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圖片 | 專題 | 評論 | 直播 | 週刊 | 體育 | 時尚 | 娛樂 | 電影
演出 | 汽車 | 理財 | 城市 | 美容 | 旅遊 | 視頻 | 論壇 | 服飾 | 教育 | 電臺
首  頁 | 核心報道 | 軍情·武器 | 熱點地圖 | 實力人物 | 時事開講 | 微觀國際 | 寶島透視 | 跨國調查 |
               |   檔案揭密 | 酷伴·酷活 | 名流時尚 | 鑒賞中國 | 品牌中國 | 世說新語 | 文化視野 | 聯絡我們 |
“納粹嬰兒”公開講歷史(組圖)
2009-01-16 16:35:10

  本報記者/譚麗

  他們大多受教育程度低,情感不健全,一直隱姓埋名

  弗爾克·海尼克是位71歲的老人,他用了自己的大半生搞清楚了一件事:自己的生身父母到底是誰。

  近日,海尼克決定,將自己尋找生母墓地的經歷拍成紀錄片,並將自己不同尋常的人生寫成書,用以控訴萬惡的希特勒“生命之源”人種計劃,並以此來鼓勵那些與他有相同命運的“納粹嬰兒”走出生活陰影。

“納粹嬰兒”大多是納粹官兵和金髮碧眼的雅利安婦女的子女

  納粹頭子建“育嬰農場”

  日前,面對英國《每日郵報》的記者,海尼克重新整理思緒,回到了60多年前的那段恐怖歲月。

  1942年,4歲的海尼克被送到德國醫學研究所。醫生給他做了全身檢查後發現,他是個沒有任何“猶太特徵”的孩子,例如黑頭髮、尖鼻、割過包皮等等。於是,海尼克便成了德國納粹頭目希特勒“生命之源”計劃中第一個前來體檢的孩子。

  所謂“生命之源”計劃,其實就是希特勒及其黨羽迷信人種的產物。他們認為,雅利安人是神族的後代,是最優越的人種,他們來到這個世界的惟一目的,就是去統治比他們更劣等的種族。希特勒鼓吹,要建立一個由優等種族組成的德意志帝國,並最終稱霸世界。為了製造所謂的純種“雅利安嬰兒”,納粹鼓勵精心挑選的德國軍官跟金髮碧眼的“純種”雅利安美女發生性關係,炮製出“完美的”雅利安後代。

  “生命之源”計劃最早可追溯到1936年。當時,希特勒在德國巴伐利亞建立起第一所生產“雅利安嬰兒”的“育嬰農場”,它的名字頗有些學術意味,叫“勒本斯波恩中心”。後來,納粹先後建立了10所秘密產房,這就是後來的“生命之源”計劃中心。從此,“雅利安嬰兒”一批批地在此孕育誕生。當時希特勒的野心很大,他要把計劃推行到1980年,製造出1.2萬個“雅利安後代”。

  問題嬰兒將被殺掉

  在很多人眼堙A“生命之源”計劃中心是個納粹與血統純正的日耳曼女人鬼混的地方。要前來當未婚媽媽的條件非常苛刻,她們除了必須具備雅利安人種金髮碧眼的外貌特徵之外,還必須出具一份書面證明,即父母雙方均沒有遺傳性疾病,甚至普通疾病,並證明自己家族三代以內都具備雅利安血統。為了保密,母親的身份都被記錄在由黨衛軍嚴密保存的文件中。這些文件是與當地普通兒童的出生記錄分開保存的。

  “生命之源”計劃中心原本是納粹高級軍官妻子生孩子的地方,因此條件非常優越。被當成“生命之源”實施計劃的懷孕婦女在這裡也能得到公主般的伺候,直到分娩。孩子出生後,首先要進行健康排查,沒有任何問題後,嬰兒才能在此繼續得到護理。

  一旦被發現有身體瑕疵,這樣的嬰兒通常被帶到安樂死診室進行處理,要麼餓死,要麼被注射毒藥。在“生命之源”計劃中,許多金髮碧眼的新生兒出生之後,眼睛和頭髮的顏色都出現了變暗、變淡的趨向。為尋求對策,納粹德國迅速開展醫學實驗。

  希特勒甚至提出長時間暴露于光線之下,可能會使孩子的頭髮變成金色的謬論。希特勒的瘋狂最終釀成了納粹德國歷史上最為殘忍的悲劇:那些外貌特徵不符合納粹“未來接班人”條件的孩子慘遭毒氣殺害。

  生下健康嬰兒的婦女,還要帶孩子去參加一個類似宗教儀式的黨衛軍命名儀式:把帶有納粹標誌的匕首舉過孩子的頭頂,媽媽們同時還要宣誓效忠納粹。據說,希特勒當年經常接見這些“雅利安後代”和他們的母親,還以成為納粹成員為“誘惑”,鼓勵這些年輕婦女多生孩子。

  為了加快製造嬰兒的速度,納粹開始研究如何讓美女們生出雙胞胎甚至三胞胎。在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他們利用被關押的猶太人和東歐人做試驗,企圖尋求一個增值“超級雅利安人種”的配方。這項“科學試驗”使數十萬人死於殺戮,其中包括1300多對孿生兒童。

  納粹血統受累終生

  希特勒最終還是被歷史所拋棄。1945年5月8日,第三帝國投降,納粹的荒唐計劃終止了。隨著希特勒的倒臺,納粹兒童也成了犧牲品。

  作為一個沒人願意領養的“納粹嬰兒”,漢森當了幾十年的“納粹崽子”。他先是被送到一個收容中心。由於患有輕度癲癇病,他成了一個沒人願意收養的孤兒。他不得不和另外20個同樣無家可歸的“納粹嬰兒”待在一起。

  就在他們驚恐未定地等待命運安排的時候,挪威國家社會事務部門,把他們當作智殘兒童送到了精神病醫院。在那堙A漢森幼小的頭顱成了大頭皮鞋下任人踢踏的“皮球”。他住的地方也是他吃的地方,糞便被丟得東一塊西一塊的,常年沒人打掃。夜堙A漢森經常被“病人”淒厲的尖叫聲驚醒。

  “我告訴他們,我不是精神病,放我出去。”漢森說,“但從來沒人聽我的。有時候我覺得自己真的要瘋掉了。”就這樣,漢森度過了人生中最寶貴的18年。終見天日的漢森卻害得一身病,但還是要拖著病體在一家小工廠謀生。

  2000年2月,漢森和另外6個當年的“納粹嬰兒”向法院提交了訴狀,要求挪威政府為他們在二戰結束後幾十年中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賠償幾百萬美元。目前,這樁官司還沒有定論,不過,挪威政府的態度近年來已逐漸開始鬆動。所幸的是,挪威首相就政府在對待“納粹嬰兒”問題上的失職已作了幾十年來的首次公開道歉。

1 2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

編輯:馬興  稿源:國際在線-《世界新聞報》
相關文章
留言對話框
天下探訪
v 泰迪熊故鄉盛產名門之後(組圖) 2008-12-26 15:58:46
v 中國購房團赴美小心探路 2008-12-17 14:32:21
圖聚慧眼
環球趣聞

• 隱私報道傷害體育明星
    近年來,體育明星頻繁地出現在各類媒體的娛樂板塊中。體育明星的隱私成了狗仔隊熱衷的對象。但體育明星畢竟不同於娛樂明星。他們沒有那麼專業的“娛樂精神”,更重要的是,某些個人隱私甚至會斷送他們的職業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