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勸退師”勸退“小三”可收10萬

華西都市報2015-08-12 09:34:33

 “小三勸退師”勸退“小三”可收10萬
   基於當下的社會婚姻現狀,一群專門從事“婚姻挽回工作”的人適時出現。他們為求助者排除“婚姻疑難雜症”,勸退“小三”。他們根據不同的案例,採用不同方法,讓“小三”放手,讓愛人回家。

  他們當中有律師、有心理學人士、也有小區內的大爺大媽。他們被稱作“小三勸退師”。據稱,他們收費不菲,修復一樁婚姻可收10萬。

  【樣本調查】

  成都XXX婚姻諮詢服務有限公司●籌資10萬于去年10月創立●公司總共20位員工,有專業人士也有社區大媽●收費一般不低於1萬,高的有10萬,最高一筆12萬

  沒想到,

  勸退“小三”也是一門生意

  8月10日,華西都市報記者慕名採訪了幾位職業“小三勸退師”及其所屬機構。

  天府大道中段一家高檔寫字樓的7樓,羅榮從事“婚姻挽回”工作的公司就在這裡。門口屏風上寫著“成都XXX婚姻諮詢服務有限公司”,堶惜@間接待室,一間主任室,書櫃內擺放著一堆婚姻情感方面的書籍。

  創立時機離婚率驟增,勸退“小三”藏商機

  “我今年32歲,是地地道道的四川人,從事婚姻挽回工作快一年了。”羅榮用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向華西都市報記者介紹自己“法律專業出身,但放棄當律師,選擇創業”。

  從事婚姻挽回的工作,羅榮源於他的一位親人向他諮詢婚姻問題,“其中便涉及‘小三’、及由‘小三’引發的財產、孩子撫養等事項”。

  據四川省民政廳的最新數據顯示,四川去年有22.96萬對夫妻辦理離婚,平均每分鐘就有兩對夫妻“鬧掰”!而過去14年,四川離婚人數增加了5倍,其中五成因婚外情。

  羅榮說,當時,國內還沒有專人做“小三勸退”的工作,“我覺得這是一個商機,並且可以做好事,挽回別人的婚姻。”

  從業人員有法律心理學人士,還有大媽大嬸

“小三勸退師”勸退“小三”可收10萬

  “小三勸退師”每個案例收費10萬元左右。羅榮是行業的翹楚。每個月接單達10個以上。

  去年10月,羅榮籌資10萬元,成立了成都×××婚姻諮詢服務有限公司,經營業務除常規的婚姻分析、婚姻健康諮詢外,最重要的一項就是勸退“小三”。

  為了完成這項工作,羅榮開始招兵買馬,當律師的同學和學心理學的朋友都被他請來兼職,朋友的母親則被他請來,“在個案中,以母親的姿態開展勸說工作”。

  “根據不同場景需要,我們聘請了不同年紀、不同性別的工作人員。公司總共20位員工,但因工作要求,不方便請他們面對媒體。”羅榮說,工作中,他們會安排不同的人與“小三”接觸、交朋友,但絕不會採用跟蹤、偷拍、威脅等違法手段。

  業務狀況收費不低於1萬 最高一筆達12萬

  羅榮告訴記者,該公司一開始接單很少,現在一個月可以接到5到10單,但因為耗時比較長,工作比較繁重,且前期成本很大,所以我們的收費也不便宜。羅榮伸出右手食指,笑了笑,“一般不低於1萬,高的也有10萬,最高一筆是12萬”。

  在該公司公佈的服務內容上,記者看到一共有9條,包括夫妻關係調適與輔導、提供婚姻評估等,其中第7條為“幫助分離第三者”。

  而收費標準,包括在線諮詢150元/小時、電話諮詢200元/小時,現場諮詢最高500元/小時。而外出服務費用,普通諮詢師1500元/天,資深諮詢師2000元/天,主任諮詢師3000元/天。據介紹,有的“小三”勸退工作,耗時長達三四個月,因此費用不低。

  至於成功率究竟有多大,怎樣才算成功,羅榮表示,勸退工作直到對方滿意,三四個月未“死灰復燃”,就算成功了。“我們現在辦理了二三十起婚姻挽回業務,總體來看,成功率有8成。”

  當記者提出希望提供部分求助者的電話時,羅榮以“曾經向客戶承諾保護隱私”,婉言拒絕了。

“小三勸退師”勸退“小三”可收10萬

“小三勸退師”羅榮的收費標準。

  【個案解析】

  有一套,

  三十六計勸“小三”注重演技

  一般情況下,接單以前,羅榮團隊也會做初步評估:有九成把握才答應,否則,一不小心把好事辦成壞事,會加速婚姻的結束。在這些業務中,有男方願意挽回婚姻但女性第三者不放手的;也有男方鐵心要離婚,拋棄原配跟第三者走的……

  案例

  1 對症下藥,演了兩場苦情戲

  案情:男方想保住婚姻

  但女性第三者不放手求助人:男方手法:暗度陳倉、圍魏救趙收費:10萬元結果:“小三”放手,男方回歸家庭

  去年的一天,羅榮的公司接到一個電話。

  對方是一位男士,四川人,聲音很疲憊:“我現在真後悔背到老婆跟她在一起了,不曉得咋辦了……”

  這名男子叫洪偉(化名),是一位30多歲的公司職員,2年前被派到西藏工作,認識了成都女子謝蘭(化名),遂擦出了火花。

  “洪偉說,當時他明確告知謝蘭,自己已成家,但謝蘭表示不在意,也同意回成都後就斷了聯絡。”

  然而,事情並沒有按照洪偉的“規劃”發展,雙方回到成都後,不但沒斷下來,謝蘭還明確告訴洪偉:你別想跑,我愛上你了!

  這可讓洪偉犯了難,想盡一切辦法回避、勸說,但不僅不起作用,還激怒謝蘭跑到單位來鬧了兩次。更讓洪偉感到後怕的是,謝蘭甚至在離他家不遠的地方租房住了下來,並吃了一次安眠藥,以自殺相逼。暗度陳倉

  勸退師與“小三”交上朋友

  如何接觸到性格剛烈的謝蘭?羅榮首先想到與她交朋友。

  在從洪偉處了解到謝蘭要報考駕校的消息後,羅榮安排團隊的女工作員李瓊(化名)也去報考駕校,並申請到與謝蘭同一個教練。

  李瓊大學的專業是應用心理學。“我是發自內心的覺得她不容易,真想幫她。”李瓊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學車時,她愛帶一個暖水壺,學車的間隙就倒點熱水給謝蘭喝,一來二去,兩人熟絡了起來。

  見時機成熟,李瓊開始在謝蘭面前抱怨:“哎,住得太遠,學車太麻煩了,想就近找個地方合租,卻沒有合適的人……”

  謝蘭一聽,當場邀請李瓊搬過來與她同住。不久,謝蘭就將自己的心扉向李瓊敞開了,並說出了她不願離開洪偉的主要原因:一是確實愛上了洪偉,二是母親嫌顏面丟盡,要求她必須與洪偉結婚,否則不準她進家門!圍魏救趙

  說服母親“小三”選擇離開

  得到這一消息,羅榮安排60多歲的工作人員王素芳(化名)與另一位女員工宋玥(化名)扮演母女,前往謝蘭母親最愛去的公園演一場戲。

  演出內容則與謝蘭的遭遇類似:宋玥當了“小三”,母親顧于面子,要求她必須嫁給這名男子。

  “謝蘭母親當時沒有搭腔,但看得出來,她在很認真地聽。”羅榮說。

  10余天后,“母親”王素芳再次出現在謝蘭母親面前。不過這次,她身邊的不再是女兒宋玥,而是另一位女孩。

  王素芳紅腫著眼睛坐到謝蘭母親身邊,不斷抽泣,“女兒啊,我不該逼你啊……”女孩則不停安慰:“大姨,你想開點……”

  這次,謝蘭母親主動詢問了。在得知宋玥“跳樓自殺”後,謝蘭母親臉一黑,提著小包急匆匆離開了。

  當天下午,羅榮安排洪偉給謝蘭母親打了個電話,將他與謝蘭的事和盤托出,並重點強調:謝蘭已經吃過安眠藥尋死。

  謝蘭母親當夜便趕到謝蘭住處,哭著將謝蘭請回了家。

  1個多月後,謝蘭情緒恢復,選擇了放棄。

  案例

  2 施美男計讓高富帥“挖椓}”

  案情:男方想離開原配

  與第三者結婚求助人:男方妻子使用計策:拋磚引玉、美男計收費:12萬元結果:婚姻挽回成功,男方回家了

  今年春,一位叫吳霞(化名)女士找到羅榮,懷疑丈夫出軌了。為了防止吳霞有過激行為,羅榮一面安慰她有可能不是出軌,一面請她找中間人認識她丈夫潘東(化名)。

  剛好,吳霞有一位女性朋友單身,羅榮與其溝通好後,假扮其男朋友,參加了幾次他們的聚會,並留了潘東的聯絡方式。

  不久後,羅榮邀請潘東出來喝酒,並帶上了公司的工作人員艾雨(化名),扮演他的情人。“當時為了把戲演得真實點,一進酒吧,我就主動挽著羅榮的手。”艾雨說,當晚潘東見羅榮同樣背著女友“彩旗飄飄”,酒至酣處,也有意無意地透露:他也有“女朋友”!

  又過了兩周,潘東邀請羅榮出來喝酒。這一次,潘東帶上了自己的“女朋友”朱燕(化名)。

  一來二去,羅榮和朱燕也混熟了。後來,羅榮又組織了一次聚會。但這次,他並未邀請潘東,而是安排了一位“高富帥”作陪。

  “在我們團隊這位‘高富帥’的猛烈追求下,不到一個星期,朱燕就接受了‘高富帥’。”羅榮說,怕潘東不死心,他還安排“高富帥”找到潘東,“從心理上打擊了他一次”。為了證明自己有實力,他還專門弄來了一輛跑車,在潘東面前轉了幾圈。這次,潘東沒說一句話,黯然離開了。

  後來,吳霞悄悄給羅榮打來電話,說潘東徹底變了,“現在下班準時回家,對她噓寒問暖了,她感覺很幸福”。

  律/師/說/法

  婚姻類服務多且雜調查取證切莫違法

  記者在公司營業執照上看到,該公司成立於2014年10月,經營範圍為婚姻服務,包括健康諮詢服務、心理諮詢服務(不含診療服務)、市場調查等。

  華西都市報記者隨後向成都市工商局查詢,工作人員核實後回復:該公司在青羊區工商局確有註冊。

  對於該公司所開展業務的合法性,成都仲裁委員會仲裁員、四川蓉城律師事務所律師陳慶國表示,在當前的市場中,形形色色的婚姻類服務令人目不暇接,其中有不少服務項目是法律禁止的,“所以,婚姻服務公司的取證必須通過合法渠道,絕不能使用國家禁止的器材進行監聽、跟蹤偷拍,更不能涉及人身安全。如果沒有使用上述手段調查,那就不違法。”  

[編輯:顏觀潮]
 
返回頂部進入桌面版

國際在線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0102006

京ICP證120531號 京ICP備0506489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702000014

網站運營: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