探索合適的領域和方式。

從“新維空間站”到“室聯網”:技術與學習空間回歸教育本質

國廣教育“未來教育指數”問:確實,在智慧教室的探索與實踐中,出現了很多“雙刃劍”現象。對於未來教育,正如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哈姆雷特一樣,您是“室聯網”理論的提出者,也是“新維繫空間站”的倡導者與實踐者,在您心中未來教育的畫像是什麼樣?在“室聯網”應用場景中,“新維空間站”是如何對信息化技術的善用?

:從“新維空間站”到“室聯網”其實是一個基於理論升級後的場景重構,非互聯的教室信息化改造很難發揮作用,達到提升教育效能的目的。“人創造環境,同樣,環境也創造人。”馬克思這句話在教育領域同樣適用。學習空間,也就是“學習場”已經成為未來教育領域越來越受關注的因素。我始終認為,未來教育的探索與實踐,仍應以千百年來教育家們所追求的“喚醒”功能為宗旨。正因為把重心放在知識的投放和灌輸、偏離了“喚醒”功能,前一階段MOOC所掀起的將傳統課程搬到線上的浪潮,才會因教/學分離、學習效果不佳而陷入困境。我提出的“室聯網”(英文為Internet of xRoom,IoX)的理念,走的是與之相反的技術應用方向,即將“數字化”、“線上”的特性植入實體教室這個千百年來人們一提及教育就會想到的一個標誌性場所和常態性空間,再通過一系列新技術支撐的視覺變革和交互變革,將其重構為新一代智慧教室----新維空間站,實現整個教學系統各要素各環節互聯互通互動,讓每一間教室聯&動起來,讓每一個屏幕聯&動起來,讓每一個人聯&動起來,從而打破“鴿子籠”式的傳統教室模式,更好地喚醒學習者的心靈和智慧。

“新維空間站”即是“室聯網”的操作系統和應用場景,體現了聯通主義的學習理論,主要由專用教學設備(如超大屏幕、手寫板等)和整合各類教學與管理功能的應用服務平臺(室聯網操作系統)組成。可由一間教室、一所學校的正規教育場所,擴展到企業會議室、公共圖書館、社區場館以及家庭客廳等各類空間。

每一個“新維空間站”都有“三板斧”:小屏板——手機,聯通老師和學生、學生和學生,使教/學互動更為直接、高效和生動;中慧板——新維慧板,讓使用者在不改變原有書寫形式和習慣的基礎上,使用普通的紙、筆,實現數字化轉換與聯通;大海板——新維海板,具備傳統黑板的全景和大視野,又具有數字化、多屏互動、可以由設備連通擴展無限海板。通過這種線上線下虛實融合的混合式教學和異地實時教學模式,重構教室、重塑教師、重新定義學習。

從“互聯網”到“物聯網”是一個技術的飛躍,從“物聯網”到“室聯網”則是一次由技術向教育主題和意義的回歸。“室聯網”體系將有助於破解長期以來困擾教育信息化的“效果差、低效率、無效益、無標準”之魔咒,助其化繭成蝶。目前,基於“室聯網”的“新維繫空間站”已在全國各地落地建成了,以及正在部署的“室聯網”係新維學習空間站、新維大健康空間站、新維國學空間站、智慧黨員活動室、社區書記工作室、教育精準扶貧“一村一幼”、全國孤獨症智慧篩查/康復平臺及資源教室等數萬間。學習強國、新華網、中國教育報等都做過相關報導,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室聯網新維空間站被譽為未來智慧教育的“高鐵模式”和教育教學數字化轉型的“蝶變場”。這種多領域多空間的聯通和重構,在融合傳統與未來教育的過程中,將打開更多的無限可能。

排序
大 學
指標
右側教學logo

品牌宣傳、推廣營銷、渠道合作

  • 微信13683379495
  • QQ641488464
  • jiaoxue#cri.cn,發郵件#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