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留學生現狀:有人成網紅 有人患上抑鬱症
  • 混血美女留學生網路走紅:被讚“中文十級”
  • 兩小夥挑戰7天荒野求生 生吃昆蟲充饑網上直播全程
網路直播 邁向規範

2016年網路直播是真火,資本熱捧,用戶追捧,被譽為“中國網路直播元年”。《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6月,網路直播用戶規模已經達到3.25億,近一半網民觀看過網路直播。但是就在火爆的同時,直播行業野蠻生長的一面也顯現出來。接近年底,一系列的行業管理辦法密集出臺,給火爆到有點肆無忌憚的網路直播潑了些提神醒腦的涼水。

作為媒體人,記者在2016年親身經歷並見證了網路直播有多火。就在年初,網路直播還僅僅是從遊戲直播、秀場直播開始向電商、實時新聞、廚藝秀等方向滲透的新的播放形式。但是很快記者便發現,網路直播在網民中的影響變得越來越大,以至於各種新品發佈會上,網紅們成為座上賓,直播已經成為發佈會內容的重要傳播形式。

目前,網路直播變得越來越紅火,而觀看網路直播的人數也是呈井噴式增長。據《2016年移動視頻直播分析報告》分析,90後成為全民直播爆發的主要推動力,其愛分享、愛社交、愛互動的特性助長了直播行業的迅速爆發,而作為使用智慧手機最頻繁的主力軍,時間和精力都允許其觀看各種直播內容。《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6月,網路直播用戶規模已經達到3.25億,近一半網民觀看過網路直播。
有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國內各類網路直播平臺數量已超過200家,其中2016年以來有超過100家網路直播平臺創立。

現在網路直播的靈魂可以說是主播,主播擁有眾多的粉絲,而粉絲們打賞的多少直接反映主播紅的程度。在網路上盛傳網紅主播如何受粉絲喜愛,靠粉絲打賞月收入幾萬元。記者採訪過一位20歲的網紅主播,她說:“我幹這個不到半年,多的時候一個月能掙到1萬多一點,剛開始幹時就掙2000元。”雖然多數主播並沒有掙到天價的工資,但是他們受關注程度卻十分高,這也使得很多年輕人衝進網路直播領域成為主播。天鴿互動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31日,天鴿互動註冊總數已達2.95億人,主播人數超過3.6萬人。

用戶的喜歡、主播的被追捧直接導致了資本的追逐。2016年超過30家平臺宣佈完成不同金額的融資,累計融資額突破50億元。鬥魚直播獲得了1億美元的B輪融資,樂視體育3億元收購章魚TV。

在強大資金的支援下,網路直播的發展更加快速。《中國網路直播行業景氣指數報告》顯示,今年前三季度網路直播景氣度持續上揚,以今年一季度100為基數,二季度、三季度網路直播的景氣指數分別為149和237。

雖然網路直播的受眾與從業人員在急劇增長,但在這迅猛的增長中,問題也出現了。

眼看著網路直播火了,但是在火的同時也出現了一些並不和諧的現象。記者就曾在某網路直播平臺上看到,一位相貌姣好的女生每天直播吃飯,只是這飯吃得有些嚇人:一頓吃掉了一碗泡菜拉麵、一盒12種各色壽司、一份煲仔飯、一個海鮮砂鍋還外加一些小菜、小點心。這樣一天吃三頓,看著都讓人消化不良。曖昧、搞怪、費解,成為了一些網路直播吸引用戶的手段。而更令人憂心的是,一些烏煙瘴氣的東西開始在網路直播平臺上瀰漫。

11月,一個網名叫“雪梨槍”的網路女主播林某因夥同他人錄製淫穢視頻,在直播中吸引人氣,並借此牟利被網友舉報。

11月初,一段視頻在網上流傳,視頻中兩名男子在快手直播平臺上直播做慈善,安排四川省涼山州某村村民站成兩排,隨後給村民發錢;而在直播結束後,這些人又從村民手中把錢拿了回來。

12月17日,廣東省中山市警方偵辦了一起利用網際網路直播軟體傳播色情淫穢資訊的案件。該軟體“LOLO直播”通過網路直播進行淫穢表演,換取觀眾打賞,上線10日內便完成交易5萬宗,獲利達130萬元。

網路直播就是要吸引粉絲,攢人氣,於是一些人開始靠打色情擦邊球來吸引用戶。鬥魚TV直播造娃娃、花椒主播“劉可兒”閃現露點、虎牙主播“妃妃”掉裙子……而另一些人在直播中做起假慈善,媒體也陸續曝光了“快手黑叔”“山東梅姐”等不少偽慈善的內幕。除了偽慈善之外,直播平臺還出過不少“作妖”的直播,直播自己吃麵包蟲、泥鰍、燈泡的“吃貨鳳姐”;自虐炸褲襠或者跳冰河的河北灤縣農民“二哥”;模倣社會成年人抽煙、喝酒、泡妞的八九歲肥胖小孩……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網路主播做不到的。

日前,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在官方網站通報的“凈網2016”專項行動成果顯示,4月份以來,文化部查處“火貓TV”等26個網路表演平臺,關閉嚴重違規表演房間4313間,解約嚴重違規網路表演者1502人;“鬥魚”“映客”“嘿秀”等10個直播淫穢色情資訊內容的平臺被行政處罰。

網路直播歸根結底還是一場流量遊戲,在弄出各種顛覆性直播的同時,為了追求利益,刷單增人氣現象更是倡狂。據了解,網紅經紀公司大批量向直播平臺充值,獲得5折優惠,比如花2000萬元充值4000萬元,然後把4000萬元虛擬貨幣都花在旗下網紅賬號,4000萬元的收入同直播平臺五五分成,自己又獲利2000萬元。這樣經紀公司捧紅了自己的網紅,直播平臺、網紅公司都獲得大量流水,並有了一個體面數據,可是實際上他們並沒有付出多少成本,而且有了好看的數據後還可以再去融資。

鬥魚TVCEO張文明說:“行業發展到現在,確實出現了一種現象,劣幣驅逐良幣,很多新興的平臺為了吸引眼球,直播的底線和尺寸越來越low。”

2016年用戶數量的激增讓直播平臺數量增加的同時,也不斷暴露出平臺監管乏力、直播內容低俗暴力等問題,極大地影響了行業的健康發展。在採訪中,一些網民對網路直播中的很多東西表示出了不滿。北京的王先生對記者說:“好多直播內容都是亂七八糟的,只能用噁心來形容他們。這種情況應該好好管管了。”快速成長是大家樂於見到的,但是野蠻生長確實很難讓人容忍。從今年9月開始,有關部門接連出臺規定對網路直播進行規範。

9月9日,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發《關於加強網路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重申網際網路視聽節目服務機構開展直播服務,必須符合《網際網路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和《網際網路視聽節目服務業務分類目錄》的有關規定。

11月4日,國家網信辦發佈了《網際網路直播服務管理規定》,要求實行“主播實名制登記”“黑名單制度”等強力措施,且明確提出了“雙資質”的要求。並提出,不得利用直播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破壞社會穩定、擾亂社會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權益、傳播淫穢色情等法律法規禁止的活動,不得利用網際網路直播服務製作、複製、發佈、傳播法律法規禁止的資訊內容。

12月13日,文化部印發《網路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辦法》,規定網路直播平臺要有許可證,網路主播也要進行身份證實名註冊。

12月1日,在《網際網路直播服務管理規定》正式施行後,有不少直播平臺的違規賬號遭到封號。目前針對未取得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資質並從事此類業務的賬號,快手直播封停了103個;花椒直播封停了70個;一直播清理下線各類違規節目2458個,封停違規賬號3124個;六間房封停違規賬號1228個;360水滴直播關閉了存在洩露隱私隱患的直播節目662個。據北京市網信辦負責人介紹,北京市網信辦已對屬地一些直播類網站在從事網際網路直播服務中存在的大量違法違規行為提出嚴厲批評,並責令網站限期予以整改。

封號、整改還僅僅是直播網站面臨的一個並不算大的問題,據業內人士透露,僅《網路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辦法》規定的“持證上崗”一項內容,就將大部分直播平臺劃入了違規經營的行列。直播平臺運營需要獲取《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網路文化經營許可證》以及《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截至目前,獲得這些許可證的只有YY、虎牙直播、映客直播等少數幾家,而鬥魚直播、熊貓直播、花椒直播、全民直播、陌陌等直播平臺尚未在網站公示視聽許可證。

艾瑞諮詢12月份的一則報告顯示,從資本層面上看,進入2016年下半年,無論是直播平臺融資數量還是融資金額都呈下降的趨勢。對平臺而言,表面光鮮,實際虧損,這種環境下,快速找到盈利模式將是存活的關鍵。

儘管行業還存在著各種不規範並飽受詬病,但網路直播在2016年是真的火了,而且隨著各種管理規定的出臺和實施,以及企業盈利方式多樣化,有理由相信網路直播的未來會越來越好。(記者 李燕京)

更多>>學員風采
視頻:中傳藝考之素顏美女
更多>>考官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