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國際銳評】貨幣政策“急轉彎”的美國又向全球轉嫁危機
2022-05-10 21:42:27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線上編輯:韓基韜

  “遠在斯里蘭卡的商家、莫三比克的農民,世界各地貧窮國家的家庭都能感受到(美聯儲加息帶來的)衝擊。”近日,美聯社記者保羅·韋斯曼在文章中這樣寫道。上周,美聯儲宣佈加息50個基點,並將從6月開始縮減資産負債表,目的是以激進的緊縮貨幣政策來對抗創40年新高的通貨膨脹。這令國際社會普遍擔心,世界經濟和金融市場將因此再度面臨衝擊。

  不管是此前零利率和量化寬鬆政策引發物價飛漲,還是如今貨幣政策強硬轉向,美國都是在憑藉美元霸權向世界轉嫁危機。這對當下正奮力實現疫後復蘇的新興經濟體衝擊巨大。

  一方面,美聯儲加息提升美元資産吸引力,加劇了新興市場資本外流和貨幣貶值的風險,令不少國家債務風險激增。早在上個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就發出警告稱,“過去的經驗表明,發達國家快速加息會壓縮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外部融資環境。”該組織指出,全球60%的低收入發展中國家要麼已經感受到償債的壓力,要麼處在面臨償債壓力的高風險中。

  另一方面,美元升值帶來的其他貨幣貶值也會削弱他國民眾的購買力,破壞發展中經濟體本就艱難的經濟復蘇進程。阿根廷阿中研究中心主任帕特裏西奧·朱斯托近日在接受中國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採訪時,表示十分擔心美聯儲加息的負面溢出效應,“特別是將導致拉美新興經濟體的物價繼續上漲、貸款成本增加、貨幣持續貶值、民眾生活成本增加、失業率上升,這些將對拉美新興經濟體造成非常嚴重的衝擊”。

  在巴西聖保羅州立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馬爾科斯·皮爾斯看來,美國手握美元這一全球貨幣,美元的任何變化都會對其他國家貨幣産生影響。而且當他們使用制裁等手段的時候,想的只有自己,根本不會考慮其他國家,這體現出美國財團的霸權主義習性。

  事實上,在美元霸權建立後,這種收割全球財富的“老套路”,美國已經玩過太多次——在美國實行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時,美聯儲降息使得新興市場大量借貸美債,經濟繁榮向上,不同程度培育資産泡沫。一旦美聯儲加息,新興市場國家的資金就大量外流,引發匯率動蕩、泡沫破裂,甚至導致貨幣危機與金融危機。

  比如,2015年12月美聯儲曾啟動一輪加息週期,2018年更是加息四次。當年,阿根廷本國貨幣比索對美元匯率下跌50.56%,通脹率高達47.6%。巴西貨幣雷亞爾在2018年也持續貶值,幅度達20%。

  即使在美國國內,美國官方採取的貨幣政策也飽受爭議。在本輪通脹抬頭初期,美國官方麻痹大意、行動遲緩,高喊通脹只是“暫時的”,在貨幣政策上一味寬鬆,搞大水漫灌,導致通脹水準一路飆升。

  此外,烏克蘭危機爆發後,美國對俄羅斯不斷實施制裁,衝擊全球能源、糧食、産業鏈等,加劇了本國的通脹壓力。同時,美國本屆政府在很長時間內延續前任錯誤的對華關稅政策,也給美國人的帳單增加了不少負擔。

  如今,美國貨幣政策實現大轉向,但市場情緒依舊悲觀。布萊克利諮詢集團首席投資官彼得·布克瓦認為,美聯儲將無法有效地抑制不斷飆升的通脹率。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一項最新預測顯示,美國未來12個月出現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升至33%。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美國經濟一旦陷入衰退勢必會帶來巨大外溢風險,這是全世界需要時刻防範的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國經濟陷入困境之際,華盛頓一些政客不去反思應對失當的責任,反而玩起“甩鍋”老把戲,企圖轉移矛盾。這是對美國民眾的不負責,也是對世界的不負責。那些抱著“美國優先”思維的華盛頓政客,早該停止避重就輕、轉嫁危機、隨意“甩鍋”的做法,採取更負責任的宏觀經濟政策,為世界經濟儘早從疫情中復蘇幹點正事!(國際銳評評論員)

標簽:國際銳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