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永紅:《台北法案》的動機與影響

唐永紅:《台北法案》的動機與影響

 

唐永紅(資料圖)

 

美國當地時間3月2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由參眾兩院先前通過的“2019台北法案”,從而使之成為具有法律效力的《台北法案》(TAIPEI Act)。這是繼1979年的《與臺灣關係法》、2018年的《與臺灣交往法》(又稱《臺灣旅行法》)後,美國再一個以“臺灣”為名的國內法。另一項以臺灣為名的法案“臺灣保證法”(Taiwan Assurance Act)則已經在眾議院院會通過,正在等候參議院的立法程式。問題是,美國當前陸續出臺這些插手臺灣問題干涉中國內政的國內法的動機何在?《台北法案》的生效及其實踐已經及將會產生什麼影響?

 

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大陸不斷髮展,與美國的差距日益縮小,國際政治經濟格局及其遊戲規則因此也有所變化。加之中美的社會政治制度與意識形態本來就有所不同。在此背景下,美國民粹主義開始盛行,認為中國大陸的發展給美國的國家利益帶來了挑戰與威脅,開始把中國大陸作為其第一位的戰略競爭對手加以遏制。為此,近年來美國開始動用其各種條件與機會來遏制中國大陸的發展,包括利用臺灣一直期望美國支援其所謂“國家正常化”而打“臺灣牌”。例如,通過軍售臺灣,派出艦機通過臺灣海峽,讓臺灣方面以為美國會出兵保衛臺灣的安全;修改或訂立其對臺的相關法規,讓臺灣方面認為美國支援其立場、主張與行動,不僅會強化臺美經貿關係,而且會實現所謂臺美關係的正常化;也聲稱會幫助臺灣拓展國際空間。所有這些言行讓臺灣方面覺得是實現其所謂“國家正常化”的千載難逢的機會,而心甘情願地甚至主動地作為美國對付中國大陸的“棋子”。正是在上述背景與動機下,《與臺灣交往法》、《台北法案》陸續得以出臺。預計“臺灣保證法”也將會順利成法。

 

從其主要內容看,《台北法案》一是要求透過美國對於臺灣擁有“外交關係”的世界各國採取實質行動,支援臺灣維持與其現有所謂“邦交國”的關係,支援並確立臺灣在國際之地位。所謂“實質行動”,就是該法要求運用美國的影響力,對調整與臺灣關係的國家,增加或減少美國與其經濟、安全、外交交往。二是要求透過美國利用影響力或其他工具,支援臺灣成為所有不以主權國家為參與資格的國際組織會員,並在其他適當組織內取得觀察員的身份。該法規定其生效後1年內,及公佈後前5年,美國國務院須向國會報告美國政府在強化臺灣與印太區域夥伴的外交關係上採取了哪些步驟。此外,《台北法案》還敦促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應和國會協商,尋求機會進一步增強美臺雙邊經貿關係。

 

顯然,《台北法案》的上述內容與措施,正是一直在尋求臺美關係正常化、拓展國際空間,進而達成所謂“國家正常化”的“臺獨”分裂目標的臺灣當局所夢寐以求並苦心經營的階段性成果。難怪臺灣外事部門3月27日發布新聞稿表示,誠摯歡迎與感謝美國行政部門及國會對臺灣“外交空間”、國際參與、深化臺美經貿與安全關係,以及對臺灣民主成就的肯定與一致支援。的確,《台北法案》的上述內容與措施,如果能夠不打折扣地付諸實踐,並能夠獲得有關國家、國際組織的完全配合,那麼可以預期將會顯著提升臺灣的國際參與。但問題是,當今的國際政治經濟格局及其變動態勢,將會註定《台北法案》的上述內容與措施基本上只能是一紙空文,而臺灣當局也高興得太早,小心未獲其利,先受其害!

 

當今世界,美國正在衰落,而中國正在崛起;美國正在“退群”放棄大國擔當責任,而中國正在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事實上,在中國大陸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際政治經濟格局及遊戲規則正在發生相應變化的背景下,跟中國大陸建立並保持邦交關係是各國各地區自身利益的要求,而國際社會唯美國馬首是瞻的形勢已不復存在。因此《台北法案》企圖幫助臺灣參加國際組織及鞏固“邦交”,但實際層面很難起到多大的作用。經濟層面,美國自身經濟正在逐漸衰落。在此過程中,即便美臺經貿關係形式上如《台北法案》要求增強了,但實質上也很難對臺灣民生經濟發展有多大的幫助作用,反而可能讓臺灣民生經濟因美國的要求所做的不堪承受的開放政策而付出更大的代價。事實上,《台北法案》要求的增強美臺經貿關係,實際上並不是真的想幫助臺灣發展民生經濟,而是希望臺灣方面進一步向美國開放臺灣的農蓄農產品市場及其它市場,以有助於美國的對臺出口,進而有助於美國自身產業經濟的發展。

 

《台北法案》簽署生效,民進黨當局感激涕零,但殊不知該法的生效與實踐,不僅會讓臺灣在民生經濟發展方面直接付出代價,而且很可能導致中國大陸的反制而會讓臺灣在兩岸關係發展方面、臺灣發展環境方面甚至臺海安全方面付出慘重的甚至不堪承受的代價。眾所週知,《台北法案》之所以出臺,也是臺灣民進黨及其當局動用銀彈勾結美國“友臺”勢力長期苦心經營的結果,更是主動配合美國遏制大陸所得的“回報”。

 

毫無疑問,《台北法案》的出臺已嚴重破壞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必將對中美關構成嚴重衝擊。3月27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就嚴正表示,“美方所謂‘2019年臺北法案案’嚴重違反了一箇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規定,嚴重違背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粗暴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世界上已經有180個國家同中國建交,美國早在四十多年前就在一箇中國的原則基礎上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上述法案卻公然阻撓其他主權國家同中國發展正常國家關係,這毫無道理,是赤裸裸的霸權主義邏輯。我們敦促美方糾正錯誤,不得實施該法,不得阻撓各國同中國發展關係,否則必將遭到中方的堅決反擊。”作者 唐永紅(廈門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