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提前 渠江流域與時間賽跑

2019-06-24 09:19:28 | 來源:四川日報 | 編輯:鄧超 | 責編:陳夢楠

按最極端情況準備應急物資,模擬歷史最大洪水衝擊——

“大戰”提前 渠江流域與時間賽跑

  流域名片

  渠江,發源於秦巴山區,至重慶合川區匯入嘉陵江。

  這是一條學術界都很難定義正源的河流,也是歷年全省防汛的重中之重和難中之難。

  從地圖上看,渠江整個流域呈扇形。橫穿巴中的巴河,縱貫達州的州河,在渠縣三匯鎮交匯。每年汛期,東南方向來的水汽,在秦巴山區南麓極易形成與山勢平行且穩定的雨帶,全流域同時遭遇強降雨概率較大。2011年8月,流域遭遇有記錄以來最大流域性洪水,巴中、達州、廣安150余萬人受災。

  渠江防汛,重在城鎮內澇。流域內城鎮多數沿河谷而建,很容易水位暴漲、倒灌城區。渠江防汛,難在重點工程。骨幹水利工程雖已陸續開建,但竣工尚早,並已身處洪水衝擊第一線。

  本報記者 王成棟

  備戰實招

  6月19日至21日,川東北大地雷聲大作,風雨交加。渠江,迎來入汛以來最強降雨過程。經前期積極備汛,本輪強降雨未導致流域內發生人員傷亡和重大財產損失。

  氣象資料顯示,今年汛期,渠江流域降雨將比往年偏多兩成。6月下旬,渠江流域已正式進入雨季,比預想提前了十來天。

  渠江兩岸已是“戰聲隆隆”。其流域各防汛部門該如何應戰?就在本輪強降雨前夕,6月18日起,記者沿著渠江第二大支流州河,從普通街道到骨幹工程,邊走邊看。

  戰城鎮內澇

  逐戶落實責任人

  按最極端情況備好應急物資

  6月18日15時55分,達州氣象局發佈入汛後首次暴雨藍色警報。

  “快,通知所有人上崗!”5分鐘後,楊海就拎著雨衣衝到一處易淹點。作為達州市達川區三里坪街道辦事處主任,和內澇搏鬥,是他迎戰主汛期的第一要務。

  三里坪街道是達州城區最低窪區域之一,轄區內州河河道有8公里長,在內澇形成前快速轉移安置受威脅居民,是汛期這裡最緊要的課題。

  根據轄區內流動人口多的特點,三里坪街道辦把現有幹部及黨員編成若干個小組,分別鎖定對應的危險區域。在核查實際居住人員信息基礎上,採取組員包片的形式,逐戶落實預警信息通知和轉移責任人。

  受威脅群眾的妥善安置,則是另一個現實問題。

  麵粉三百斤、大米四百斤、醫療箱兩套……18日傍晚,在三里坪街道花溪社區安置點庫房堙A楊海和社區黨支書胡馨逐一核查備汛物資。按照計劃,這個安置點至少能保證500人基本生活需求。

  在三里坪街道,這樣的安置點有4個。最極端情況下,至少可確保2000人兩天內生活無虞。兩天,是達州主城區內澇持續的最長紀錄。

  “這比易澇區總人口還多,所以我們還是有底氣。”楊海說。

  守在建水庫

  模擬200年一遇洪峰

  導流洞仍能應對自如

  6月20日7時,宣漢縣渡口鄉境內土溪口水庫建設工地上大雨傾盆。過去一個小時,上游來水量暴漲至200立方米/秒。

  把州河正源前河攔河截斷的土溪口水庫,設計防洪庫容超1億立方米,是州河最大控制性水利工程,也是渠江流域骨幹水利工程之一。今年主汛期,尚未“破繭成蝶”的水庫,反而是防汛重點。

  “緊張,但不害怕。”20日一早,土溪口水庫建設管理局生產科科長何仕海就鑽進了工地,開始巡查圍堰和導流洞。

  何仕海的底氣,來自於導流洞和圍堰。修建於2017年底的土溪口水庫導流洞,是工程在建期間前河行洪的唯一通道,設計最大流量2300立方米/秒。這個數據,超過上遊河段百年一遇洪水標準。前不久的模擬演練中,面對前河200年一遇洪峰,導流洞仍能應對自如。

  土溪口水庫能否安全度汛的另一個關鍵,是導流洞前方的圍堰。指著腳下整齊的石塊,何仕海介紹,為防護土石結構圍堰,5月入汛前,管理局專門在圍堰來水方向建了一層“裹頭”——由石塊和拇指粗的鋼筋組成的防護體,能夠將水流與圍堰隔離開。

  “從這輪強降雨應對來看,‘裹頭’效果不錯。”20日晚,上游水位逐步回落,何仕海松了一口氣。

  備汛故事

  “防”字優先

  “不夠,還要添!”每到一處易淹點、物資儲備點,楊海幾乎都會不斷重復這句“口頭禪”。

  調任三里坪街道辦之前,他曾在達川區防汛辦工作多年。在楊海看來,防汛備汛的措施和物資,諸如避險路線、抽水機和常用藥,都是越多越好。“有準備總比沒有準備好,多一點準備也比少一點準備好。”楊海說,無論是應對江河洪水還是內澇,“防”永遠是最優先的那一個。但怎麼防、防什麼確實是門學問,只有不斷細化應對措施,才能提高抗禦風險的能力和底氣。

  楊海說,在別人眼堙A常用藥和抽水機或許不值錢,增設的避險路線或許不起眼。但是在某些特定環境下,這些小東西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大作用。

  記者手記

  “罵聲”比“哭聲”動聽

  採訪路上,記者偶遇渠江流域幾位市縣防指負責人,也領教了他們的“暴脾氣”。

  “汛限水位多少?”“避險線路為啥不多設幾條?”……每到一處,問題“咄咄逼人”,如果對方答不上,立馬“變臉”:“限期整改,現在就去!”

  但遭“吼”的下屬們卻說,這些“暴躁”的負責人,平時都是有名的好脾氣。只是,汛期除外。

  為什麼?“是現在吼得難聽,還是以後哭得難受?”對此疑問,達州市防指辦公室主任劉仕殿給出回答。

  劉仕殿說,上次渠江發生流域性洪水,還是2013年。多年不見洪峰,難免有人會懈怠。但所有見識過渠江咆哮時的人都很清楚,這是一座不折不扣的“休眠火山”。唯有做好萬全準備,才能確保川東北成百上千萬老鄉的生命財產安全。

  採訪即將結束時,記者瞥見一條防汛標語:寧可事前聽罵聲,不願事後聽哭聲。

  是的,在主汛期,罵聲絕對比哭聲動聽。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