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尋找旅行的意義——記首位挑戰南極遠征成功的中國女性

2019-01-15 10:47:09|來源:新華網|編輯:陳夢楠|責編:陳夢楠

  新華社蒙得維的亞3月25日電 通訊:尋找旅行的意義——記首位挑戰南極遠征成功的中國女性

  新華社記者倪瑞捷

  初見馮靜,是在烏拉圭蒙得維的亞市中心的一家小旅館內。個子不高的她戴著鴨舌帽,穿著一身運動服,身板比普通中國女孩看上去還單薄一些。

  如果不是看到她在南極點舉起五星紅旗的照片,很難相信這個36歲的瘦弱女子就是完成南極遠征的第一位中國女性。說起南極、旅行還有這個世界,馮靜的話匣子漸漸打開了……

  從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畢業以後,馮靜選擇在一家企業就職,和許多人一樣過著平凡、穩定的生活,一晃就是6年多。2010年,一個偶然的機遇讓她讀到了日本旅行作家石田裕輔的《不去會死》。

  馮靜嚮往書中的純凈世界——郵件很慢,但一筆一畫寫下的信件飽含深情;沒有數碼相機,世界的記憶就是素描畫下的樣子;世界堛漕C一個人都很有趣,他們會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

  “世界原來有人是這樣活的。既然別人可以,我也能去嘗試一下。”馮靜決定做一次大膽的嘗試,她選擇了辭職並開始計劃環遊世界。

  馮靜的第一次“揹包客”遠途旅行是在2012年,她歷時7個月橫跨了歐亞大陸。2013年至2015年,馮靜又分別完成了中東非洲和美洲大陸的兩次長途旅行,走遍了世界上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

  咖喱蝦、黑椒口蘑、可樂雞、醬爆茄子和土豆泥,原本並不擅長烹飪的馮靜總是拿她的“絕五樣”招待旅途中給她提供住宿的“沙發主”。“很多人給揹包客提供地方住並不是真的想吃你的什麼菜,他們可能沒有辦法環遊世界,就想通過別人知道有意思的事、聽有趣的經歷”。

  西伯利亞鐵路上正在服兵役的年輕小夥不會英語,他們竟也攀談了一路、相互理解;蘇丹邊境,一位警察收留了馮靜,他家中幾十口人好奇地打量著馮靜,但他們還是把最好的那間茅草房讓給了馮靜休息;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市中心,馮靜遇上了小偷,沒想到熱情的拉美人幫著馮靜一起追小偷,這次本不太愉快的經歷卻也讓她感到溫暖……

  “旅行中,我深刻地認識到,這個世界的好人永遠比壞人多得多,這個世界是值得我們去託付希望的。”馮靜說。

  走遍世界各地,馮靜逐漸產生了去征服“世界第七大陸”南極的想法,而她要做的不是買一張船票舒舒服服地遊覽一下南極風光,她想完成一次南極遠征——從南極大陸沿岸到南極點的挑戰。

  在她為遠征做準備時,似乎很多記錄告訴她不會成功。此前,中國只有一名男性挑戰成功過,世界上能夠完成這一行程的人也寥寥無幾。身材瘦弱的馮靜要在補給極其有限的條件下穿越氣候極端惡劣的南極大陸,她甚至連滑雪都不會。

  馮靜的加拿大極地嚮導都說:“你是我見過的體格最小的學員。”可執拗的馮靜硬是苦練了三個月的滑雪,每天堅持跑半馬增加體能,舉大米訓練自己的負重能力。

  “我就是想證明一下女性可以,中國人可以,我也可以。”她說。

  1130公里,52天5個小時,南極的大多數時光只有茫茫白雪陪伴馮靜。她背著和自己體重差不多的裝備和食物,踩著滑雪板越過南極的高山險峻。

  “我的出發地點是南極大陸海格力斯灣,這裡完全被冰雪覆蓋,看不到海,但這是真正地理意義上南極大陸的邊緣。我和極地嚮導各拖一個雪橇,每日紮營,早餐就是一杯熱茶和壓縮餅乾。”

  遇上晴好天氣,馮靜一天能行走三十多公里,但遇上暴風雪就寸步難行了。她回憶,最艱難的一天我就走了12.3公里,腦子想的就是絕對不能停下來。

  在南極可不是“滑”雪,大多數時間是提著雪板走路。馮靜的兩個腳踝都扭傷了,最嚴重的時候一個比另一個粗了兩公分。嚴寒中,馮靜疼得大汗淋漓,為了緩減疼痛,她就用各種怪異的姿勢滑雪。

  每當馮靜瀕臨絕望時,她出發前刻在雪板上的三個字——“每一步”激勵著她不要放棄、繼續前行,哪怕一步一步慢慢挪,終點都更加近、夢想都會更加清晰。

  北京時間1月8日的下午三點,馮靜終於抵達南極點,在《南極條約》最初締約國各國國旗前舉起了五星紅旗。“當時是興奮至極、大腦已經不工作了,這是我人生中真正難忘的幸福時刻,我給親友打電話時聲音都是哽咽的”。

  從最初的疑慮,到現在的完全理解和支持,馮靜收穫了來自親友的鼓勵。她本科時期的班主任、北大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于鐵軍老師說:“馮靜以她徒步遠征南極的壯舉,證明了她自己,也再次證明我們這個民族沒有喪失那種追求夢想、勇敢、堅韌的精神與力量。”

  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馮靜說,她還不是一個“探險家”,對於未來,她一定會繼續尋找她的“詩和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