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欣賞攝影廣場春秋演義人間書話書行天下東西邊上一葉人生視野人物走筆展演廳文化播報華夏論壇華夏特刊音畫館藝術傳播風俗地理人文歷史往期回顧首頁
編輯:  楊冬霞
高陽:拘泥于“局部真實”
    因《慈禧全傳》、《胡雪岩》及"紅樓夢斷"系列等作品成為當代知名度頗高的歷史小說家高陽,一生著作約90余部,105冊,讀者遍及全球華人世界。有人以"有村鎮處有高陽"來描述他在華人社會的受歡迎程度...

    寫人情,高陽寫出了怨而不怒,冷靜客觀的氣質;寫鬥爭,高陽切中了權力慾望對人性的腐蝕;寫風格,高陽更為讀者勾繪出一幅絢麗壯闊、氣質非凡的景致,堪稱一部民俗變遷史。然而,高陽的作品不僅在質上獲得了肯定,產量更是驚人。——楊明(作家)


歷史小說家高陽
 

    高陽著述豐富,一生著作約90余部,105冊,讀者遍及全球華人世界,有人以“有井水處有金庸,有村鎮處有高陽”來描述高陽作品在華人社會的受歡迎程度。10多年前,他走完人生最後歷程。友人輓聯雲:“文章憎命達,詩酒風流李太白;才學著書多,古今殷鑒羅貫中。”

    高陽(1926—1992),台灣已故著名作家。本名許晏駢,字雁水,筆名郡望、吏魚。大學未畢業,入國民黨空軍軍官學校,當了空軍軍官。退伍後任台灣《中華日報》主編,還一度出任《中央日報》特約主筆。

    他的成就不僅在於評史述史,更重要的是將其史學知識用於創作歷史小說。後高陽受邀于《聯合報》副刊連載《李娃》,此部作品不但使其一鳴驚人,也成了高陽曆史小說創作的濫觴,爾後發表的《慈禧全傳》及胡雪岩三部曲《胡雪岩》、《紅頂商人》、《燈火樓臺》,更確立了他當代首席歷史小說家的地位。

    高陽十分敬業,創作歷史小說時,也常常用尺量地圖,在草稿紙上演算書中人物的行程,以及事情發展所需的時間,努力使自己的小說永遠經得起讀者的多方位的檢驗,而從不主觀臆造。高陽不是一個孤芳自賞的“塔堛漣@家”,而是類似于從前的說書藝人,一個老百姓的代言人。通過高陽筆下的李世民、李后主、幹隆、慈禧、同治、光緒等一個個君王的政治生涯和私生活,我們不僅看到了作為人的本性顯露的宮闈生活,而且,還了解了從前就有的民意和今人對他們的看法和評價。

    高陽作品魅力還在於他是一位講故事的大家。晚清歷史,頭緒紛繁,變幻莫測,高陽卻能從容駕禦。在一張一弛的故事敘述過程中,晚清的歷史面貌自然地顯現出來。讀者在急欲了解故事的進一步發展的閱讀渴望中,不知不覺也熟悉了那一段史實。

    高陽著述豐富,一生著作約90余部,105冊,讀者遍及全球華人世界,有人以“有井水處有金庸,有村鎮處有高陽”來描述高陽作品在華人社會的受歡迎程度。10多年前,他走完人生最後歷程。友人輓聯雲:“文章憎命達,詩酒風流李太白;才學著書多,古今殷鑒羅貫中。”


高陽:拘泥于“局部真實”

    批評高陽的人以金庸的意見為代表,認為高陽的文字過於“囉嗦”。子非魚對此的看法是高陽拘泥于歷史的“局部真實”,而無自己統一的歷史觀,因而在材料的選取和故事的講述上,千頭萬緒,歧路之中又有歧路。但欣賞者說,高陽的文風溫和細膩,徐徐道來,有貴族氣象。我個人很喜歡高陽的文風,歷史小說向來都在民間,一條小巷,一把舊胡琴,一個藝人慢慢拉著唱著。

    算起來,高陽先生已經在天堂塈祤皉a喝了12年酒。而距離我第一次讀《紅頂商人胡雪岩》,也已經過去了15年之久。當時,這書是“下海”勇士們人手一冊的“救生圈”。上世紀80年代,無商不讀《胡雪岩》,倒也是一種別致的景象。

    十多年過去了,內地再次引進高陽先生的各種歷史小說。其間,《李自成》終於完成了它“第一部現代歷史長篇小說”的使命;《康熙大帝》及其後人主宰了三五年電視臺黃金時段。《李自成》一書的價值,更多的是體現在文學史上。無論它的歷史觀和可讀性如何,談及中國文學史,總有把交椅是它的。《康熙大帝》及其後人們的故事是如此適合熒屏,正從一個側面說明了群眾和歷史的距離。它給予群眾一個機會和作者一起驚嘆:哇!皇上的窩窩頭眼真小!

    十多年過去了,高陽先生的書再次西渡。這也許能說明三個問題:一、若論厚度,高陽先生站在他那幾千萬字上,還不至於被時間的灰塵埋葬掉;二、論文章,高陽先生的文字還有一些讀者惦記,而且不少,否則出版社不會有那麼大手筆;三、論格調,人民群眾想起了高陽先生,大概是因為他們終於明白了一件事——皇上不吃窩窩頭。

    不過,我個人覺得高陽先生的書不會大賣,這是他的風格決定的。很多年來,他就像個二線歌星,沒有大紅大紫,但也不至於徹底消失。喜歡他作品的人一直喜歡,不喜歡他作品的人也沒見倒戈的跡象。現在回想起當年的《紅頂商人胡雪岩》熱賣,我以為那絕對是個意外。

    這本書並非是高陽先生最好的作品,追捧這書的人堣@半是買去學習經驗教訓,透過雙軌制搶先富裕起來。剩下的這一半人中,又有一大半是把這書當成武俠書來讀。《紅頂商人胡雪岩》和《鹿鼎記》完全可以對照起來讀,讀起來都感到振奮。能從中讀出一個凡人成長為英雄的偉大歷程,核心的意思是講義氣,成功的方法主要是靠小九九。惟一的不同在於,胡雪岩是以正面形象出現的,而韋爵爺鼻子上涂了白粉。最後的這部分人,是真正把這書當歷史小說來看的,他們所得到的樂趣也最多。高陽先生用自己佔有的大量歷史資料,搭建小說的背景樓臺。對於這部分讀者來說,故事反而在其次,真正讓人激動的是樓臺上的雕梁畫棟,于極微小處看出作者對歷史的考究,於是彼此會心一笑。

    高陽先生對清史研究最深,所以在他所有的歷史小說中,以寫清代的諸篇最為精彩。《慈禧全傳》、《胡雪岩全傳》、《曹雪芹全傳》、《幹隆韻事》、《恩怨江湖》、《狀元娘子》、《再生香》、《清末四公子》、《同光大志》、《楊乃武與小白菜》等作品行世,全方位地展現清代社會的方方面面。他對歷史事件、歷史人物、歷史發展脈絡都相當熟悉,配合上他積累的大量清人的筆記、野史、雜著、詩文,使得他的小說非常貼近史實;而在細節上,他雜糅清代的典章制度、佚聞逸事、地方風俗、民情士風,點綴于小說之中,宛如《清明上河圖》,我們可以從他的小說中看到中國古代社會包羅萬象的風俗畫卷。

    從宮中禮儀、朝廷慶典、太子典學、皇帝選後、御醫問診、狩獵祭天等等,我們觸摸到了古代的宮廷文化;從錢莊、票號、典當、洋行、漕運、沙幫等等,我們感受了古代的商業。其它的諸如科場、鄉場、武林、禪林、儒林,無不談及,還原一個個遠離我們多年的歷史場景。他以大量的筆記史料滲透正史,在考證與筆記兩種傳統上吸取小說敘述的養分。“考證入小說,以小說成考證”一說,並非虛言。

    批評高陽的人以金庸的意見為代表,認為高陽的文字過於“啰嗦”。子非魚對此的看法是高陽拘泥于歷史的“局部真實”,而無自己統一的歷史觀,因而在材料的選取和故事的講述上,千頭萬緒,歧路之中又有歧路。但欣賞者說,高陽的文風溫和細膩,徐徐道來,有貴族氣象。我個人很喜歡高陽的文風,歷史小說向來都在民間,一條小巷,一把舊胡琴,一個藝人慢慢拉著唱著。 (書評人 和菜頭 )


高陽問答:寫作往歷史找  做人要向前看

    問:高陽先生,讀您的歷史小說,會有一種很濃的臨場感,讀《李娃》時,仿佛我們也活在唐朝堙C讀《慈禧前傳》,好象我們也處身於宮中,不知道您筆下的臨場感,從何而來?

    高陽:對“背景”徹底了解,是相當重要的。比如,我寫《幹隆》,腦海會浮現清廷整個社會的背景場面,而不會牽扯到清末。

    常有人問我:同時進行的不同小說中,人物、時間會不會混在一起?我的回答是不會,因為場面不同,所想到的也就不同,不會干擾。另外,與我平日“興趣”所關注的有關,即“考據”方面的興趣。我對於小說中任何小小的問題,都習慣隨時隨地地考據。

    問:也就是說,您對史“事”脈絡分明,史“時”更能完全分開掌握,要清末有清末,是中唐不會寫成盛唐。您在同一個時間堙A最多曾進行幾部小說的寫作?

    高陽:五部。

     問:五種空間、五種時間,各自分明,澄清,並行相見,這是“今人不再”的高陽高招絕式之一吧。在您的作品當中,自己最滿意的是哪一部呢?

    高陽:最滿意的,大概是《緹縈》吧。對於漢朝政治、社會方面,都有適當的表現。將假設人物放到真實史料中,塑造出來的角色,也令人滿意。當中的男主角朱文,就是個例子。另外,《荊軻》也還好。

    問:讀您小說的樂趣在於:您對一個朝代的人生哲學、感情世界、生活習慣甚至器皿用物等,都連貫一氣,毫無“移植”的牽強。像周邦彥的詞,就很能融入小說的背景氣氛當中。

    高陽:我自己覺得《漢宮春曉》,描寫王昭君的感情,掌握得頗成功。後宮誰都沒見過,只能根據史料作參考、揣測。

    問:“寫作往歷史找,做人要向前看”———這大概是另一個“今人不再”的高陽絕式高招吧。您的歷史小說,從《李娃》到現在一直很暢銷,大概哪一本賣得最好?

    高陽:銷售量最大的,可能是《慈禧前傳》。 (摘自文匯出版社《高陽雜文》一書)


【主題延伸】歷史小說:寫作及其範式

    單純從語言的角度來說,“歷史小說”是一個偏正詞組,它的主體是“小說”,“歷史”則是對主體的限制和修飾,也就是說,“歷史小說”是以歷史為主題的小說。

    這是一個矛盾統一的概念:所謂小說,除了需要具備故事性之外,它的實質則是虛構,天馬行空,無中生有———即使面對紀實性的題材,小說所需要做的也是遠離事實,重起爐灶,仿佛浪蕩子騙小姑娘,為達目的,信口雌黃;而歷史,則總是道貌岸然正大莊嚴,仿佛守寡多年的貞婦,有著自身的面目和立場與價值判斷,閒雜人等不可造次,更不可褻玩。將小說限定在歷史的範疇之內,類似于拉郎配,亂點鴛鴦譜,將貞婦推到浪蕩子的懷中。二者角力,其結局無非有兩個,要麼貞婦被浪蕩子肆意輕薄,要麼浪蕩子被貞婦束縛住手腳,失去了本來面目,其極端表現,則是浪蕩子也跟著貞婦三從四德,面目可憎起來。

    吊詭的是,寡婦門前是非多。歷史的發展規律證明,浪蕩子總是要調戲貞婦,使其不再貞節,甚至跟著浪蕩起來,從天上掉到地上,淪落為破鞋。中國的文化,可以說是關於歷史的文化,除了浩浩蕩蕩的二十四史之外,還有林林總總的野史,不可勝數。二十四個正大莊嚴的貞婦,率領漫山遍野的小貞婦們,宛若穆桂英挂帥,率領著一群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軍團,終至於讓中國的文化和文學大一統起來。然而,作為中國傳統文學的末流,作為中國新文學的開端,《三國演義》揭竿而起,變天了。

    作為一部小說,《三國演義》的實質,則是以小說改造歷史,以浪蕩子改造貞婦。關羽溫酒斬華雄,趙雲匹馬救幼主,諸葛亮草船借箭,都是對歷史的上下其手,枉顧歷史的本來面目和社會既有意志,肆意妄為,張揚小說文本的生命力。可以說,在中國小說的發展史上,《三國演義》以其對歷史的大膽篡改和輕薄,開了一個好頭。

    浪蕩子調戲貞婦,其形式錶現為輕薄,其實質則在於摧毀,輕薄貞婦的身體,摧毀貞婦固守的社會道德和規則。《三國演義》只實現了形式上的探索,放棄了實質上的追求,最終卻被貞婦改造成了一個乖孩子。《三國演義》的故事是個人英雄主義的張揚,而其中心思想,則是對天地君親師的膜拜,劉備永遠是好男人,曹操永遠是白眼狼——浪蕩子調戲貞婦,原本的目的或者夜奔,或者野合,或者始亂終棄,不意卻被貞婦改造,拜堂成親,落地生根,不做二流子,專心做住家男人;貞婦既獲得了身體的快感,又實現了維護社會安定團結的責任和道德追求,並且進而發展出一個新的文學門類:有著浪蕩子面目、貞婦實質的小說,承擔著對社會中人的教化作用。

    表面是蕩婦,骨子堿O貞婦,是中國幾百年來的歷史小說的普遍面目,影響所及,不僅在文學領域,而且在史學領域。

    舉個簡單的例子,有一部浩浩蕩蕩的長篇歷史小說《李自成》,在寫到大漢奸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的時候,無法處理李自成、劉宗敏強搶民女陳圓圓這一歷史事實,於是筆鋒一轉,將陳圓圓描述為打入起義軍內部的地主婆。這種寫法,從文學上來說毫無問題,屬於“戲說歷史”,調戲歷史,很得浪蕩子的精髓。然而,這位作家如此處理還不解氣,索性寫了一篇歷史考證文章,證明陳圓圓這個人是虛構人物,不存在,李自成、劉宗敏不可能做出強搶“虛構美女”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如此這般,歷史小說家強行進入史學研究領域,撈過界,碰了一鼻子灰,也算是中國歷史小說發展上的一個笑話。

    如今,沒有人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了。然而,中國歷史小說的問題,自《三國演義》身上遺傳下來的“白化病”,父傳子子傳孫子子孫孫無窮盡也。帝王將相、忠臣節婦、紅透亮高大全、皇上是好的大臣是壞的等等,已經成為中國歷史小說寫作的範式,晚近河南作家所寫康雍幹三個皇帝的大傳,不過是這一文學創作範式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成功的又一例證。歷數中國的歷史小說寫作,受的影響小的,大概還要算台灣的高陽和湖南的唐浩明,然而,在他們身上,《三國演義》的根子依舊存在。(書評人 林扶疊)

來源:新京報

    高陽作品簡述 

    根據創作題材的區別,高陽的大部分歷史小說大致可以劃分為六大系列。

一、宮廷系列。

  有《慈禧全傳》六卷:1《慈禧前傳》, 2《玉座珠簾》,3《清宮外史》, 4《母子君臣》,5《胭脂井》,6《瀛臺落日》;《乾隆韻事》;《翁同和傳》;《李鴻章傳》;《漢宮春曉》;《王昭君》;《金縷鞋》。

二、官場系列。

  有《清官冊》、《大將曹彬》、《百花洲》、《鐵面御史》、《楊門忠烈傳》、《同光大老》、《水龍吟》、《八大衚同》、《金色曇花》。

三、商賈系列。

  有《胡雪岩全傳》三卷:1《胡雪岩》, 2《紅頂商人》,3《燈火樓臺》;《胡雪岩外傳》二卷;1《清幫》,2《血紅頂》。

四、“紅曹”系列,即《紅樓夢》與曹雪芹系列。

  有四部分: 1《紅樓夢斷》四卷:《秣陵春》、《茂陵秋》、《五陵遊》、《延陵劍》;2《曹雪芹別傳》二卷;3《三春爭及初春景》三卷;4《大野龍蛇》三卷。

五、名士、俠士系列。

  有《風塵三俠》、《少年遊》、《緹縈》、《梅丘生死摩耶夢:張大千傳奇》、《鳳尾香羅》。

六、青樓系列。有《李娃》、《狀元娘子》、《小鳳仙》等。

《紅頂商人胡雪岩》

    胡雪岩(1823—1885),清末大資本家。初年在杭州設銀號,經理官庫銀務。1861年從上海運軍火糧米接濟杭州清軍,被太平軍擊退。次年又為清軍勾結法國侵略者組織常捷軍”。1866年協助左宗棠創辦福州船政局,又為左宗棠辦理採運事務,籌供軍餉和訂購軍火,代借內外債一千二百五十余萬兩。他依仗湘軍權勢,在各省設立阜康銀號,在杭州開設慶余堂藥店,並經營出口絲業。1884年受洋商排擠破產。台灣作家高陽在《一代巨賈胡雪岩》(原名《胡雪岩》)一書堙A描寫胡雪岩白手起家,買空賣空,終成一代巨賈的傳奇經歷。《紅頂商人胡雪岩》接續前書,但獨立成篇。寫太平軍佔領杭州,王有齡自殺,胡雪岩失去靠山,轉投左宗堂門下,寫胡雪岩晉陞官場,操縱商場,攀上事業的巔峰,但面臨著四伏的危機而不覺;揭開了胡雪岩傳奇的新的一頁。小說內容豐富,情節曲折,寫歷史風雲,波瀾起伏;繪人情世態,細緻入微。


《慈禧全傳》

    慈禧太后(1835∼1908),清咸豐帝奕之妃,同治、光緒兩朝實際最高統治者。那拉氏,祖居葉赫(今四平附近),故稱葉赫那拉。滿洲鑲藍旗人。父惠徵,曾任安徽徽寧池廣太道道員。咸豐十二年(1852),被選入宮,封蘭貴人。

  1856年,生皇長子載淳。次年,封懿貴妃。在宮中的地位僅次於皇后鈕鈷祿氏,且因得咸豐帝寵幸,干預朝廷政事。1860年,英法聯軍進逼北京。她隨咸豐帝逃往熱河(今河北承德)避暑山莊。次年8月,咸豐帝病死,六歲的載淳繼位,她和鈕鈷祿氏被尊為皇太后,徽號慈禧、慈安,俗稱分別為西太后、東太后。自此,便開始了她長達47年的統治生涯。

  對於這位歷史人物的評價,褒貶不一。但不管怎樣,能載入歷史史冊並讓後人流傳至今,也的確是有她值得借鑒的地方。《慈禧全傳》將向我們重揭歷史,功與過自會明了。


《王昭君》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冢向黃昏。
畫圖省識春風面,環佩空歸月夜魂。
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

    王昭君名嬙,秭歸香溪村人。年當二八,倣如空谷幽蘭,漢元帝年間,因美貌且才慧出眾,被選入皇宮。其性格耿直,未向宮廷畫師毛延壽行賄,毛便串通黃門上書石顯,將昭君畫像改醜,昭君被貶居冷宮三年 。一次,元帝偶遇昭君,見其才貌雙全,琴棋超凡。由此得元帝寵愛,朝侍酒,夜弈棋,月下花前,形影不離 。這時,匈奴單於乎韓邪提出要昭君和親,元帝不允,匈奴即揮戈入侵中原,狠煙四起。昭君知情後,為免民眾受兵戈之苦,力勸元帝,決意以家國為重,出塞和親。她拋棄豪華的宮廷生活,手抱琵琶,含淚出塞。自此流落異域,黃沙漠漠,白雲悠悠,冰天雪地,胡笳羌笛,不勝家國河山之思。千古有誰知昭君之心?


引子

秋木萋萋,其葉萎黃,有鳥處山,集于芭桑。
養育毛羽,形容生光,既得行雲,上遊曲房。
離宮絕曠,身體摧藏,志念沒沉,不得頡頏。
雖得委禽,心有徊惶,我獨伊何,來往變常。
翩翩之燕,遠集西羌,高山峨峨,河水泱泱。
父兮母兮,進阻且長,嗚呼哀哉!憂心惻傷。


《董小宛》

    自古名妓,風情萬種者有之,色藝雙絕者有之,情操高尚者有之。董小宛正是這幅絢爛畫卷中廣為傳誦的“金陵八艷”之一,她名震秦淮,千嬌百媚的姿色曾引起了一群名公巨卿,豪紳商賈的明爭暗鬥。千百年來,有關她的故事蒙上了種種歷史神秘的風塵,已成為一個纏綿悱惻的美艷傳奇。

    本書以小說的手法和生動的筆觸,栩栩如生的描繪了一代名妓董小宛的青樓生涯,作者高陽文筆堪與金庸相比,頗具大家風範。觀其書,當思琴之聲、棋之局、書之妙、畫之韻、秦淮河的波光柳影、美人的恩重情深,掩卷後依然令人驚嘆:好一幅藝妓風情圖。  

 


人物走筆
v 歷史學家黃仁宇與小說家李尉昂 2004-08-24 17:33:38
v 陳三立:中國最後一位古典詩人 2004-08-17 11:05:59
v 陳維崧:清初詞壇第一人 2004-08-11 09:58:44
v 顧炎武:天下興亡 匹夫有責 2004-08-02 10:16:47
v 吳兆騫:絕塞生還吳季子 2004-07-27 11:04:11
v 吳梅村:天荒地老一詩人 2004-07-21 16:14:19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號 郵政編碼:100040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8891032 新聞從業人員職業道德監督電話:010-68892232 68892233 監督郵件:jchsh@cri.com.cn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0102006 京ICP證120531號 京ICP備0506489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702000014
網站運營: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國際在線版權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