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圖片 | 專題 | 評論 | 直播 | 週刊 | 體育 | 時尚 | 娛樂 | 電影
演出 | 汽車 | 理財 | 城市 | 美容 | 旅遊 | 視頻 | 論壇 | 服飾 | 教育 | 電臺
首  頁 | 核心報道 | 軍情·武器 | 熱點地圖 | 實力人物 | 時事開講 | 微觀國際 | 寶島透視 | 跨國調查 |
               |   檔案揭密 | 酷伴·酷活 | 名流時尚 | 鑒賞中國 | 品牌中國 | 世說新語 | 文化視野 | 聯絡我們 |
品特,荒誕劇之外的傳奇
2009-01-07 16:43:03

  本報記者/傅薔

  我從不寫快樂的東西,但我能夠享受幸福的生活

  2008年的平安夜,哈羅德·品特去了。這位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英國最具爭議的劇作家,結束了與食道癌7年的抗爭,第二天他的訃聞傳遍了世界。這不是品特第一次被宣佈死亡。2005年他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曾對自己的傳記作家邁克爾·畢靈頓打趣說,“有人告訴我,天空電視臺今天早晨報道,‘哈羅德·品特死了’,後來他們改變了主意,他們說‘不,他贏得了諾貝爾獎’。於是我又復活了。”

  這是品特傳奇人生的一個插曲。頂著戲劇家、詩人、演員和政論家等多個頭銜的品特,其人生遠比其筆下的荒誕劇有趣得多。品特分得很清楚,他寫令人不快的戲劇,但不妨礙他過多彩的生活。

英國戲劇家哈羅德·品特

  暴力一直存在戲劇中

  哈羅德·品特1930年生於倫敦東區一個葡萄牙猶太移民家庭,父親是個裁縫,母親是個善於持家的女人。在品特的記憶中,他家住的地方“是工人階級的聚集地——有很多維多利亞式的舊房子,還有一個散發著難聞氣味的肥皂廠和許多鐵路車場。那兒也有很多可怕的工廠,巨大的骯髒的煙囪,污水全都排放到了運河堶情K…”

  二戰爆發後,9歲的品特隨家人逃到鄉下,12歲才重返倫敦,幼年的他經歷的是子彈從頭頂呼嘯而過的日子、反猶浪潮……品特最信賴的傳記作家邁克爾·畢靈頓說過,品特的早期經驗主體上是孤獨、迷亂、分離和失落,這極大地影響了他日後的戲劇創作。“從我創作初始,暴力就一直存在於我的戲劇中。”

  品特一直是個孤僻的獨生子,直到他到海克尼語文學校讀書,才有了4年的快樂時光。在同學的眼中,他是個迷人而敏感的孩子,學校田徑運動會上打破紀錄的運動健將,戲劇演出的活躍分子。他不僅演過麥克白和羅密歐,還交到了一批熱愛文學和戲劇的朋友,並終生與之保持了友誼。他還成了一個少年詩人,這段經歷也促使他日後選擇了演藝生涯。

  18歲時,品特考上了英國皇家戲劇學院,但只讀了兩個學期。他經常逃課,後來乾脆裝瘋,終於成功退了學。隨後又因為拒絕服兵役被起訴了兩次,最後罰款60鎊。

  頂著倒掌謝幕34次

  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品特在一些劇團跑龍套,隨巡演劇團四處演出,後以大衛·巴倫的藝名在倫敦的劇場駐場演出。為了維持生計,他做過侍者、郵遞員、保安,同時以大衛·巴倫的筆名發表詩歌和小說。他在英國的劇場媞t出12年,演了25個角色。據他自己回憶,最喜歡演的是陰暗的角色,“他們讓你全身心投入。”他創作的劇本也一向令人不快,終其一生都是如此。“戲劇本來就是衝突、壓抑和不寧。我從不寫快樂的東西,但我能夠享受幸福的生活。”

  由於這些令人不快的衝突,品特早期的戲劇被人貼上了“威脅喜劇”的標簽。它們常發生在一個個閉塞的房間內。屋外是不可知的威脅,屋內的人內心深處都有著深刻的不安全感,他們搶佔地盤,互相鬥嘴或者說廢話。在這樣一個逼仄的境地中,品特迫使人們看到生活、人生和人際關係中的荒誕感。

  2005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品特時說:“他的戲劇發現了在日常廢話掩蓋下的驚心動魄之處,並強行打開了壓抑者關閉的心靈房間。”但觀眾們一開始是很難喜歡聽這些廢話的。品特在杜塞爾多夫曾冒著觀眾的倒彩,頑固地謝幕34次,甚至直言要和觀眾陳舊的審美趣味鬥爭到底。

  評論界對品特劇的接受也經歷了一個過程。1957年,品特的第一部獨幕劇《房間》和首部多幕劇《生日晚會》都遭到惡評。隨後的《啞巴侍者》卻大獲成功,成為他上演次數最多的作品之一。1960年的《看門人》連演444場,確立了他在英國戲劇史上的地位。

  剛過30歲的品特進入了創作和名望的爆發期。他被認為是惟一一個可與荒誕派戲劇大師貝克特比肩的戲劇家,評論者甚至發明了一個英語詞彙“品特式”,用以形容一天到晚的言語或行為的荒謬。這一時期的品特深受貝克特與尤奈斯庫等荒誕派大師的影響,與貝克特保持了長久的書信往來。六七十年代,他創作的劇作還有《情人》、《歸鄉》、《風景》、《獨語》等。

  除了舞臺劇,品特還寫過廣播劇和電影劇本,最為中國人熟知的就是《法國中尉的女人》。偶爾,他還會在電影中客串一些小角色。2006年10月,病魔纏身的品特還參演了一部貝克特的獨幕劇《克拉普的最後一盤錄音帶》,那是他最後一次登臺。品特的最後一部作品,應該算是2007年的電影《足跡》。邁克爾·凱恩士和裘德·洛兩大男星,為一個始終未露面的少婦展開一場生死遊戲。在封閉的空間內,與敵人對抗,也失落自我,一個典型的品特劇。當裘德·洛懷著忐忑找到品特,希望他能撰寫劇本時,品特欣然接受,“40年來我一直寫這樣的故事。”

  板球勝過女人

  品特一生拿獎無數。大小的榮譽學位得了19個,光托尼獎就拿了4次,此外還包括莎士比亞獎、歐洲文學大獎、皮蘭德婁獎、威爾弗雷德·歐文獎、勞倫斯·奧利佛獎等十數個文學和戲劇大獎。

  然而,有一樣東西可能要比所有的獎項,甚至比女人更令他唸唸不忘,那就是板球。品特是英國Gaieties板球俱樂部的主席,在他的官方網站上專門有一塊領地是為板球做宣傳的。在品特書房中有一面晼A上面挂著品特打板球的油畫。傳記作家畢靈頓曾風趣地談起品特的這一愛好,甚至認為板球中體現的男性之間的友誼、競爭和對背叛的恐懼,對品特的早期戲劇施加了“純潔的影響”。

  與對男性友誼的珍視相比,品特對女人的忠誠度時常為人所詬病。他和第一任妻子薇薇安·莫商特1956年相戀並結婚,兩年後就有了一個兒子。品特劇《房間》的女主角羅斯就是由莫商特演繹的。然而,這段婚姻從60年代起就出現了裂痕。有7年的時間,品特與女演員瓊·貝克威爾暗通款曲。從1975年開始,他又與女作家、編劇安東尼婭·弗雷澤戀愛。1980年,品特結束了與莫商特24年的婚姻,與安東尼婭結婚。但莫商特一直未能從痛苦中走出來,兩年後死於酒精中毒。

1 2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

編輯:馬興  稿源:國際在線-《世界新聞報》
相關文章
留言對話框
圖聚慧眼
環球趣聞

• 隱私報道傷害體育明星
    近年來,體育明星頻繁地出現在各類媒體的娛樂板塊中。體育明星的隱私成了狗仔隊熱衷的對象。但體育明星畢竟不同於娛樂明星。他們沒有那麼專業的“娛樂精神”,更重要的是,某些個人隱私甚至會斷送他們的職業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