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中國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指數發佈
來源:新華網  |  2022-12-05 10:06:18

  2022年12月4日,中國上市公司治理指數發佈暨學術研討會在天津召開,南開大學講席教授、中國公司治理研究院院長李維安在會上發佈了2022年中國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指數(CGGI)。這是中國公司治理研究院自2017年發佈全球首份《綠色治理準則》,並於2018-2021年連續四次發佈中國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指數後,對綠色治理(ESG)評價系統的再次應用。

  當前,環境和發展間的衝突加劇,生態環境問題日益凸顯,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廣泛形成綠色生産生活方式,碳排放達峰後穩中有降,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的總體目標,實現人與自然的包容性發展成為共識。隨著ESG投資規模創出新高,ESG評價機構和評價體系蓬勃發展,以及ESG資訊披露政策不斷加強,ESG已逐步成為企業可持續發展的評估工具和行動指南。

  在此背景下,“天人合一”的綠色治理觀作為一個重大課題被提出,重視環境(E)和社會(S)的治理就是綠色治理(ESG)。在推廣與落實《綠色治理準則》的基礎上,秉持綠色治理的核心理念與原則,通過構建綠色治理(ESG)指數,有效評價綠色治理的實際效果,可以準確把握現階段我國綠色治理的基本情況與水準,從而客觀地反映作為綠色治理關鍵行動者的上市公司綠色治理的現狀以及面臨的挑戰,這對理論創新和實踐指導都具有重要意義。

  中國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總體狀況

  中國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指數的有效評價樣本為1366家(截止到2022年4月30日在巨潮資訊網上披露2021年社會責任報告的上市公司,剔除2022年新上市的公司),其中主機板非金融上市公司1025家,創業板非金融上市公司146家,科創板上市公司84家,金融機構111家。

  中國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評價系統主要涉及綠色治理架構、綠色治理機制、綠色治理效能和綠色治理責任四個維度。評價結果顯示,2022年我國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指數平均值為56.58,較2021年的56.13提高了0.45,上市公司綠色治理仍有比較大的改善空間。

  中國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四大維度狀況

  從綠色治理(ESG)四大維度來看,綠色治理責任平均值最高,為59.72,説明上市公司在綠色公益等外部性綠色活動中表現較好,社會責任感和包容性較強;綠色治理效能維度次高,為57.97,説明上市公司在節能減排和迴圈利用方面表現也相對良好,而綠色治理架構和綠色治理機制的平均值相對較低,僅為56.54和56.47,反映出上市公司在綠色治理架構和機制頂層設計方面較為薄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與2021年各維度平均值相比,四個維度均有所提升,其中綠色治理架構提升明顯(提升0.73)。這説明上市公司更加重視綠色治理理念,同時將其融入發展戰略,並進一步滲透到公司制度層面。

  國有控股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表現較好,指數平均值為56.84,繼續高於民營控股上市公司。在四大維度比較中,國有控股上市公司在綠色治理架構、綠色治理機制、綠色治理效能和綠色治理責任各個維度均優於民營控股上市公司。

  中國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各市場板塊狀況

  在2022年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評價中,按照市場板塊對樣本公司進行劃分,科創板上市公司綠色治理指數位居首位,平均值達到56.79;其次為主機板上市公司,綠色治理指數平均值為56.74;上市金融機構綠色治理指數平均值為56.28;創業板上市公司的綠色治理指數最低,為55.62。科創板和主機板上市公司綠色治理指數高於全國平均水準。與去年相比,2022年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平均值在金融機構、主機板和科創板均有所上升,而在創業板下降幅度較大。

  主機板上市公司的綠色治理架構、綠色治理機制、綠色治理效能、綠色治理責任指數的平均值分別為56.72、56.44、58.48和59.69。與2021年相比,綠色治理架構、綠色治理機制、綠色治理效能和綠色治理責任四大維度的平均值均有所上升,同比分別提高了0.92、0.33、0.72和0.51。其中,綠色治理架構提升顯著,主要由綠色理念與戰略推動,這説明更多的主機板上市公司已在願景、使命和價值觀中嵌入綠色理念。

  創業板上市公司的綠色治理架構、綠色治理機制、綠色治理效能、綠色治理責任指數的平均值分別為55.76、56.33、56.85和59.94。相比于2021年,創業板上市公司除綠色治理責任維度略有上升外,其餘各維度均有所下降,綠色治理架構、綠色治理機制和綠色治理效能維度分別減少了0.53、0.93和0.05。創業板上市公司綠色治理機制下降較多的主要原因在於綠色運營(-3.43),反映了創業板公司在綠色供應鏈方面的突出挑戰。

  科創板上市公司的綠色治理架構、綠色治理機制、綠色治理效能、綠色治理責任指數的平均值分別為55.67、56.29、58.01和59.71。相比于2021年,綠色治理架構、綠色治理效能均有顯著提高,平均值分別增加了1.62和1.10,而綠色治理機制、綠色治理責任維度僅提高0.27和0.40。其中,綠色治理架構提升最為明顯,主要體現在綠色組織與運作方面,制定環境準則、條款或方案的科創板上市公司比例提升較大。

  上市金融機構的綠色治理架構、綠色治理機制、綠色治理效能、綠色治理責任指數的平均值分別為56.52、57.08、54.64和59.71。上市金融機構的綠色治理架構、綠色治理效能和綠色治理責任指數的平均值相比上年均有所提高,分別提高2.65、0.06和1.24,而綠色治理機制維度較2021年下降了0.21。在綠色治理架構和綠色治理責任維度、綠色理念與戰略、綠色組織與運作、綠色資訊披露等要素均有明顯上升,主要是由國有控股金融機構在以上方面顯著優勢推動所致。

  提升我國綠色治理水準的對策建議

  第一,強化綠色治理制度供給,以準則導向提升上市公司綠色治理(ESG)水準。在全球首份《綠色治理準則》(2017)的基礎上,建議加快推出《上市公司綠色治理準則》、《上市公司綠色治理資訊披露指引》等基本綠色治理(ESG)規則;在此基礎上,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出臺《上市公司分行業綠色治理資訊披露指南》等,為不同行業上市公司踐行綠色治理提供更具體可行的操作標準。

  第二,引導上市公司完善綠色治理架構和機制,實現環境和社會責任“內生嵌入”。在環境規制和利益相關者期望等外部壓力下,“被動回應”的綠色治理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帶來綠色治理效能和綠色治理責任的提升,但難以實現環境和社會責任在上市公司治理中的“內生嵌入”,應進一步完善綠色治理架構和綠色治理機制,在綠色組織與運作、綠色行政、綠色考評等方面真正落實綠色治理理念,強化董事會和經理層的綠色治理責任,完善綠色激勵、綠色約束與處罰機制。

  第三,發揮國有企業綠色治理標桿作用,將綠色理念融入發展戰略。與民營控股上市公司相比,國有控股上市公司面臨更強的環境規制的監管約束,社會責任報告的披露水準更高。應促進和推廣國有控股上市公司在綠色治理方面持續發揮標桿作用,倡導最佳綠色治理實踐公司的規範做法,特別是在綠色理念與戰略等方面。

  第四,推動創業板上市公司綠色治理轉型,提升供應鏈綠色協同效應。成長型創業企業由於資源約束在減碳過程中面臨較大壓力,應利用創業板新興産業公司的技術優勢,通過數字化等手段的有效應用助力綠色低碳轉型,在使用綠色設備,實行綠色採購、包裝、倉儲和運輸等方面實現創新升級,提升企業能源和資源使用效率,實現供應鏈綠色協同發展。

  第五,升級綠色資訊披露要求,提高上市公司綠色資訊披露品質。監管機構可以按照“不遵守就解釋”的半強制性規定,要求重污染等重點行業上市公司定期、充分、及時披露ESG報告,並逐步推廣至全部上市公司範疇。要求上市公司在綠色治理(ESG)框架下統籌披露治理、社會和環境資訊,盡可能披露定量資訊及實質性資訊,避免空談口號而務實不足的“漂綠”行為。

  第六,持續推廣綠色治理股價指數,踐行價值投資與綠色治理的有機結合。在註冊制改革的背景下,綠色治理溢價凸顯,在綠色治理指數跑贏大盤的基礎上,以經濟回報推動企業積極主動地踐行綠色治理,將履行環境和社會責任的外部壓力轉化為創造企業-環境-社會共用價值的內在動力。推動機構投資者推出綠色治理投資基金組合,為廣大投資者提供更多能帶來超額回報的價值投資選擇,增強投資者信心,傳遞資本市場正能量。

責編:田蜜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