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四川甘孜州白玉縣_fororder_E1:四川甘孜州白玉縣

西成高鐵開闢西部發展新格局

2017-12-06 13:12:52|來源:新華網|編輯:張承|責編:劉徵宇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唐代詩人王勃昔年送友入川,將長安到蜀州比為“天涯”。千百年來,逶迤的秦嶺巴山一直是阻礙西部聯通外界的天塹。

  2017年12月6日,西安至成都的高鐵列車呼嘯穿過秦巴山脈,開闢了中國西部發展新格局:西北西南快速通聯,推動中國南北交通格局之變;5萬億元經濟總量的“成渝西”城市群浮出水面,帶動西部經濟格局之變;中國涉及省份最多的秦巴山集中連片貧困區串起高鐵扶貧路,催生西部人民精神面貌、發展理念之變。

  “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早在2000年前,織有此八字的漢代蜀地織錦護臂就出現在了西域地區。如今,西安至成都的高鐵,穿越秦嶺,讓歷史上的絲路起點和製造業中心緊密“握手”相連。在奮進的新時代,西部正在以昂揚的姿態,踐行“一帶一路”倡議,走在中國西向開放的前沿。

【頭條列表】西成高鐵開闢西部發展新格局

一列動車組試驗列車通過西成高鐵嘉陵江特大橋(11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 薛玉斌 攝

  穿越秦巴山 打通南北新通道

  秦嶺—淮河線,中國南北地理分界。秦並巴蜀、劉邦興漢、魏蜀爭鋒、唐玄宗避“安史之亂”……千古興亡多少事,繞不開巍巍秦嶺。盤旋于懸崖絕壁上的古棧道,已數不清多少次毀於戰火,訴說著行路之難。

  時光如白駒過隙,歷經磨難的中華民族已昂首邁向偉大復興的新時代,國力的不斷增強,為破解千古蜀道難提供了歷史機遇。川陜兩省人民與鐵路建設者5年的汗水,換來了秦巴山脈第一條高速鐵路的通車,西安至成都的鐵路通行時間由過去的11小時縮短至最快約4個小時。

  作為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中“八縱八橫”高鐵網京昆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西成高鐵與大西高鐵共同形成華北至西南地區的新通道,連接華北、西北、西南地區,貫通京津冀、太原、關中平原、成渝等城市群。通過鄭西客專、京廣客專相連,成都至北京的鐵路通行時間從現在最快的14小時壓縮至8小時左右,四川盆地北上高速鐵路徹底打開。

  知名區域經濟學家楊繼瑞表示,隨著西部加速融入全國高速鐵路網,成都—重慶實現“1小時交通圈”;西安、昆明、貴陽、蘭州等西部中心城市未來有望形成“4小時交通圈”;由此推動西部形成連接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的“8小時交通圈”。

  從更為宏觀的視角看,成都和西安作為我國南北絲綢之路的起點,加上今年7月開通的寶蘭高鐵,與已建成通車的西安—寶雞高鐵、蘭州—新疆烏魯木齊高鐵相接,形成了一條從成都-西安-烏魯木齊延綿3000公里的“高鐵絲路”,我國向西開放的道路將更為順暢。

  連通“西三角” 打造“第四增長極”

  翻開西部經濟地理版圖,重慶、成都以超過萬億元的體量領跑,6000多億元體量的西安緊隨其後。西成高鐵讓成都、重慶、西安這“西部黃金三角”從概念走向現實,宣告中國西部大開發進入“城市集群發展”新階段。

  “將西部地區三大城市整合在一起,完全可以形成一個新的經濟區。”陜西省城市經濟文化研究會會長張寶通說,“它既連接西部,又連接長江經濟帶,有望成為繼環渤海、長三角、珠三角之後的中國第四增長極。”

  速度的改變必將帶來資源配置方式和生產要素佈局的改變,隨著銷售半徑的變化,原有的優勢和劣勢都可能發生轉換。成渝西今年初同時躋身國家第三批自貿區;西安和成都以“西飛”和“成飛”為代表的軍民融合產業合作空間廣闊;成渝西躍升為西部城市物流三大增長極,折射經濟交往的不斷加強。

  陜西省宏觀經濟學會會長趙銳認為,西成高鐵與成都、重慶空港、水港的連接,未來的“西三角”城市群必將迎來產業融合的大潮。

  “春江水暖鴨先知”,嗅覺敏感的企業早已發現西部經濟格局之變帶來的商機,今年來四川江油市洽談合作的陜西企業猛增至200多家,僅旅遊企業一個星期就來了40多家。陜西竹園嘉華控股集團公司在江油投建的“青蓮國際詩歌小鎮”2016年旅遊人次突破百萬,“高鐵通車後客流量還將翻番。”公司董事長周素琴信心滿滿。

  西成高鐵串起顆顆明珠,沿線城市紛紛迎來新一輪發展機遇。漢中、廣元、綿陽、德陽都有望在“關天”與“成渝”城市群擴圍過程中佔據領先優勢。華僑城、賽伯樂、中國重汽……大型企業紛紛在沿途三四線城市佈局謀篇。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深入推進,西部城市群未來還將擁有更大空間。四川省社科院黨組書記李后強表示,隨著高鐵網路的不斷完善,成都、重慶、西安、昆明、貴陽五大中心城市未來有望構成“鑽石經濟圈”,打造“一帶一路”上最有活力的經濟增長區。

  串起脫貧路 秦川巴蜀展新顏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已成往事,固國之本不在天險而在人心。高鐵開進秦巴山集中連片貧困地區,西部人民看到了追趕時代腳步的希望,迸發出全面決勝小康的新激情。

  國家級貧困縣四川青川積極爭取、自籌資金,以“愚公移山”的勁頭在2個月內削平了兩座山,為子孫後代留下一座高鐵車站。剛從外地回老家工作的陳玲滿臉激動與自豪:在山區小縣也能真切感受到國家的進步了!

  在緊鄰西成高鐵朝天站的四川廣元市朝天區轉鬥鄉,“山菇娘”農副土特產品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安康正抓緊裝修新的土特產店:“我們力爭在高鐵通車前開業,以後鄉親們的土特產不愁銷路了。”而與廣元相鄰的陜西寧強縣,種茶已有20年的王有泉也打算改造2800畝茶園:“我們離高鐵站只有2公里,茶文化館和博物館建好後將帶動500個貧困戶脫貧。”

  西成高鐵被沿途許多地方視為脫貧奔小康的最大機遇。許多山區縣招商部門的工作人員摩拳擦掌、感慨萬千:過去企業考察往往沒有下文,如今來諮詢的應接不暇,各地都憋足了勁找項目。

  全面決勝小康僅剩不到3年時間,對秦巴山集中連片貧困區而言,高鐵的開通無疑是新的起點。如何在巨大機遇前保持理性思考,及時審視城市群、經濟圈等新事物的衝擊、帶動,是西部急需解答的一道考題。

  縱觀國內外高鐵經濟的發展,無不是從理念轉變開始。日本新幹線堅持城市群職能分工、產業協作,推動“東海道經濟帶”取得巨大成功;武廣高鐵開通後,鄂粵湘建立省級對話、共同開發和利益補償機制,帶動武廣經濟帶迅猛發展……

  作為秦巴山脈的核心地帶,川陜渝擁有國家中央公園、長江上游生態屏障等豐富自然資源,更有著以成渝西為代表的雄厚產業基礎和對外開放窗口,“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必須堅定不移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用的發展理念。”這為西部新格局指明瞭發展路徑。西部城市群必須站在更高的歷史維度,審視人流、物流、資金流、資訊流成倍增長帶來的共贏空間,堅持以五大理念推動競爭走向競合,才能在未來全球經濟格局中下好“先手棋”,奪取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偉大勝利。(記者 李勇、惠小勇、江毅、石志勇、蕭永航、胡旭)

達古冰山_fororder_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