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戰地記者心靈創傷難癒合

2011-04-26 13:46:50  來源:國際在線-《世界新聞報》  編輯:韓基韜   

戰地攝影記者拍到的米蘇拉塔街頭交戰的場景

  他們在戰場上天天與死亡打交道,離開後仍然精神恍惚

  本報記者/穆東

  本報實習記者/周強

  近日,美國雜誌《名利場》攝影記者、曾獲奧斯卡提名的電影導演蒂姆·海瑟林頓在戰事僵持的利比亞城市米蘇拉塔遭迫擊炮擊中而喪命。另一名美國攝影師克奡窗P洪德羅斯也因傷重死亡。此外還有2名西方攝影記者在當地遭襲擊重傷。

  兩人身亡後,相機中攝入的戰地照片隨即在新聞網站“曝光”,展示了利比亞戰事的膠著與激烈。他們用生命實踐了戰地攝影大師卡帕的經典名言:如果你拍得不夠好,那是因為你靠得不夠近。其實除了利比亞戰場外,在伊拉克、阿富汗等戰場,很多記者都曾面臨死亡、傷廢和被俘的險境。

  集體行動闖火線

  據報道,這4名記者是在米蘇拉塔市的“的黎波堙巡騞D迫擊炮擊中的。的黎波媯颽O卡扎菲軍隊與反政府武裝在米蘇拉塔市內僵持作戰的一條主要大街。德國攝影記者馬塞爾在米蘇拉塔待了8天,深刻地體會到了戰地記者的危險生活,以及那種隨時面臨死亡的感覺。

  在米蘇拉塔約有10名戰地攝影記者。出於安全考慮,他們一般都採取集體行動。在的黎波媯騛D上,忠於卡扎菲的政府軍躲在街道一邊的房屋內,反政府軍士兵在另一邊的房子堙C炮彈殘片和爆炸引起的碎片在街上四處飛散,子彈更是隨時呼嘯而過。攝影記者為了捕捉完美的畫面經常冒險穿越火線。

  記者們成群行動雖然有利,但也有一個嚴重的弊病。一群記者中,總有人願意走得更遠,而其他人也會跟著一起走,因為沒有人願意落後或顯露出恐懼。在米蘇拉塔,沒有明確的停火線,死亡隨時會降臨。

  在米蘇拉塔工作的8天,馬塞爾先後有4次面臨生死關頭,其中有兩次讓他至今心有餘悸。卡扎菲的部隊轟炸當地新聞中心後,記者們搬到了醫院,在醫院堸O者們感到安全。那堛漱H們開玩笑時喜歡反復模倣炮彈聲,模倣完大家都笑,不過模倣幾次後,炮彈真的來了。就在馬塞爾離開院子去放攝影設備的瞬間,和記者們開玩笑的孩子們轉眼都被炮彈擊中。馬塞爾因為恰巧沒有在院子埵荌k過了一場劫難。還有一次,記者們在去港口的路上,引爆的炮彈碎片落在面前10米左右的地方。

  到底是什麼驅使記者們冒這麼大的危險,為幾張引人注目的照片是否值得?馬塞爾說,作為一名戰地攝影記者,能向身處利比亞以外的人們展示利比亞在發生著什麼,利比亞人在遭受什麼樣的苦難,這讓他們感覺自己的工作很有價值。

  吃不飽被綁架是常事

  《紐約時報》戰地記者克奡窗P赫奇斯在《戰爭是一種力量,給了我們意義》一書中寫過一段話:“我在中美洲荒無人煙的馬路上遭過埋伏,在伊拉克南部‘吃’過子彈,在蘇丹被抓起來過,被沙特的軍官打過,被利比亞和伊朗驅逐過,被伊拉克共和國衛隊關過一個禮拜,在波斯尼亞被機槍掃過……”這段自白就是戰地記者最真實的寫照。

  相比利比亞戰場,伊拉克成為二戰以後最大的“記者死亡谷”。去過伊拉克的記者很少有吃飽的感覺。一位沙特阿拉伯的記者曾在日記中寫道:伊拉克戰爭剛開始的時候,每天跟蹤戰場動態,熬到深夜,就是希望能吃上頓飽飯,然後美美地睡上一覺。不少隨戰記者每天只能吃上一頓飯。

1 2

相關新聞

我要發言

NEWS 猜猜看

新聞辯論會

新聞首頁 | 最新 | 國際 | 時政 | 評論 | 圖片 | 直播 | 環球媒體連連看 | 國際調查局 | 聯合博 | 世界觀 | 專題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號 郵政編碼:100040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8891032 新聞從業人員職業道德監督電話:010-68892232 68892233 監督郵件:jchsh@cri.com.cn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0102006 京ICP證120531號 京ICP備0506489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702000014
網站運營: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國際在線版權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