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媒:競逐諾貝爾獎須向日本取經

2010-10-13 09:56:29  來源:國際在線-《世界新聞報》  編輯:張娜   

  新西蘭《先驅報》文章

  原題:諾貝爾獎把日本變成中國標桿

  一百多年來,諾貝爾獎一直維持著獨一無二的被視為文明標桿的高度。讓中國人難以接受的是,一水之隔的日本今年又有兩人獲獎。屈指算來,進入新世紀後,日本獲獎者已過兩位數,而中國還在為有沒有人得過獎、有多少人得過獎糾結不已。

  二戰後,日本在很長一段時間媬n極引進和消化國外先進技術,努力開發應用技術。1995 年,日本明確提出將“科學技術創造立國”作為基本國策,開始重視基礎科學研究、基礎技術開發。2001 年,日本更是提出要在21 世紀頭50 年堸鷎i30 個諾貝爾獎獲得者。可以說,日本近年來頻出諾貝爾獎得主,與日本長期以來重視科學技術密不可分。

  這是一條靠近西方科學主流軌道的道路。中國也認識到這一點,因此才有“863”、“973”計劃,但中國的速度還是有點慢。體制因素、教育基礎、科技環境、人口素質等都可能被視為“罪魁”。然而真正的差異在於,直到今天科學精神也不是中國的傳統,工具化、權力化、利益化才是當下中國科學的真正角色。

  科學如此,文學如何呢?如果說諾貝爾獎是中國人的天鵝肉,這塊天鵝肉很大意義上指的就是文學獎。日本的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先後獲獎,村上春樹也曾離諾貝爾文學獎很近,這些足以證明日本文學的地位和成就。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是現代日本文學的兩極。前者是日本傳統文學的集大成者,後者是日本戰後文學的代表。同樣面對傳統和現代化兩大課題,中國卻只有朱自清、沈從文等少數作家在川端康成的道路上走過,在大江健三郎的道路上曾經有中國80 年代作家群,那是新中國文學的黃金時代,但他們沒來得及長大就戛然而止。

  對於現代文明來說,中國是一個後來者,並且還有很多歷史包袱。在諾貝爾獎的“標準”堙A作家需要有獨立的價值觀,不能為社會政治和現實所綁架。而在現實中,中國文學只是商業和權力的自娛自樂,現實和歷史的真相均不在視野之內。為什麼中國文學沒有領軍人物?

  有人說,中國人在精神上從來沒有走出國門,對於諾貝爾獎的渴望,其實更多的是求得別人認可的心理,這種看法是偏頗的。面對諾貝爾獎巨大的榮譽和鉅額的獎金,哪一個中國人能抵禦住這樣的誘惑?中國人渴盼諾貝爾獎的悲情過程,其實是一種詰問:中國需要什麼樣的科技?需要什麼樣的文學?筆者認為,日本走過和正在走的道路恰恰是中國必須要走的。

相關新聞

我要發言

NEWS 猜猜看

新聞辯論會

新聞首頁 | 最新 | 國際 | 時政 | 評論 | 圖片 | 直播 | 環球媒體連連看 | 國際調查局 | 聯合博 | 世界觀 | 專題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號 郵政編碼:100040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8891032 新聞從業人員職業道德監督電話:010-68892232 68892233 監督郵件:jchsh@cri.com.cn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0102006 京ICP證120531號 京ICP備0506489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702000014
網站運營: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國際在線版權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