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京輝版《茶館》引熱議:經典重塑 如何與今天對話

2018-10-22 08:36:47|來源:廣州日報|編輯:于曉萱

  孟京輝版《茶館》劇照

  第六屆烏鎮戲劇節的開幕大戲是孟京輝“重塑”的老舍經典《茶館》,這部經典被孟京輝用極其當代的方式解構演繹,讓觀眾捲入了一場當代美學風暴。在之後的“小鎮對話”上,孟京輝和多位戲劇專家以《經典的重新演繹》為主題,探討了關於經典改編的種種觀點,孟京輝認為,“藝術家有對經典重塑最樸實的權利,但要真正地和今天進行對話”。

  這版《茶館》給老舍經典文本注入新的生命力

  在烏鎮西柵評書場舉辦的這場小鎮對話上,嘉賓除了烏鎮戲劇節藝術總監、《茶館》導演孟京輝,還有中央戲劇學院教授沈林、德國著名戲劇學者漢斯-蒂斯·雷曼以及德國知名戲劇藝術家塞巴斯蒂安·凱撒。其中,凱撒擔任了此次《茶館》的戲劇構作。

  經典改編非常容易引發爭議,孟京輝版《茶館》,有觀眾看完後回味無窮,也有觀眾表示“一言難盡”,還有觀眾中途離場。一開場,所有演員身著白衣黑褲的現代裝,坐在舞臺上高低不同的各個空間,以接近吼叫的方式讀出《茶館》中的臺詞,開始了對《茶館》的當代重塑。之後,每一幕老舍《茶館》原劇本中的對白,和由此生發出的新的劇情與臺詞穿插進行……

  沈林認為孟京輝版《茶館》有許多可圈可點的地方,“最好的地方就是讓我覺得老捨得作品變得更加豐富了,至少逼著我們去想一些曾經看作品的時候從來不曾想過的東西。”

  雷曼認為孟京輝版《茶館》給老捨得經典文本帶來了新的生命力和活力。“靠戲劇的方式來呈現戲劇化的文本,而且保留了老舍先生原作文本的原汁原味。通過大量舞臺技術闡釋文本的方式也讓這版《茶館》擁有重新闡述文本的意義。”

  孟京輝版《茶館》中,有些橋段不是來自原作,但是埋藏在原作當中。“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對原作不尊重,這恰恰意味著我們對原作極大尊重。”雷曼很高興這個作品埵酗茼h的現場性和自由度,“看這部劇的觀眾,有的說跟他們期待的有些不一樣,有的說預計到了就是這樣一個結果,他們對原著也產生了不同見解。這樣一個闡釋方式使得作品與觀眾產生了一個更好的聯繫。”

  與作者對話,然後用新的舞臺形式重新闡釋

  對於經典,沈林認為最不好的一種態度就是把它放在磁片架上,“我覺得這樣經典就不再是經典,而是標本了,是死的。怎麼樣是活的呢?我覺得其實是一種與作者的對話,覺得和作者是有話說的,是親切的。”

  這次中德合作《茶館》,是凱撒首次接觸中國當代戲劇作品。“首要的一步就是怎麼樣去接近老舍。”他回憶開始創作《茶館》的初期,不僅看了《茶館》,也去了老舍紀念館和關於《茶館》的一些博物館。

  真正開始排練從9月開始,但是從2月就已經開始討論大量文本。“我們用這樣的方法,讓壓在我們身上的大山一點一點挪開。其實這座大山的重量不僅僅來自作品本身,更多的是來自外界給予它的名譽。然而也是因為這種原因,我們更應該去改變經典,讓它與我們產生交點。”凱撒說,“討論原作文本也給了我們非常大的幫助,讓我們更好地明白它的核心到底是什麼,核心人物又有怎樣的內在可供挖掘。”

  比如,他們最開始對王利發這個角色產生了興趣,發現女性在老捨得《茶館》媮鬘憬顯置於臺前,但隱隱中有一種強大的力量,比如王利發的妻子、小丁寶這樣的角色都有豐富的內核。“如果你有足夠的時間想像她們,說不定她們可以創造出一個新的世界,是完完全全的一部新的戲。”

  聽完凱撒的分享,雷曼表示:“對於原作當中人物臺詞性格所有一切做好足夠研究,然後用新的舞臺形式重新闡釋呈現它,這一點非常重要。”

  有些人認為當代戲劇的創作是對經典的一個破壞。對此,凱撒強烈反對,“我們不是在破壞經典,而是重新去好好地讀這個經典,然後從堶惕漭戍韟h的能量帶出來,最後放入我們自己想要放入的新生的東西。”

  與今天對話,經典要與當代取得聯繫

  經典為什麼能夠成為經典?雷曼認為,“是因為它們可以一代一代去反覆閱讀,去理解,去感染。我希望大家有更多的共同目標去創新戲劇。”

  孟京輝版《茶館》運用了很多手段去把傳統戲劇的內容用當代戲劇的方式通過形變來展示。“這樣的舞臺裝置,我不太常見。這個運用起到了一個很好的作用——讓觀眾能夠與當代取得一些聯繫。比如說,在文本中互相的穿插,有一些文本不是來自老舍原作而來自其他原作文本,但是在某種程度上跟老舍原作文本有一些關聯。”雷曼說。

  “我們總是會不斷地去重新闡釋經典。對於經典作品的重新闡釋,通過對戲劇的重新構作、代入,創作出自己的觀念融入當時的環境,去重新理解。”雷曼說,“保持經典、傳統和不斷創新、突破總是存在矛盾。如今對於戲劇可能會產生的一些解讀其實也是來自這個方面。”

  作為《茶館》的導演,孟京輝對經典的理解是“偉大的經典、偉大的當代、偉大的傳統”。他表示,“對我的創作來說,肯定要對經典做一個重塑。我覺得藝術家有對經典重塑最樸實的權利。關鍵是你懷著怎麼樣的心去對待經典。如果你沒有真正地和今天進行一個對話,我就覺得太慘了。有各種各樣的創作實踐能夠讓這種對話變得對我們當下更有意義。”

  排演《茶館》的過程對孟京輝來說是一個不斷探求的過程。他說:“我天天都在迷路,但我喜歡這樣,這是一次對老捨得精神拜訪,而不僅僅是依照他的劇本來做戲劇。我不是為了挑戰,我一方面想把《茶館》堻抮貑m的部分傳承下來,另一方面是傳承表像之外的,《茶館》媄鰫騢諯囿漯F西。”(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素芹)

國際線上娛樂微信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