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水岸經濟“千帆競發”
來源:北京日報  |  2023-03-24 09:00:34

京城水岸經濟“千帆競發”

  近日,亮馬河6公里航線春季開航,沿岸數十家優質商家亮相,點亮附近商圈經濟。 本報記者 程功攝

  本報記者 朱松梅

  本月,亮馬河6公里航線醒春復航,乘船可一覽二十四橋十八景。未來三年,沿線商業帶也將聯動升級。

  北京六環內共有41條河。多年治水,越來越多的河流恢復水清岸綠,破碎的濱水岸線貫通了,成為這座城市中珍貴的公共空間。去年9月,本市首次將“水岸經濟”寫入了《關於進一步加強水生態保護修復工作的意見》。

  在亮馬河、永定河、三里河、北運河等河湖水系,濱水商業、文旅運動方興未艾。水岸經濟在一條又一條河流中孕育,也賦予了古老河流以新的活力。水清岸綠,商家緊跟著落了戶

  藍色港灣東側,亮馬河的蜿蜒岸線圈出一汪清澈小湖。湖畔山石堆疊,花樹蓬勃,孩子們最愛來這兒,張望著尋找錦鯉和柯爾鴨。有了人氣兒,幾家環湖餐廳自然客流火爆。

  因位置偏僻,在亮馬河治理前,這片區域頗有些冷清。“從前河畔商業也不少,但都背對著河,大門衝另一邊開。”朝陽區水務局副局長王成志告訴記者,80萬平方米的亮馬河風情水岸落成後,商家紛紛轉過身來擁抱河流,很多餐廳重新裝修,濱河一側有大落地窗。

  一條河的治理帶火了周邊商業。如今的亮馬河不僅是一條河,更是京城東部重要的商業帶——它為沿岸的藍港、燕莎、太古裏等商圈引來了客流,也帶動了三里屯路、郎園Station等城市空間的更新升級。

  與江南水鄉相比,北京的水資源並不豐沛,但商業對河湖水岸的青睞卻古來有之。通惠河上曾舟楫繁多,河畔市集曾晝夜不息;湖水盈盈的什剎海,將商業基因輻射至周邊的煙袋斜街、荷花市場;前門西河沿倚著護城河,成為民國時期金融業最集中的商街。

  城市飛速發展,河流一度成為行洪排污溝。水清岸綠之後,水岸間縈繞千年的煙火氣也回來了!

  在一個普通的工作日,記者穿過一條條衚同,三里河如同世外桃源展現眼前。這清淺的小河曾遭受污染,成為蓋板暗河,直到2017年治理後才重現水穿街巷的景色。幾年下來,書店、咖啡館、餐廳悄然落戶。

  理念變了,釋放濱水商務空間

  久居城市,誰能拒絕一條河的魅力?

  在八一湖畔,記者見到了水上運動教練小喬。這個姑娘瘦削矯健,皮膚經年累月暴露在陽光下,曬成了健康的小麥色。“現在湖水還有些涼,再過些日子,我們的項目就能開起來了。”她説,除了槳板、皮划艇和龍舟,公司還在籌備和試驗新的水上項目。“愛玩水是人的天性。比如大家初學槳板,劃不好會跌進水裏,但沒人著急生氣,大家很享受與水的親密接觸。”

  小喬打小兒在南方長大,家門口的湖泊就是天然遊樂場,水上運動樣樣玩兒得轉。可十多年前剛來北京時,她卻無奈轉了行——那時,這座城市的河流根本不具備拓展嬉水項目的條件。

  河湖清了,才有可能去開展各種水上運動。同樣不可忽視的是,除了生態條件改善之外,觀念的開放同樣重要。

  一位資深的水政執法人員回憶,前些年,除了查處違規排污,他們還有個重要的工作:勸大夥兒別去河湖裏遊野泳、滑野冰。一個“野”字,傳達出了政府部門偏向保守的態度。“為了這事兒,當年我們可沒少遭埋怨,左右為難。”他説,“很多大爺惱了,説自己在河裏遊了一輩子泳,沒碰到過危險!”

  市民的安全和親水的願望,兩頭都要兼顧。近幾年,永引渠的八一湖、永定河的曉月湖、朝陽公園的荷花湖以及溫榆河公園等河湖,都陸續劃出專門水域,交由專業機構運營,不但發售商業門票,還舉辦惠民活動。

  小喬又幹回了老本行。百餘公頃的八一湖上,白色浮標圈出水域的安全邊界,五至七名持證教練駐場。政府部門與運營機構聯動,每逢暴雨或疾風來臨前,會停止運營以保證安全。去年,一隻單人皮划艇每小時的租金為200元,價格不算便宜,仍供不應求。

  依水造勢,更多故事水到渠成

  在傳統語境中,“水”總是與財富相關。好寓意再加上濱水的開闊景致,成為世界級商務區的重要擇址因素。紐約曼哈頓、倫敦金絲雀碼頭、巴黎拉德芳斯等世界頂級商務中心區皆依水而建。

  北京沒有穿城而過的大河,城市副中心卻擁有獨一無二的“五河交匯”之地:北運河與通惠河、小中河、溫榆河及運潮減河,在燃燈塔下挽成結再流向遠方。運河商務區正加速建設,不斷釋放高品質的樓宇和商業空間,目前共有1.9萬家企業註冊。

  今年6月,“五河交匯”西側的樂堤港商場即將開業。樓體狀如即將起航的帆船,主入口的巨型裝置如明眸,被稱為“運河之眼”。借水的浩瀚和靈動,樂堤港面向河流一側設計了“聽潮碼頭”,用臺階和景觀營造了開闊的觀景平臺,帶給人們娛樂購物的極佳視野。

  城市副中心地勢低窪,有“九河下梢”之稱。在污染嚴重的那些年,越是水邊就越寂寥,如今恰好相反,有水的地兒才是黃金寶地。“我頭一次來臺湖考察時,站在寫字樓上,無意間看到了不遠處的蕭太后河。”知名服裝造型設計師陳敏正告訴記者,正是這驚鴻一瞥,讓他下決心將工作室落戶於此。清澈的河流,河畔是層層疊疊的綠,春秋季節白鷺翔集。“不擁擠、不嘈雜。工作累了,我會到河邊的辦公室坐坐,看看風景休息放鬆,然後很快可以精神飽滿地回去工作。”

  今年,海淀將在城北排水動脈——清河建設休閒水岸與濱水經濟互相促進的綠廊;朝陽也啟動了亮馬河經濟帶建設,將用三年時間完成沿線商業的更新。水岸之間“千帆競發”,更多的故事即將應水韻而生。

  專家觀點

  漕運時代,北京就興起了水岸經濟。壩河、通惠河這兩條漕運河流的終點——什剎海,就是當時最繁華的地方。後來中心城區的建設強度增大,很多河流消失或遭受污染,水岸經濟也隨之沉寂。

  如今,北京的水岸經濟大致分為三種形態,消費模式也有所不同。第一種典型是後海、三里河,水的尺度不大,建築跟水很近,外廊形成水街,有點類似江南水鄉的樣子。環湖適合餐飲、茶樓和酒肆,還可以借鑒南方經驗,引入燈光秀和水上表演,這是很傳統的水岸經濟模式。第二種的典型是亮馬河,河道跟建築之間存在綠地等自然空間,是休閒、運動和購物的複合空間,草坪上還可以開展臨時商業活動和表演。第三種以自然空間為主,典型的就是壩河、溫榆河,河邊通常有郊野公園。

  水能夠提升商業的價值,比如臨水的餐廳早早就被訂光了。亮馬河國際風情水岸建成之後,有的商業體就在臨水一側設置了落地窗和露臺,給人們帶來新的消費體驗。

  需要注意的是,在水岸經濟的發展過程中,需要水務、商業、綠化等多個政府部門的合力。此外,濱水空間應該發揮三個維度的複合作用:生態安全、保障民生和繁榮商業,發展經濟不能污染河流、阻礙行洪,也不能私佔公共空間。

  楊丹丹(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城市更新設計研究所副所長)

編輯:宋姝君
2023“打卡中國·讀懂中國式現代化”網絡國際傳播活動_fororder_700X190 拷貝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