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園慧:活動能推就推了 人死變黃土錢夠用就好

2017-04-21 08:53:27|來源:網易體育|編輯:汪靜涵

  去年佛山冠軍賽,由於一開始找不到採訪間的鑰匙,我和傅園慧坐在外面“安靜”地亂侃了四十分鐘。一年後青島,想和她在場邊說上哪怕一分鐘,都會被各種前來要簽名合影的人打擾。我有些感慨:“佛山好像還在昨天,一轉眼,這一年變化太快。”她坐在床上,盤著腿,和過去一樣毫無顧忌地選擇了最舒服的姿勢:“你還好,對我來說這一年好像過了十年。”好像一切都變了,她卻好像又沒有改變什麼。

  

  想時光倒流消除熱度 卻只能往前走

  “傅園慧,你能對青島觀眾做一些新的表情包嗎?”“傅園慧,現在還有新一批表情包嗎?”在混採區,青島當地媒體屢次提出這樣的要求,她只能一遍一遍地解釋:“那不是故意做出來的,我太開心的時候才會有表情包。”

  因為堿鬤纗B會的“烏龍”,傅園慧成為目前中國最火的運動員。準決賽將58秒95聽成了58秒59後的狂喜,讓她做出“我很滿意”的表情和說出“洪荒之力”的金句:“我嘴上說著58秒95,心堣@直想著的是58秒59,決賽都不想遊了,這個成績就夠了,我可以回去吹牛了,退役了!”

  

  因為這一瞬間的狂喜,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人們不知道”我很滿意”背後是痛苦後的極度釋放,2016年,傅園慧經歷了運動生涯中最大的一次滑鐵盧,年初澳洲三國對抗賽她比自己同期成績慢了11秒,接著又從世界冠軍跌到了全國第八,聖保羅賽前訓練營時,曾經的搞怪少女不見了,不管在訓練館還是在酒店,傅園慧都沉默著,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那時候太難了,去年狀態一直不好,澳洲練得那麼苦,但能遊到什麼程度誰心堻ㄗS底。奧運會能到那個成績,採訪時的表現真的是太開心了,如釋重負。”傅園慧的爸爸曾感嘆:“那段表情包視頻你們看都是開心的,我其實是難過的,她那樣的狂喜,是因為前面經歷了太多痛苦,我現在都不願意再去多想多講那些了。”

  不管是發泄還是狂喜,無法阻止的是,“洪荒少女”一夜爆紅,微網志粉絲人數從當初的10萬到如今的800多萬,奧運歸來時,她在機場看到龐大人群所露出的恐懼表情讓人記憶猶新:“我並不會感覺很開心很滿足很驕傲,我感覺很恐怖,很恐懼!”

  她害怕,怕會迷失自我,怕忘了為什麼而活,怕成為別人喜歡的樣子而不是自己心中的樣子,傅園慧覺得這樣人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而且這種”火”讓她心堥S底:“我是覺得我沒有到這個資格可以火,我不是破世界紀錄的運動員,我是世界頂尖的,我覺得要那麼火起碼也是破世界紀錄那個級別,有絕對的實力號令你這個領域的人,那這麼火還是挺正常的,但是奧運第三,雖然是我的最好成績,但是距離世界紀錄和實際第一還是有一點點差距。”

  不管情願與否,現在的名氣讓她走到哪都是焦點,青島冠軍賽運動員休息區,她換好衣服走進來,就有志願者追上她:“傅園慧能和我合個影嗎?”“在這裡不太好吧?”她一邊回答一邊向前走,志願者不甘心:“可是我都等了你好幾天了。”傅園慧停下腳步,滿足了合影要求。這就是成名的代價:“你心堳雂ㄦQ合影,但是你又不好意思拒絕別人,會讓自己非常難受,寧可讓大家不要認出來。”

  現在出門,要戴口罩、墨鏡、帽子……將自己全副武裝,離開游泳館得需要爸爸的保護,傅園慧不喜歡這樣,她不想當明星,甚至覺得自己不適合當明星,她搞笑著去比劃著明星地樣子:“真正摩羯座是板著臉面無表情那種,那是很適合當明星,每天活的天衣無縫,自帶騰雲駕霧仙氣繚繞,一走出來哎呦仙人!”然後又一本正經:“真正的明星都有職業素養,有藝術細胞,為他們的職業付出很多努力,像我這樣的哪能算得上什麼明星啊!”

  她太接地氣了,她會放肆地在泳池邊大聲唱歌,她會像“瘋丫頭”般潛入池底亂舞,她會毫無顧忌地和男隊友嬉笑打鬧,又如現在這樣不顧形象地坐在床上,表情誇張地與記者閒聊。而這一切都在公眾面前,被無限放大,甚至被亂寫和隊友的牽手緋聞。

  這個一直按照自己節奏過日子的女孩,這時才發現一切都超出了自己的預期,人生突然就失控了,她從未想到過也想不明白今天所發生的的一切。“我沒覺得我和別人有任何不一樣,所以這樣的關注我會對我造成比較大的困擾,我會覺得壓力很大,會覺得有點迷茫,就像有東西模糊了我的眼睛一樣,一下子找不到什麼樣的地方比較適合我。”

  再多的苦惱,再多的困擾,時間也回不到奧運會的那一刻:“我想消除這些熱度,退回到跟以前一樣,但後來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自己往前走,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或者說直接離開游泳池做其他你喜歡的事。” “我還是想過以前的日子。”

  “精神病”只是保護殼 何必在意鍵盤俠

  “行走的表情包”、“運動員中的清流”、“洪荒少女”……最初,吃瓜群眾們這樣形容傅園慧的率真。慢慢地,輿論出現變化,“傻子”、“神經病”、“做作”這些負面評價開始佔據更多的版面。

  “不管是表揚的批評的,其實我都不承認,因為那都不是真正的我。”

  傅園慧真正的樣子是什麼?是站在賽場上,用指甲將自己劃出一道道血印的“狠角色”,是比賽中,絕對不讓自己成為第二名的“猛獸”。 她坦誠地說自己極端、血性,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人,有時會磨滅掉別人的自我。

  

  “真正的我是一個侵略性很強的人,非常強勢,不然我成為不了一個優秀的運動員。平時嬉笑怒罵,很開朗很頑皮,是因為不想我過於強悍的個性傷害到別人,我寧可當一個傻子,我也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是一把鋒利的刀,所有大家覺得我可愛的一面、樂觀的一面、開朗的一面、溫和的一面都是讓自己不要傷害別人的刀鞘,但是在比賽時我的刀鞘是不存在的,那才是真正的我。”

  “難道說傻子、神經病是你的保護殼?”

  “對呀,確實是,我寧可這樣子,因為這樣我傷害不到別人,我不想傷害到我不想傷害的人,他們可能會覺得我是傻子,神經病,但我自己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知道我不是就可以了。”

  毫無疑問,傅園慧知道“神經病”、“智障”這樣的負面評論,她不會生氣反而覺得可笑:“有些喜歡你的人覺得你樂觀開朗非常可愛也很純真,確實是我,還有一些人覺得做作演戲,表演,這些我不承認,我說不是的,沒有人會理你。”她曾看過一幅漫畫,就是描述網上這些能罵到天亮的“鍵盤俠”:他們在平時生活中非常委屈,一回到家堙A拉開自己的衣服,胸口有個K的字母,拿起鍵盤就是超人,可以征服全世界,是世界正義的代表。

  “他們在網上對我的點評,就是人們平時聊天吹牛時說的話一樣的,但是我不會在背後點評別人,這世界上每個人都有他們的優點,我們看到的都只是他們的一面,我們沒有資格指責任何人。” 她把這些視為成名後必須要承受的:“既然火了,出名了,就要做好準備被大家發泄的對象,因為你不夠強。”

  傅園慧不在意,她覺得人是活給自己看的,何必在意別人的眼光:“我很樂意接受大家對我的讚美,會讓我很開心,讓我更加充滿愛心,但是當那些輿論的嘲諷質疑批評齊來的時候,我也不會因此而倒下,只會變得越來越強。”但她還是悄悄地把微網志設置成關注後才能評論,有時還會刪除評論並加入黑名單:“ 防止那些真的是閒得無聊的人,其實這種事情沒有什麼意義,但是好爽好爽,”說到盡興處,傅園慧還會惟妙惟肖地模倣著鍵盤俠的樣子,這一刻她好像又是以前的“逗比”少女,“我的地盤你就別給我撒野了,其他地方隨你罵。”

  真正的惡意來自於媒體,2016年國際泳聯短池世界盃北京站,她在並不擅長的短池中報名了從未遊過的副項,最終兩項未進決賽,50米自由泳獲得第7名,卻被寫成“一味參與各項活動而荒廢了訓練,結果一敗塗地。”人們像看笑話一樣看著這位時下最熱的“網紅”,傅園慧很委屈:“吃瓜群眾‘哎呀,傅園慧荒廢訓練了,參加綜藝節目’,其實我一共就參加三個,為什麼會覺得參加多?宣傳做得好,節目組不停地炒炒炒,有的只是邀請了我,但其實我並沒去。”她無奈發微網志質疑:我什麼時候荒廢的訓練比賽?你這樣有問題的!

  2016年11月,傅園慧在亞洲游泳錦標賽上獲得兩塊金牌。2017年4月青島冠軍賽,傅園慧同樣拿下兩個冠軍並打破全國紀錄:“這就是最好的回擊,用嘴巴說的有什麼用啊!”

  從未簽約經紀公司 只想安穩當運動員

  傅園慧最大的困擾不是無處不在的關注度,而是紛至迭來的代言和活動邀約,奧運後,她一直疲於應付這些以前無法想像的事,四年才有一次的休息時間,傅園慧卻過得異常糾結:“睡覺睡不好,精神上非常疲勞,有時早晨六七點起來,可能一直到晚上十點十一點。”

  

  開始有形形色色的人,出於各種目的去接近她,試圖闖入她的世界,甚至有人在網上聲稱傅園慧簽約了某經紀公司,團隊不僅在社交網站上幫助傅園慧打造了十分討喜的“逗比”性格,符合90後的喜好,還在比賽結束的第一時間為她做了直播。原來是“打造”的,有網友看到新聞後質疑道。看到這樣的傳聞,傅園慧一臉懵:“根本就沒有,這簡直就是污衊!我的經紀公司叫傅園慧的小狗窩!”

  相對於外面世界的複雜,傅園慧還是想要回去訓練:“游泳池堣裐堹S別平靜,什麼都不用多想,我的朋友們也是以前的朋友們,大家都很單純,每天就是起水訓練完,吹吹牛,大家說些毫無營養的話。”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無非就是快樂和充實:“我為自己的心而活,我做我認為對的事情。人死了以後也就是一抔土,有再多的錢都帶不走,吃穿夠用就可以了”

  她不再迷茫,開始學會拒絕,將數個千萬代言一口回絕,她告訴爸媽這些都是虛的,得踏踏實實過自己的日子。世錦賽臨近,為了保證安靜的環境,她委託父親和國家隊幾乎推掉了所有活動。

  “不可能火一輩子,出名了是運氣好,我們是舉國體制的運動員,能有這樣的成績,不管火不火,都是國家給你的,教練父母給予的一切,不是靠自己。”她不想被名利所左右:“名和利會影響一個人的,會影響一個人的夢想、目標,會影響選擇,當你被這樣所控制,你的人生再也活不出精彩。”

  她太明白,清醒得不像21歲的少女,周圍的人都勸傅園慧應該趁機撈一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她卻認為錢可以日後再賺,現在應該先把游泳遊好了:“沒有成績,就算在鏡頭前跳舞、唱歌都不會火,都不會有平臺讓大家認識你,首先要有實力!”

  傅園慧淡泊的心境有些像她的教練李雪剛,奧運後,李指導從未和她聊過相關的話題:“他不在乎這些,也相信我能夠做好,我也確實從來沒有跑偏過。”奪得奧運銅牌後,傅園慧沒有在鏡頭前感謝教練,那些話不用當著大家的面兒說,她默默地給教練買了輛價值百萬的寶馬車:“他好幾年沒換車了,我知道他喜歡,是我自己選擇的顏色,特地給我定制的,送給教練她肯定很開心!”

  一輛車顯然無法報答教練多年來的培養,傅園慧深知奧運冠軍才是最好的回報:“前提是我遊得到奧運會,我怕我會堅持不到,因為我是短距離選手,游泳改朝換代說換就換,有一天突然蹦出來小朋友遊進58秒多我就退役了。”然後她一邊拍著床一邊嘆息道:“你不能不服老,心再強能力再強也不能不服老。姐,沒幾年好練,當運動員沒幾年,珍惜現在吧。”

  “你這個火和成績……”

  沒等記者把話說完,傅園慧就接了過去:“火就別講了,過兩年就好了,今年過完肯定不會再火了,應該能恢復正常了,人民群眾遺忘這些大事件是非常快的,我相信他們。”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