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別烏鎮,改變全球互聯網格局的一件大事正在發生!

2016-11-21 22:25:30|來源:國際在線綜合|編輯:楊玉國

  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開幕之際,長安劍從烏鎮看世界,奉上“烏鎮已不是那個烏鎮,全球互聯網還是那個互聯網嗎”一文,引發業界內外廣泛關注。而且如今大會已在烏鎮落下帷幕,我們再從世界看烏鎮,又有了新的感受。

  習主席“攜手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讓互聯網更好造福人類”的“中國強音”在全球引起迴響。這次,來自全球110多個國家和地區、16個國際組織的1600名嘉賓參與了盛會,大會還發佈了《2016年世界互聯網發展烏鎮報告》。再別烏鎮,輕輕的,招一招手,已是滿天雲彩……除了那些仍然執拗地捂住眼睛、堵住耳朵、不看不聽的西方官僚和媒體,全世界其實都在好奇一個問題——全球互聯網治理格局發生巨變,正在進入共享共治的全新時代?

  在長安君看來,事實確實正朝著這個方向發展,這不是中國“獨樂樂”,而且是整個時代和大局的現實需要。


(圖: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圓滿閉幕。)

   為什麼這麼說?且聽長安君道來——

  中國興起,帶領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舞臺施展影響力

  近年來,在互聯網領域,中國不僅“自身體量”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在互聯網全球共治中正發揮著越來越積極的作用。

  首先是龐大的網民基礎。2016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已達7.1億,其中手機網民6.56億,而全世界網民數量預測在32億左右,中國佔到了五分之一還多。2012年,中國網民手機上網的數量即超過臺式電腦,標誌著我國比全世界早一年進入了移動互聯網時代。中國網民的消費模式、輿論心態,越來越多的中產階層化,也讓互聯網上的中國,漸漸帶有了初級發達國家的色彩。如此龐大而“時尚”的網民群體,代表著巨大的市場,也代表著不容忽視的影響力。

  其次是互聯網行業發展的成就舉世矚目。22年前,中國第一次接入國際互聯網,而到了2016年,中國的互聯網普及率已經超過全球平均水平3.1個百分點,達到51.7%。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等互聯網技術和電子商務、電子政務、智慧城市等互聯網應用,都在迅猛發展,互聯網經濟在中國GDP中的佔比已然超過美國,成為中國乃至世界經濟新的增長點

  即便在中國一向並不算強的網絡安全領域,前不久,中國科學家也實現了歷史性突破,推出了可以徹底改變網絡安全遊戲規則的研究成果。互聯網核心技術“不掉隊”,而且不斷衝擊“制高點”,這是中國的底氣

  最後是國家戰略性的產業政策清晰可期。2014年2月27日,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宣告成立,新時期的網信事業拉開大幕。習總書記的話振聾發聵:“要從國際國內大勢出發,總體佈局,統籌各方,創新發展,努力把我國建設成為網絡強國。”

  2015年的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習主席向世界莊嚴宣告:“‘十三五’時期,中國將大力實施網絡強國戰略。”十八屆五中全會、“十三五”綱要,都對網絡強國戰略實施、“互聯網+”行動計劃、大數據戰略等作了週密部署,著力推動互聯網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發展。正是在國家的推動下,中國幾大互聯網企業巨頭和無數新興的互聯網創業企業,才能站到世界舞臺最前沿,與來自全球的最優秀企業“同臺競爭”

  時代在變化,世界呼喚新的格局

  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給人類生活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問題也在不斷顯現。正如習近平所言,“互聯網領域發展不平衡、規則不健全、秩序不合理等問題日益凸顯”

  問題表現在哪兒?

  一是缺乏規則和秩序,技術被用來踐踏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在恐怖主義全球化肆虐的今天,越來越多人開始關注,社交網絡在恐怖組織“招兵買馬”中所扮演的角色。前美國中情局職員斯諾登曝出美國監視公民的日常通信和上網、攻擊他國網絡、監聽歐洲多國領導人等醜聞,令世界震驚。而今年10月,大半個美國的互聯網服務,因黑客入侵而癱瘓。

  這些都說明,缺乏規則約束,全世界都會是互聯網犯罪的受害者,沒有哪個國家、哪個人能置身事外。越來越多的犯罪惡果不斷驚醒人們:互聯網不應該是法外之地,需要新的規則和秩序,需要新的治理方法

  二是互聯網發展的“馬太效應”不斷拉大發展鴻溝。當歐美各國的年輕人,在社交網絡上秀照、交朋友,或者體驗最新的VR、無人駕駛技術時,敘利亞等國的難民,卻為了一絲生存的希望喪命在偷渡路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報告顯示,全球還有約39億人沒有互聯網入口。貧富差距不是今天才有,但這一輪新的科技革命,如果只單純遵循金錢和技術的邏輯,則有可能進一步拉寬加深這道鴻溝,直至難以逾越。

  新科技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讓富者更富、窮者更窮,但也可能成為“落後者奮起趕超先行者”的超車彎道。落後國家想要抓住這輪機遇,實現脫貧致富的飛越,但是技術在發達國家那堙A話語權也在人家那堙C於是,他們呼喚新的代言人,並將目光投向了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

(圖: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首次舉辦“中非互聯網合作論壇”,深入融合全球互聯網經濟鏈,非洲國家開始加快數字化進程。)

  三是美國“老大”式弱,網絡主權越來越受重視。2016年10月,美國將互聯網域名管理權完全交給ICANN,這可能是互聯網治理領域的一個歷史性的時刻。美國憑藉“互聯網發源地”的先天優勢,壟斷Internet域名控制權幾十年,迫於“斯諾登事件”引發的國際社會怒火,不得不移交出這一關鍵性權力。

  國際社會對美國“獨霸天下”的不滿不止於此,歐盟今年對谷歌開出30億歐元反壟斷罰單,過去10年埵V微軟徵收了累計近20億歐元罰款,都是在隨時警惕過分依賴美國互聯網公司的風險,根本則是要維護國家利益的命脈不被美國把持。


圖:歐洲反壟斷部門正日益關注美國大型互聯網公司所扮演的角色。)

  俄羅斯和美國之間“你來我往”的網絡攻擊,已成兩國間的主戰場之一。

  發展中國家對這個“老霸主”更是積怨已久,只是“敢怒不敢言”。

  問題愈演愈烈,技術不是原罪。或許是上一個時代造就的社會環境、權力格局已不能有效地應對新技術發展伴生的負面影響。

  人類經歷農業革命踏入農業社會、經歷工業革命踏入工業社會,每次生產工具的革命性更迭,都帶來了人類社會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的大顛覆,直至全球範圍內權力分佈的重新洗牌和佈局。現在,我們又站在了新一輪技術革命的關口,技術手段的變革,必然又一次呼喚新的理念、新的規則。共享共治,是擺在全人類面前的選擇。

  中國主張的“共享共治”越來越受歡迎

  在此背景下,“共享共治”這一中國主張為什麼越來越受歡迎?且聽長安君盤點一下——

(圖: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習近平主席發表講話。)

  首先,“命運共同體”主張收穫人心。習主席這次視頻講話中指出,“利用好、發展好、治理好互聯網必須深化網絡空間國際合作,攜手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中國從來都不將發展眼光只局限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互聯網發展的紅利應該由全人類共享。中國的“網絡強國戰略”,縮小了中國東西部的信息化差距,也為世界範圍內縮小發達國家同廣大發展中國家之間的數字鴻溝,提供了有益的參考和借鑒。

  其次,“網絡主權”和“多邊、民主、透明”理念切中核心利益。習近平主席2014年就在國際社會上提出,要建立“多邊、民主、透明的國際互聯網治理體系”。此後,中國通過聯合國框架及東盟地區論壇、金磚國家、上合組織等多邊平臺,不斷地傳遞自己的主張、立場和理念,“網絡主權”、“多邊模式”在全球範圍內越來越得到認可,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支持

  畢竟,中國強調政府在互聯網治理中的作用,相較美國企圖在交出ICANN管理權後,依然保有幕後控制權而設計的“多利益攸關方模式”,更能代表全人類的利益,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和落後地區的利益。

  此外,中國式管網治網經驗,有了越來越多模倣者。所謂的“防火”一度是境外攻擊我國網絡自由的最大靶子,而現在,卻被發現是互聯網時代維護社會安全和穩定的有效方式。今年9月,英國媒體報道稱,英國國家通信總局正在考慮建設“防火”來打擊和預防惡意網站。美國職業社交網站“領英”被俄羅斯網絡監管部門列入黑名單,之後,遭到俄羅斯網絡運營商屏蔽。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失落的美國社會精英們怪罪FACEBOOK、TWITTER等網絡社交平臺散播假新聞為特朗普拉票,要求這些網站整治假新聞,美國的《華盛頓郵報》“恨鐵不成鋼”地承認,美國社會的這個需求“恰好是對中國共產黨關於互聯網主張的呼應”。

  最後,中國推動全球互聯網共享共治的誠意和決心有目共睹。從2014年起,中國已連續舉辦了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這是中國主動搭建的全球互聯網共享共治平臺。中國積極抓住每一次機會、每一個場合,不斷發出“中國聲音”,以全人類福祉為根本,推動形成全新的全球互聯網發展和治理秩序,全世界都能感受到中國的誠意和決心。

  所以,回到文章一開始的問題:全球互聯網共治時代即將來臨?


(圖:世界互聯網大會開幕式,習近平主席通過視頻發表講話。)

  這是符合多數國家利益的願景,如果能成真,人類將面臨全新的機遇,乃至飛躍。能否實現最優結果,關鍵是接下來我們如何作為。

  中國,加油!暫別烏鎮,讓我們繼續這一偉大征程!

標簽: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