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人民幣“入籃”,咱有啥好處?

2016-10-10 14:49:13|來源:人民日報|編輯:谷士欣

  支付率高了,認可度強了,人民幣更俏了

  王觀郭琳

  

  製圖:張芳曼

  境外花人民幣更自在

  “想買就買,隨取隨花”目前還不現實,但使用阻力會減少,兌換外幣條件可能變得寬鬆

  “但願加入SDR以後,我可以用人民幣在國外隨意買買買。”北京語言大學的張月說。她幾年前去俄羅斯旅遊,喜愛的油畫等諸多物品都不能用人民幣購買,想找一個兌換人民幣的地方也很難。“要是今後在境外用人民幣再方便點就好了。”

  10月1日起,人民幣被正式納入SDR(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人民幣也由此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官方儲備貨幣之一,這意味著國際上對人民幣將有更高期許和更嚴格要求。不少國內居民盼著人民幣“入籃”後,在境外花人民幣能更自在。

  事實上,想用人民幣在境外“說走就走,想買就買”,目前看來並不現實,雖然境外刷卡支付已經越來越便利,但使用人民幣現金還不能做到隨取隨花。

  專家認為,人民幣“入籃”後,整體上,市場對人民幣的預期會提升,它將是一個更穩定、更被廣泛接受的貨幣,人們會更有信心持有人民幣資產,進而“減少錢包縮水的壓力”,但要立刻讓境外的小商小販都願意接受人民幣現金付款,不切實際。

  對外經貿大學校長助理丁志傑認為,人民幣“入籃”有利於提高其在國際市場上的認可度和支付率,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將增強。這在一定程度上會減少境外使用人民幣的阻力,國外企業和個人對人民幣的接受程度也會提高。

  對普通老百姓來說,今後出國消費、旅行、留學,兌換外幣條件可能變得寬鬆、程序更簡便。比如,以往很多國家不支持人民幣直接兌換,必須先將人民幣兌換成美元,再兌換成當地貨幣;今後則有望拿人民幣直接兌換當地貨幣,省去兌換美元環節,避免多次購匯造成的損失。

  人民幣“入籃”對於有境外投資需求者也是一大利好。“在境外如果用人民幣投融資,能更好地管控匯率風險。而且人民幣流動性增強,相應的交易成本和財務成本會下降。”北京某文化傳媒公司職員劉先生說,“希望我們投資美國、歐洲的股票、債券市場,也能像國內投資一樣方便。”

  以往,中國公民想在海外有資產,必須用美元,國內資產也缺乏國際性,但以後在國際上進行資產配置組合的選擇和獲得海外投資的機會將更多。“隨著人民幣在國際上被普遍接受,中國公民國際資產組合多元化空間將變大。”丁志傑說。

  為企業帶來新的福利

  國際結算和海外投資越來越便利,降低匯率風險管理成本,增加企業“走出去”的底氣,也倒逼銀行更好地與國際接軌

  “如果人民幣不能成為國際性的結算貨幣,這會給積極走出去、追求國際化的中國企業帶來比較大的壓力。”特變電工股份有限公司總會計師張健說。

  張健介紹,2012年,該公司接下一筆巴基斯坦客戶的單子,它是亞洲開發銀行提供資金支持的項目,可以用人民幣進行本幣結算。但在項目真正執行的過程中,卻沒辦法實現人民幣結算。原因就在於,人民幣未進入儲備貨幣籃子。“亞洲開發銀行是大型國際性機構,但它並沒有人民幣儲備,無法使用人民幣結算,還是要用美元進行結算。這在無形中增加了企業的管理成本,也增加了交易成本。”張健說。

  可以說,企業對於人民幣國際化的需求非常迫切,作為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一程——加入SDR貨幣籃子,必將使人民幣在國際市場更俏,為企業帶來更多福利。

  做外貿起家的中國中化集團公司,是主業分佈在能源、農業、化工、地產、金融五大領域的綜合性跨國企業,跨境貿易主要鎖定石油、化肥、橡膠、塑料等大宗商品,基本以美元計價和結算。

  “人民幣支付範圍擴大、用人民幣結算更普遍,是跨國企業夢寐以求的事。”中化集團公司資金管理部副總經理唐致軍說,公司跨境人民幣使用主要在亞洲地區,範圍相對較小,大部分交易對手對使用人民幣結算的接受程度並不高。而中國企業若能用人民幣結算,不僅使國際結算和海外投資更便利,還可以進一步控制匯率風險敞口,降低匯率風險管理成本。“長期看,人民幣‘入籃’後,國際市場對人民幣的預期將趨於穩定,跨國企業在海外開展投融資業務也將得到更有力的支持。”

  人民幣“入籃”還能降低國際貿易風險。目前石油、化肥等大宗商品均以美元計價和結算,作為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需求國,中國的國際貿易受到美元制約,一旦美元升值,人民幣貶值,進口成本就會上升。唐致軍說:“‘入籃’後,人民幣在全球保持‘自由使用’和‘自由兌換’,將增強我們對大宗商品定價的話語權。在國際貿易以人民幣計價後,相關損失也會大大減少。”

  中國建設銀行新疆區分行國際業務部總經理張勇認為,人民幣“入籃”為銀行傳統國際業務打開了新的市場和通道。

  無論是跨國並購還是投資設廠,企業走出去都需要大量資金和金融服務,而當前大部分企業仍處於國際化經營初期,國外銀行對其不熟悉、不了解,企業從國外銀行獲得金融支持的難度較大,這就需要中國銀行業主動跟隨和引領客戶,滿足企業海外經營的金融服務需求,讓中國企業走出去更有底氣。

  張勇說:“以往做國際業務,銀行更多是希望企業要有進出口貿易,或與我們有業務合作的內容。未來,中國的金融機構還可以為利用人民幣進行交易的外國投資者和客戶進行服務,客戶群體範圍和業務範圍更廣,對銀行經營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這也倒逼銀行更好地與國際市場接軌。建行會繼續積極嘗試跨境人民幣創新業務,為人民幣資金引進來和走出去提供流通渠道,便於企業在全球範圍內充分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更好地開展生產經營、貿易投資活動。”

  “入籃”並非一勞永逸

  境外市場對人民幣的認可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需要政策發力,也離不開微觀主體的努力

  人民幣成為官方儲備貨幣,是否意味著人民幣國際化的道路就走完了?是否滿足了人民幣國際化的條件?顯然並不是。

  業內人士認為,總的來說,人民幣“入籃”及相關改革對中國和世界都意義重大。除了短期內的一些積極影響,更深遠的影響在於,這為人民幣國際化注入了新動力,有利於進一步促進國內的改革開放。

  “過去一年中,我們也感受到國內外市場對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預期越來越穩定,市場參與者的心態日益成熟,企業對套期保值工具的運用也越來越廣泛。這些都是人民幣逐步走向國際化的跡象。”唐致軍說,但境外企業對人民幣的認可是一個需要長期培育、循序漸進的過程。

  “入籃”,只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一部分。“未來人民幣國際化取得怎樣的進展、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發揮什麼作用才是最關鍵的,這也最終取決於中國自身的經濟實力。”丁志傑說。

  2009年中國正式啟動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2011年和2014年,相繼啟動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RQDII)機制,2014年正式啟動滬港通,為跨境證券交易提供更多渠道……數年來,人民幣在跨境貿易和投資中使用的深度和廣度不斷拓展,人民幣國際化程度快速提升。

  專家指出,人民幣“入籃”後,國際社會將以更高標準和國際貨幣責任的眼光來看待中國金融體制改革和對外開放。因此,人民幣“入籃”並非一勞永逸,中國需持續推進改革開放,使人民幣成為接受程度更高的貨幣。

  比如,在跨境交易便利程度、資本賬戶可兌換、金融市場開放等領域,我國與美國、英國等其他儲備貨幣發行國仍有一定差距,這是人民幣被更廣泛使用、更好發揮儲備貨幣功能的障礙。丁志傑認為,我國應有序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推進資本市場雙向開放,發展多層次的金融市場。

  “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不只是企業多了一種結算幣種,實質是助力企業加快國際化步伐。”唐致軍說。

  唐致軍認為, 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需要政策發力,也離不開微觀主體的努力。在國際貿易中,推進國際化的過程是企業提升產品競爭力和定價話語權的過程;在境外投融資中,企業應該更靈活運用境外人民幣市場,不斷優化企業投融資結構,提高境外市場活躍度。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