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巷深宅媗扔彈崑曲 城市霓虹畔賞交響芭蕾 戲媕艇~品姑蘇

2019-11-14 09:28:13|來源:人民日報|編輯:劉欣

  蘇州交響樂團藝術普及活動的“大手牽小手”音樂會演出現場。  資料圖片

  園林版崑曲《浮生六記》劇照。  資料圖片

  百年古街中、古典園林堙B現代劇場內、村落戲臺上,蘇州人的生活,處處都能與戲相逢。當傳統與現代交織,聽戲看戲不僅是生活的剪影,也蘊藏了蘇州文化的精髓。如今,戲曲演繹出更新穎的展現形式,與交響樂、芭蕾舞等藝術形式一道,繼續滋養著這座城市,讓“有戲”的蘇州,更有滋味。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蘇州自古以來就是繁華富庶之地。一邊是騰飛中的製造業之都,一邊是綿延了2500餘年、深蘊吳文化的水鄉古城。歷史沉澱與現代文明在這裡碰撞,傳統與新潮在這裡交融。

  每個地域都有獨特的文化,于蘇州來說,文化的精髓在戲曲。

  穿過小橋流水、古巷深宅,評彈、蘇劇、崑曲的婉轉旋律撲面而來;穿過高樓大廈、城市霓虹,交響樂、管弦樂的動人音符響徹全城。因為有戲,蘇州才更加靈動。

  傳承發展,古老文化散發現代魅力

  當世界物質文化遺產蘇州園林滄浪亭,遇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崑曲,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夜晚,蘇州滄浪亭畔,笛聲悠揚,浸入式的園林版崑曲《浮生六記》正在這裡上演。戲隨景易,人隨戲走,演員們在園林空間堬儘B換景,觀眾一邊領略蘇州園林的古典意蘊,一邊享受崑曲的細膩優雅,沈復筆下的“蘇式生活”展現得淋漓盡致。

  所謂浸入式演出,就是突破傳統的劇場式、廳堂式正襟危坐的觀看方式,打破觀演邊界,將觀眾置於真實的演出場景之中。隨著劇情的推進,觀眾跟著演員穿行在園林的亭軒廊窗間,且聽且行、時坐時立。

  “這欄杆不對,這門楣不對,這鬍鬚也不對,這月色、月色對了。我想起來了,那年我一十三歲,你長我10個月,這碗酒,就是你贈我的桃花酒。”主人公蕓娘對沈復說。假山旁的演員仿佛從畫中走來,一顰一笑充滿詩情畫意。

  園林版崑曲《浮生六記》導演劉亮佐說,這樣的戶外實景演出,是第一次把園林和崑曲相結合,也將西方劇場的概念和純粹的崑曲融合。

  蘇州市姑蘇區委常委、宣傳部長朱建春介紹,新編園林版崑曲《浮生六記》是姑蘇區傾力打造的“戲劇+”創新文化項目,也是姑蘇區獲評“國家文化新經濟開發標準試驗區”後,進一步推動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新舉措。據悉,該劇于去年8月17日首演,至今已接待觀眾近5000人,受到廣泛好評。

  除了全本之外, 園林版崑曲《浮生六記》還推出了面向青年觀眾的精華本、面向國際觀眾的英文版等。今後每週五將上演30分鐘互動加60分鐘演出的全本,每週三、六、日將上演30分鐘互動加30分鐘演出的精華本。《浮生六記》製作人蕭雁也表示,崑曲《浮生六記》不僅是一台演出,更是外地遊客了解蘇州文化和“蘇式生活”的窗口。

  演出結束後,來自亞美尼亞的觀眾加亞涅·阿拉科奡郃拑M沉浸其中。“我被這部劇和這種表演方式深深吸引了,分不清現實和故事。”她感慨地說,“中國人的文化和生活真是豐富。”

  創新包容,江南風和國際范共美

  不久前,蘇劇大戲《國鼎魂》上演。舞臺上,“二度梅”得主王芳飾演的潘達于決定捐出潘氏家族用生命和鮮血保護了幾十年的大克鼎、大盂鼎兩件國寶,既百感交集,又義無反顧。隨著“心魂熔鑄雙鼎中,滄桑深處回望來”的伴唱,大幕落下,掌聲響起。

  作為首屆江南文化藝術·國際旅遊節的閉幕壓軸曲目,蘇劇《國鼎魂》深受觀眾喜愛。“這是我第三次看《國鼎魂》,還是感到非常震撼,無論表演、劇本,還是音樂、道具,都堪稱完美。”市民林薇說,她是蘇劇的“鐵粉”。

  在蘇州,蘇劇與蘇州評彈、崑曲並稱藝壇“三朵花”,滋潤著當地人的文化生活。晚上7點,平江路上遊人如織。走進一條條小巷,評彈館、戲臺隨處可見。遊客們喜歡在這條建於宋代的古街上聽聽評彈,聊聊蘇州故事,很多蘇州本地人,隔三差五也要來這兒泡一杯茶,坐一坐。

  時代在發展,在文化創新這條路上,蘇州人總是樂此不疲。近年來,在“三朵花”的基礎上,蘇州又打造了交響樂團、民族管弦樂團和芭蕾舞團這“新三朵花”。

  10月13日晚上的蘇州奧體中心,一場由蘇州交響樂團領銜的“千人交響音樂會”正在舉行,共有4支樂團、5位指揮家、近千名錶演者參加。

  演出結束後,現場6000名觀眾一齊起立,用經久不息的掌聲表達對這場音樂會的喜愛。“我在網上看到演出信息立馬就買了票,演出的主題太好了,曲目也很經典。”專程從廣西桂林趕來觀看演出的陸先生說。

  作為本場演出的5名指揮家之一,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譚利華也對這場“千人交響音樂會”給予了高度評價:“這場演出不光讓我們見識到了蘇州交響樂團的專業能力和組織大型演出活動的能力,也真實地反映了蘇州文化繁榮的景象。”

  與蘇州交響樂團相比,成立於2017年的蘇州民族管弦樂團是一支更為年輕的樂團,演員們用古箏、二胡、琵琶等演奏“絲竹堛漸磎T樂”,演出作品也常常與崑曲、評彈融合在一起。看看樂團的演出表,雖然成立時間短,但已經帶著溫婉的江南曲調走遍了大江南北,走向了全世界。

  如果說“三朵花”是千百年來的蘇州文化精華,那麼“新三朵花”就是綻放在這座古城的藝壇新芽。這“六朵花”共同織出蘇州文化的“雙面繡”,體現了蘇州這座城市的創新和包容,這裡的生活既有傳統味,也有國際范。

  積澱深厚,名角票友各顯身手

  今年8月到9月,首屆江南文化藝術·國際旅遊節在蘇州舉辦。長三角、大運河沿線的多個省市,多個藝術門類的名團名劇、大師大作,齊聚蘇州;19台優秀劇目,23場精彩演出;9場蘇州歷史和江南文化論壇,近200位文化學者相聚;超過1000萬人次觀眾參與互動直播和網絡評選。

  蘇州,是一座有戲的城市。在這裡,像這樣百花齊放的藝術盛會屢見不鮮。在昆山,這個夏天也是好戲連臺。從2018年開始,全國348個戲曲劇種在昆山集中展演,作為“百戲之祖”崑曲發源地的昆山,給戲曲界帶來了一場戲曲盛會,讓蘇州戲迷很幸福。

  百戲盛典期間,陜西省戲曲研究院眉碗團帶來的秦腔大戲《李十三》在蘇州市昆山文化藝術中心大劇院上演,起伏跌宕的劇情、精湛純熟的表演,臺下叫好聲不絕於耳。當天晚上,昆山市錦溪鎮馬援莊村還專門包車組織35位村民前來觀戲。村民沈秋弟說,很多人都是頭一次看這種大戲,馬援莊村離昆山市區有幾十公里路,看戲不方便,“這次是村堬梒揪滿A讓大家看個夠。”

  百戲盛典給他們帶來的並非只是一次簡單的觀戲之旅。過去幾年堙A沈秋弟一直領著十幾位愛好戲曲的村民唱戲,並成立了一個文藝小組。以前,村堶授眾璁a搭建了一個水泥舞臺,村民們在上面唱錫劇、越劇、滬劇,雖然不夠專業,但也能吸引幾百名村民前來觀看。今年,投資30多萬元的戲臺在馬援莊村搭建而成,戲臺修建好後,村民們的興致更高了,沈秋弟也更忙了。

  戲臺落成那天,沈秋弟早早就來到化裝間,換上了新戲服。離演出開場還有一個多小時,他坐下來,邊喝茶,便琢磨著劇本。台下,村民們越聚越多。“你瞧,這就是有滋有味的‘蘇式生活’。”沈秋弟說。

國際在線娛樂微信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