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涼山州“懸崖村”:下足“繡花功夫” 走出“蝶變”之路

2018-10-16 15:04:55 | 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 | 編輯:鄧超 | 責編:陳夢楠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懸崖村”(攝影-阿克鳩射)

“懸崖村”全貌(攝影 阿克鳩射)

  國際在線四川報道(幹丹婷):“蜀道難,難於上青天”。這是形容四川一帶的山路,非常地難以攀爬,走這樣的道路,比上天還難。

  坐落于四川大涼山腹地昭覺縣支爾莫鄉的阿土勒爾村便是四川“蜀道難”的典型村落之一,屬於四川脫貧攻堅主戰場“硬骨頭”中的“硬骨頭”,也是各級幹部立下“軍令狀”必須限期攻克的堡壘。

  阿土勒爾村地處大涼山古堣j峽谷深處,山腰上的勒爾組,位於海拔約1400米的懸崖上,與谷底垂直落差近800米。因進村需要順著懸崖絕壁斷續攀爬17條藤梯,因此該村被外界稱為“懸崖上的村莊”。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懸崖村“藤梯(攝影-阿克鳩射)

阿土勒爾村,位於海拔約1400米的懸崖上,孩子們每天只能攀爬幾乎垂直的藤梯,耗時2小時回村。(攝影 阿克鳩射)

  出行閉塞,制約著阿土勒爾村脫貧致富。

  2017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四川代表團審議時表示,曾在電視上看到有關涼山州“懸崖村”的報道,特別是看著村民們的出行狀態,感到很揪心。

  針對四川的脫貧攻堅,從中央到四川省、涼山州、昭覺縣都加大支持力度,各項扶貧政策早已落地生根,各項工作也相繼開展著。

  2014年,精準識別貧困戶42戶171人。

  2015年,昭覺縣委派駐阿土勒爾村駐村第一書記和駐村扶貧工作組,確定了“長短結合,種養互動”的脫貧規劃。

  2016年,涼山州委和昭覺縣委多次派旅遊考察隊和地質專家和鄉、村幹部一道對以“懸崖村”為節點的“古里拉達”峽谷旅遊資源和開發價值進行實地調研。

  ……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懸崖村”鋼梯全貌(攝影-阿克鳩射)

2017年8月,阿土勒爾村開始使用鋼管代替此前老舊“藤梯”,11月初,“新天梯”建好。(攝影 阿克鳩射)

  從懸崖絕壁垂直懸挂的17條藤梯變為牢固結實的2556級鋼梯;從只有極其微弱的通信信號到現在4G信號全覆蓋;從默默無聞的小山村到被外界熟知的網紅鄉村……近年來,這個讓人感到“揪心”的“懸崖村”已悄然改變。

  生活之變,“懸崖天塹”變“幸福通途”

  隨著4G信號的全覆蓋,懸崖村的村民們漸漸感受到了互聯網的魅力,尤其是年輕人的感受更加深刻,他們借助網絡平臺通過手機直播向外界傳遞懸崖村每天發生的大事小事。

  村民某色蘇不惹(漢語名 楊陽)是當地人氣最旺的“網紅”之一,每天他直播三四個小時,介紹懸崖村如今的變化。在他的鏡頭下,村民們在幾乎垂直于地面的懸崖峭壁上攀爬,向網友們展現出一種獨特而又堅韌的生存方式,獲得了大量網友點讚。現在,莫色蘇不惹的直播開始著重介紹家鄉的土特產,推銷家鄉的產品,效果很好。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懸崖村“鋼梯(攝影-阿克鳩射)

“新天梯”建好後,為村民出行帶來了極大的方便。(攝影 阿克鳩射)

  此外,該村的村民莫色拉博在“懸崖天梯”護欄上行走的視頻也在網上熱傳。據了解,那段護欄是位於半山腰上的一個觀景平臺,當年,正是莫色拉博在陡峭的崖壁上為平臺搭建打下的固定鋼釘,平臺建成後,這裡被命名為“拉博站”。

  如今,莫色拉博的攀岩特長得到了更好的利用,他和村堛4個青年被旅遊公司選中送往雲南大理接受專業攀岩培訓。莫色拉博說,等旅遊項目開發出來,他就用自己的攀岩、滑索技能照顧前來遊玩的遊客,做好他們的嚮導。

  在懸崖村年輕“網紅”們的直播下,幾代生活在封閉大山中的人們,通過互聯網與這個時代緊密地聯絡在一起。

  村小旁修建的衛生室,配備的全科醫生,確保了村民能急病急醫;蓄水池的修建,飲水管道的安裝,改變了“懸崖村”過去電壓不穩、經常停電、用水不便等窘境……“懸崖村”生活環境的改變成為該村脫貧奔康的落腳點。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阿土勒爾村新教學樓(攝影-阿克鳩射)

阿土勒爾村新教學樓(攝影 阿克鳩射)

  教育之變,“揪心上學”變“安心上學”

  在某色蘇不惹和莫色拉博這一批年輕人找到自己人生目標的同時,另一批少年也開始了嶄新的學習生涯。2018年年初,阿土勒爾村小學的老師和孩子們終於搬進了盼望已久的五層新教學樓,原來的老教室被打造成了乾淨、整潔、舒適的宿舍,學校堶僭鞳B操場、衛生間一應俱全。

  學校開始實行全封閉的寄宿制生活,學生週末不回家,中途允許家長探望,往返學校由家長、村社幹部、老師接送。孩子們的校園生活豐富多彩,在課業學習外,可以打籃球、踢足球,還能學習唱歌、跳舞、繪畫等。

  通過參加各類比賽和活動,孩子們開始陸續走出大山,走進大城市,拓展了他們的眼界和認知,也更加堅定了他們學習的熱情。

  除了義務教育,村堣]開始重視起了學前教育,實施“一村一幼”“一社一幼”。在山下的村小設立一個幼兒班,在山上建立一個幼教點,解決山上的小孩無法到山下進行學前教育的難題,29個孩子在家門口就可接受學前雙語教育。

  “懸崖村”第一書記帕查有格經常和家長們說:“這批孩子是村埵野v以來受教育起步最高的。”山上的阿土勒爾村勒爾社設1個幼教點,招收29個孩子,山下村小設幼兒班,接納10名該村牛覺社的兒童,而該村特土社的幼教點目前也已經在規劃建設之中。孩子們在學校接受著漢彝雙語教育,許多只有五六歲的孩子,都已經能說流利的普通話了。

  教育給“懸崖村”孩子們的人生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也為“懸崖村”的建設發展孕育著新的希望。

  產業之變,“綠水青山”變“金山銀山”

  既然“懸崖村”出入村道路如此艱辛,為何不選擇搬走呢?

  “一是相較于山下狹窄且惡劣的地質條件,山頂的土質和光照反而讓‘懸崖村’成為一片宜居沃土,農作物產量甚至遠高於涼山州平均水平。二是故土難離,祖祖輩輩生活的故鄉,誰也不願就此捨棄。”帕查有格對此解釋道。

  為此,把產業發展作為“懸崖村”脫貧奔康的後續支撐,充分挖掘資源優勢,借力“懸崖村”社會效應,制定“長短結合、種養互動、農旅互融”產業發展規劃,引導村民從牛耕人種、自給自足向現代化經營、商品化營銷轉變,成為該村脫貧致富的關鍵。

  2017年,涼山州國家油橄欖重點良種基地無償提供給“懸崖村”600株油橄欖良種苗木,建立了0.4公頃高標準試驗示範地,開展試種試驗。經過一年的試種,油橄欖長勢良好,有的已經開始挂果。

  其實,為幫助村民們脫貧增收,在油橄欖規模化種植之前,“懸崖村”早已有了臍橙、核桃、青花椒、三七等種植業,並成立了山羊養殖合作社。目前,該村創新性地採取“公司+支部+黨員+農戶”的經營模式,引進國家油橄欖基地西昌中澤公司,聯合組建昭覺支爾莫油橄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註冊“懸崖村”農產品系列品牌,與京東簽訂電商扶貧協議,通過電商平臺銷售、無人機配送“懸崖村”系列品牌。農戶實際可通過公司股權分紅、土地流轉、油橄欖產業基地務工、電商平臺等方式拓寬增收渠道。

  如今,村民們的眼界也不再局限與此,開始有了自主地探索和嘗試。

  “懸崖村天梯”的名聲給村子帶來了一批批遊客,部分村民開始在自家的住房婺g營起了簡易的小賣部和農家樂。

  目前,村堣s上山下開起了8家小賣部,山上辦起了第一家農家樂,山下有了第一家苞谷釀酒作坊,首家民俗客棧加快建設,大家都在想方設法找致富門路。“懸崖飛人”拉博在家門口實現了把樂趣當職業的夢想,成為第一位被旅遊公司聘任的戶外攀岩領隊。

  如今,利用獨特的峽谷、溶洞、溫泉、原始森林、岩壁、彝文化等資源優勢,打造“懸崖村·古堣j峽谷景區”成為昭覺縣的重要戰略規劃之一,旨在將“懸崖村”打造成全國知名的山地旅遊度假旅遊目的地、彝區農文旅體驗目的地和文旅產業扶貧示範基地。

  “懸崖村”的村民們都在捲起褲腿、甩開膀子,為了美好生活奮鬥著。曾經的“懸崖村”正向雲端上的“小康村”闊步邁進。

  “懸崖村”的痛和變,折射出了大涼山扶貧的急和難,同時也折射出四川人民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勇攀懸崖高峰,闖出一條條精準脫貧成功路子的決心。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