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美國國會通過“9*11”法案是一箭三雕

2016-10-08 15:28:34|來源:國際在線|編輯:梁生文

  9月28日,美國國會兩院通過表決,均以超過三分之二的表決結果推翻了美國總統奧巴馬否決的“允許911受害者起訴沙特”的法案,這是奧巴馬在任期內行使的12次否決權以來首次被推翻。這一法案否決被推翻後,無疑將美國和沙特之間的盟友關係推上風口浪尖。

  幾乎在法案通過的同一時間,OPEC當即達成減產協議,9月29日公開宣佈把該組織的原油日產量自8月的3320萬桶調整到3250-3300萬桶之間,油價當天一度大漲6%,超過3美元,創下5個月以來的最大單日升幅。此前在油價連續下跌的大勢下,OPEC為了保證市場份額都始終沒有減產,而幾乎在美國國會推翻奧巴馬否決的同一時間,OPEC當即決定減產造成油價上漲,我們隱約看到,這兩者間存在一定聯絡。

  美沙之間的關係將走向何處備受關注。沙特政府曾經威脅過,如果法案通過將拋售所持有的美債和其他美元資產。現法案已經確認通過,沙特政府隨時可能站在美國法庭的被告席上,不管沙特是否將兌現以前的話,美沙的關係受到損害幾乎是肯定的。同時,隨著油價上漲,俄羅斯將獲得難得的喘氣機會,這又似乎不是美國想看到的。

  如此看來,此時美國通過911法案似乎很不明智。但又是什麼原因使得美國國會這麼堅決利索的推翻了奧巴馬的決定呢?如果能夠仔細分析當前的世界局勢,美國做出的這個決定實際上有一箭三雕的效果。

  首先由於世界能源格局的變化,石油價格上漲也是美國經濟所需要的。從2011年到2015年,美國的頁巖油產量由170萬桶/天快速增長到530萬桶/天,雖然去年下半年以來,產量有所下滑,但是這沒有妨礙美國由石油凈進口國變成凈出口,也使得美國與中東原油生產國成為競爭對手。2015年12月,美國解除了長達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隨後美國石油正式出口歐洲,在今年的5月7日,第一船4.2萬噸美國美灣高硫混合原油抵達中國湛江港同時也使得頁巖油生產行業成為美國實體經濟中為數不多的亮點,對美國經濟復蘇和重建信心具有重要的意義。

  但是,去年以來油價大幅下跌,嚴重打擊了美國的頁巖油產業。在今年年初,市場研究公司Wolfe Research預測,多達三分之一的美國油氣生產商在2017年年中之前可能會面臨破產或重組,只有油價反彈到至少50美元,一些油氣生產商才可能生存下去。低油價給美國能源企業帶來巨大財務壓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把50%的能源公司債券定為“垃圾級”,總計規模達到1800億美元。因此,面對OPEN減產的決定,或許恰恰是美國頁巖油生產商們所盼望的。

  從另外一個方面,美聯儲正面臨艱難的加息抉擇。自去年第一次加息以來,美聯儲一再對加息跳票,9月的議息會議上,美聯儲維持當前利率水平不變,其中最主要的理由就是當前美國的通脹水平沒有達到2%的目標,並且也提出了當前利率偏低的原因跟當前的能源價格下跌有關。如果12月份再不能加息,恐對美聯儲的聲譽有很大負面影響,所以,如果能源價格上漲的話,將會給美國12月份加息帶來支撐。綜合來看,油價上漲也是美國經濟所需要的。

  其次,該法案也是對沙特的警告。最近幾年美國一直把“亞洲再平衡”戰略作為外交的重中之重,不斷在東亞挑起事端,並增加在這一地區的軍事部署。同時,美國希望能夠從中東脫身,為此還迅速改善了同伊朗的關係,這也引起了沙特的極大不滿。在ISIS的崛起後,中東局勢更加複雜,媒體也不斷傳出,沙特等國家是ISIS的幕後支持者,這實際上增加了美國從中東撤軍的難度。美國國會此時通過該法案,也是給沙特的警告,避免其在中東事務上給美國製造麻煩。

  同時,此時美國國內大選正處於關鍵時刻,兩黨候選人都麻煩纏身,不得人心。兩黨之所以能快速推翻奧巴馬對“9-11”法案的否決,很大程度是也是因為兩黨都想在此時顯示對“911”遇難者家屬的關心,以及對打擊恐怖主義的決心,從而在道德上佔領高地。

  還有,雖然在敘利亞的問題上美國和俄羅斯齟齬不斷,但雙方在此問題上也一直保持了協商,關係也在緩和,對俄羅斯的制裁相信會得到緩解。

  那麼,此舉是否表明美國認為沙特這個盟友已經不再重要,或者已經從朋友變為敵人?

  毫無疑問,美國與沙特的關係受到了損害,但是,由於美國是中東地區秩序的構建者,在經濟和軍事都有重大影響力,沙特並沒有短期內跟美國翻臉的本錢。但隨著兩方關係的惡化,沙特仍然可能做出一些報復行為,比如將所持的美國國債部分拋售,尤其在近三個季度,中、日等美債持有國都在減持美國國債,已經創下連續減持記錄,一旦沙特再拋售美國國債,那麼將會給美國融資帶來麻煩,對美國經濟的打擊也會非常大。

  同時,沙特還有可能在原油結算領域,尋求除美元以外的其它貨幣作為結算貨幣,這對美國將造成更大的打擊,並且筆者認為這不是沒有可能。其中可能性最大的應該是歐元。

  首先,從地理位置上,歐洲是距離中東地區最近的強大經濟體,如果有機會,歐洲一定會爭取與沙特的合作關係,而沙特也一直在全力爭取歐洲市場份額。2015年10月末,沙特與波蘭煉油巨頭PKN Orlen SA公司簽署供油協議,削弱了俄羅斯對波蘭原油供應的優勢地位。11月初,沙特又降低了西北歐和地中海國家的油價,提高了在歐洲的談判地位。如今歐洲原油市場已經被沙特佔據很大一部分份額,可見沙特的戰略走向。

  在中東問題上,美國一直是主導者,而歐洲則充當調停者的角色。我們看到美國與俄羅斯、沙特關係陷入僵化後,作為調停者的歐洲是有可能上升為主導者的。隨著沙特和歐洲合作的加深,那麼在不久的將來,OPEC很可能會以歐元結算原油。

  其實,伊朗與歐洲的原油交易就使用歐元結算。今年伊朗已經表明希望歐洲買家欠著他們的數百億美元原油款使用歐元結算,並且最近與外國公司簽署的石油條約也將要求使用歐元結算,這些公司包括法國、西班牙、俄羅斯各國的石油貿易部。早在2007年,伊朗就試圖說服OPEC成員國丟棄美元而使用歐元結算,當時並沒有被OPEC採納。但結合當前美國與沙特關係受到損害的大背景,沙特接受歐元結算石油有非常大的可能。

  作為正大力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的中國來說,中東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應該加大在該地區的投入力度,貿易要多使用本幣結算,減少使用美元帶來的費用和匯率風險。

  中國是沙特原油的最大主顧之一,也是世界上經濟發展最快的大型經濟體,沙特無論如何都不能忽視中國市場。歐洲雖然會盡力爭取和沙特的良好關係,但目前歐洲石油處於供過於求的狀態,庫存始終只增不減,石油需求不振。

  不僅如此,俄羅斯、伊朗等國都已經接受使用人民幣結算原油,沙特若想繼續維持中國的原油市場份額,接受人民幣結算也是大勢所趨。結合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被列入SDR作為籃子貨幣,人民幣的信用在不斷提高,在國際上的認可程度也會大大增加。

  總之,美沙之間關係愈走愈遠,也是當前美國相對實力在下降的表現。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也會不斷加大全球治理的參與力度,完善當前的經濟治理秩序,這也是大勢所趨。(卞永祖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黃靖彭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實習研究員)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