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表情帝和段子姐讓我們“享受”奧運的魅力

2016-08-09 10:23:20|來源:中國青年報|編輯:王瑞芳

  在2016年堿鬤纗B會女子100米仰泳半決賽中,中國游泳選手傅園慧以58秒95獲得第二小組第三名從而晉級決賽。傅園慧賽後接受採訪,再現搞笑才能,她對自己能遊出個人最佳成績感到非常滿意,並說自己已經“使出洪荒之力”。 記者問她對決賽有什麼展望,這姑娘樂呵呵地再次說:“我已經很滿意了,我對半決賽的成績非常滿意。”

  為了讓新聞報道有一個具體的落腳點和光鮮的主題,記者通常會用到“誘問法”:勝利時就問,對接下來的比賽有沒有信心或最想感謝誰;失敗時就問有沒有覺得對不起誰或對未來有何期待。

  以前看過一些採訪,記者希望通過“誘問”,將採訪引導到自己想要的某一個方向上去。這個方向通常與勝負之後的感悟有關。選手也會非常配合:要麼是借機表達必勝的信心,並感謝領導的關心,而且還注意排序;要麼是乘機作檢討,覺得自己沒有完成任務,辜負了很多人。或許,在一些人眼中,比賽的結果只有兩個——一個是獲得了金牌,一個是沒有獲得金牌,而獲得金牌就要感恩,沒獲得金牌就要謝罪。

  可比賽真的如此簡單嗎?金牌是對獲勝者的獎勵,但並不能代表體育的全部。體育是對更快、更高、更強的追逐,這個追逐的過程也是突破自我、不斷拼搏的過程。獲得金牌者,需要經歷這個過程;沒有獲得金牌者,也會經歷這個過程。這個過程背後的追逐和拼搏,才是最可貴的,而且沒有高下之分。否則,中國男籃和美國男籃還比什麼;國外乒乓球選手和中國選手還比什麼?他們比的是對體育的忠誠,是對更好自己的追求。

  運動員是真實的個體,也有著個體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他們不是競賽的機器,他們也不能被成績吞噬掉鮮活性。

  所以,當看到傅園慧以表情帝和段子姐的身份出現時,人們被逗樂了,也被感動了。這是因為人們看到了一個充滿生命活力和個人情趣的運動員,她不是言必稱感恩,不隱藏內心真實想法。她可以在採訪中,抱怨生不如死:“鬼才知道我過去三個月經歷了什麼,有時候真的以為自己要死了。那種感覺,生不如死。”她也可以在比賽後“不思進取”:“我已經很滿意了,我對半決賽的成績非常滿意。”她還可以誇張地自我表揚:“我確實盡力了,我已經使出洪荒之力。”這也許與我們印象中的運動員形象不同,但誰說不可以這樣呢?

  人們喜歡作為表情帝和段子姐的傅園慧,是因為她的真實、純粹、活力,以及對體育的“享受”。即便是競技體育,其最終目的也不是金牌,而應該是更好的自己——成績不過是更好自己的一部分,除了成績,運動員還應該有體育的熱愛,對生活的熱愛。(李劭強)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