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化大潮與中國和平發展的新機遇

2016-11-25 13:44:14|來源:人民日報|編輯:王瑞芳

  時代大潮不可阻擋

  環顧四宇,兩股時代潮流交相輝映。一股潮流是和平、發展、合作、共贏。還有一股潮流是信息化、數字化、智慧化,簡而言之就是網絡化。

  網絡信息技術不僅日新月異,而且已經“化”入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刻改變著全球的經濟格局、利益格局、安全格局,以至於世界主要國家都把互聯網作為謀求競爭優勢的戰略方向。也就是說,網絡已走向“網絡化”,並且已經從一種新興的現代化技術、平臺、渠道向“戰略”敲門了。

  這兩股潮流,不是分道揚鑣的,也不是平行的,而是相互聯絡、相互結合、相互促進的。網絡化對於和平崛起的中國來說,意義更是非同尋常。

  自大封閉曾使中國在工業革命大潮中錯失了發展的良機。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網絡化大潮中和世界同步。

  展望未來,21世紀第二個十年一直到21世紀中葉,在經濟全球化曲折發展進程中,世界發展的重大特點之一已經顯現:以網絡信息技術為手段,推動新一輪的技術革命和制度創新,實現生產力、國防力、文化力這“三力”的重大提升。這就是時代大潮,也就是中國和平崛起的大趨勢和新機遇。

  結論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網絡化大潮不可阻擋!一個在網絡化大潮中更堅定更自信地前行在和平崛起道路上的中國不可阻擋!

  新大潮呼喚新文明

  當我們把網絡化與當今世界的和平、發展、合作、共贏時代潮流作為相互聯絡的一個整體來討論的時候,當我們把中國的網絡化發展走勢與中國的和平崛起道路作為相互聯絡的一個整體來考慮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注意到:撲面而來的,是一個由網絡化大潮推動的新文明的覺醒。

  第一,這種新文明的覺醒,首先體現在生產力上。從工業革命到信息革命,導致生產力和生產方式的發展趨向正在從大規模生產轉向個性化定制,產業鏈發展趨向也從製造業轉向大數據和信息內容本身。網絡空間的數據越用越增值,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基於互聯網和大數據技術迸發出的新型生產力將為人類創造無窮的新資源、新財富、新空間。數據可以復用,信息可以共享,這是網絡空間超越實體空間的本質特徵,也是可以撬動人類走向新文明的最大杠桿。新的生產力和生產方式已經出現,為人類提供了一種非零和博弈和構建利益共同體的可能性。

  第二,這種新文明的覺醒,還體現在國防力上。信息技術推動了信息武器的發展。信息武器的威力主要體現在控制能量的釋放上,信息優勢也由此成為戰略制高點,從而改變著戰爭與防務格局。與此同時,在網絡空間成為第五維疆域以後,網絡空間安全威脅已經上升為主權國家第一層級的安全威脅。前不久美國發生大規模斷網事件,不僅規模驚人,而且嚴重危害到普通民眾的生活。大家熟知的全球性網絡安全事件一再證明,國家有國界,網絡威脅無國界,在網絡世界誰也不能獨善其身。發展網絡國防力量,構建新型防衛體系,也是開展國際合作、維護世界網絡空間和平與發展的大國責任。

  第三,這種新文明的覺醒,也體現在文化力上。網絡化開啟了人們的頭腦和民智,提升了人們的素質和能力,現代人接受的信息量是過去任何一個時代的人都無法比擬的。以新媒體、自媒體、網絡語和表情包等來表意的“網絡文”,充分利用碎片化傳播,其流行度和影響力對網民尤其是青年一代的影響堪比中國100年前的“白話文”運動。而且,今天的“網絡文”又是世界範圍的,是中華文明復興同世界潮流相交匯的契機。“互聯網+文化”和創意文化產業也已經脫穎而出,網絡跨文化的傳播力量更是不可估量。

  上述的所謂“三個力”,歸根到底要落到一個大寫的“人”上,尤其是青年人身上。今天的“網絡青年”,已經是由“網絡文”熏陶出來的,在網絡世界活躍地生存、自由地發展、自主地創業的一代“新青年”。在中國,他們就是人們常說的“80後”“90後”“00後”。他們已經是我們的工業生產大軍、農業生產大軍、科學大軍、教育大軍、文化大軍、創新大軍、網絡大軍中的“生力軍”。大體再過20年,他們將從“生力軍”變成“主力軍”。

  總之,互聯網正形成一個全新的時代,人類已經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堙A形成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相互關聯。新時代需要新覺醒,新空間開啟新文明。在這種新文明形成發展的過程中,生產力、國防力、文化力這“三力”在同互聯網的聯絡和結合中,在一定條件下相互滲透、相互轉化,必將創造出前所未有的人類奇跡。

  兩重性不可忽視

  智慧的中國人,從古代的老子起,就反復告誡人們:世間萬事萬物,都有兩重性。

  網絡化帶來的進步前所未有,造成的問題也前所未有。

  網絡化創造了許多新的產業和新的業態,也顛覆了許多傳統的產業和傳統的經營方式,功過是非,引起人們爭論;網絡化讓更多人因分享信息資源而擺脫貧困,也因“數字鴻溝”而造成新的貧富分化;網絡化打開了世界文化交流的新通道,也成為社會激蕩的新焦點;網絡化在提升人類、造福人類的同時,也把全新的危機模式和更高的危機概率帶給了人類;網絡化把人類對土地、能源的爭奪和控制,擴展到對信息資源及其運行的爭奪和控制。

  在生產力、國防力、文化力中,網絡化都有這樣那樣的兩重性,誰也不能忽視。於是,網絡空間有沒有主權的問題提了出來,虛擬世界要不要治理的問題提了出來。

  在我們面前,實際上存在兩條道路:一條道路是中國倡議的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正是體現了中國和世界廣大國家的人心、共識、潮流以及實際的需求、發展的願景。如“中國製造2025”“美國工業互聯網計劃”“德國工業4.0”“英國數字經濟戰略”“日本超智慧社會”“韓國製造業創新3.0”,每個國家都在為未來的智慧化做準備。另一條道路是把網絡空間導入霸權爭奪的老路。

  面對這樣前所未有之大變局和兩條道路,是順應時代進步潮流,還是逆其道而行之,考驗著這個世界的人們,尤其是各行各業的領袖們。

  中國主張有利於人類

  在對待網絡化兩重性問題上,中國人是清醒的,中國的主張也是清醒的。

  中國人能夠迅速接受新鮮事物。截至2016年6月,中國網民規模達7.1億。2015年中國網購市場規模達3.8萬億,佔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12.7%,總量居全球第一。2015年中國信息經濟在GDP中的佔比超過1/4。

  中國人也知道自身的不足。數據互聯互通對中國來說還是一個瓶頸,自主創新水平不行更是要害所在。這就要求我們加快推進網絡信息技術自主創新,加快數字經濟對經濟發展的推動,加快提高網絡管理水平,加快增強網絡空間安全防禦能力,加快用網絡信息技術推進社會治理,加快提升我國對網絡空間的國際話語權和規則制定權,朝著建設網絡強國目標不懈努力。

  在中國人的哲學詞典中,知難而退是懦夫,迎難而上是勇士。因為,有困難,就有辦法;有辦法,就有希望。中國政府決心大、作為大,實力長進大,這又是中國的優勢。

  要實現這樣的目標,我們就必須正確處理網絡空間的自由與秩序、發展與安全、開放與自主、服務與管理等複雜關係。

  中國之所以要理直氣壯地宣示和維護網絡空間主權,是因為存在著違背互聯網互聯互通精神的網絡霸權,存在著危害人類和平安寧生活的網絡恐怖主義,存在著背離人類道德的淫穢、暴力等網絡垃圾。

  中國主張維護網絡空間的主權,也因為主權並非絕對排外,主權國家之間可以合作共贏,維護網絡空間主權也是為了更好地實現各國在虛擬世界的合作共贏。中國主張維護網絡空間的主權,還因為維護主權就是維護一個國家人民的集體人權。經歷過殖民統治的國家都知道,沒有集體人權就不能保障個人人權,所以,不維護國家層面的網絡空間主權就不能保障公民層面的網絡空間人權。中國為網絡安全立法,既維護了網絡空間的主權,又充分保護了公民在網絡空間的人權。

  因此,站在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維度,從國家、國際、國民三個視角,正確對待網絡空間不同行為體的利益訴求,以合作共贏和抵禦霸權為宗旨,尋求國際社會的最大公約數,才能讓互聯互通的互聯網精神在現實世界中真正實現。

  這些主張,依然是中國一貫奉行的“和平崛起”——以網絡化為強勁動力的“和平崛起”。因為中國不是為了一己私利,更不是為了爭奪網絡控制權,而是為了人類和平利用網絡資源,為了人類共享網絡資源。

  我們張開雙臂,迎接同互聯網相聯絡的中國新文明和人類新文明,以中國的和平崛起,助力創新驅動,造福人類,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迎接我們和平的美好的未來。

  (作者:鄭必堅 中央黨校原常務副校長。本文為作者在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互聯網國際高端智庫論壇上的發言)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